第二十章 血战悲歌(上)

※※※

※※※

魏凌悠悠地醒转过来,头脑却兀自有些昏昏沉沉,一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来到海西的夜里他便开始时而昏沉,时而清醒,如此往复已经一天两夜!鸾秋杀,是一种在秋天起作用的药,随着秋意加深,毒性便越重,直到冬季来临时死去!事实上,要不是当夜杨浪成施针镇毒,只怕魏凌活不到现在!

床榻边的青铜烛台上点着几根牛油大蜡,将房间内照得犹如白昼,周万里坐在一旁闭目修神!杨浪陈也时时的看着魏凌,生怕魏凌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大人,魏凌已经无碍了!”杨浪成看到魏凌的异动,便知道虎肉震住了毒性,已经无虞了!

周万里睁开有些朦胧的眼睛,起身看向床榻上的魏凌,醒了就好,也不枉化麟的一番努力!

魏凌一时间还以为是自己的心腹阿贵,定睛一看,却发现面前这人却不甚面熟,但是听到杨浪成称呼他为大人,便也知道,此人身份不浅!

杨浪成已经倒了一杯温水,魏凌也觉得喉中渴得厉害,拿起陶碗几口喝光!这才有些功夫又打探了两人一眼,强撑着身子,对着周万里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大人,凌有礼了,不知大人如何称呼?”

周万里倒也是高兴,笑道:“好说,我叫周万里,你随他们一样叫我大人即可!魏凌,你要好好感谢杨浪成,杨百户,可是他将你从鬼门关中拉了过来!”

一听到杨浪成是他的救命恩人,魏凌刚想要起身,只觉得浑身酸痛,又重重地摔回了床榻之上!

“你现在身子虚弱,不宜乱动!”杨浪成交代道,随即又感觉时辰差不多了,这才回身对周万里说道,“大人,时间差不多了,你还是赶快回去吧!”

周万里点点头,又交代了杨浪成几句,这才离开魏凌的房间!实际上,他也不是真的来看魏凌的,詹强带领的大军已经逼近海西了,一晚上周万里都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天刚昏沉便出来转转,便来到了魏凌的住处!

说起来,这倒是和魏凌的第一次见面,周万里心中不由得有些意动,有意将魏家扶植起来,为其所用!

大步流星赶往军寨,这时间,已经响起了第一通的战鼓号声,贺齐和董袭已经披挂整齐带着飞骧卫出征了!大寨外声势浩荡,只是从东冶送往海西的铠甲衣袍还未送到,五千海匪出征仍然穿着这原先的衣服,只有数面嫣红的大纛树立军中!

周万里不敢怠慢连忙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穿戴整齐铠甲,取过横挂在一旁的长剑,来到后院马厩,骑上战马向着军寨中的校场而去!

“驾!驾!”周万里一抽马鞭,战马扬长而去,来到校场时,第三通战鼓已经响起,白袍军已经整装出发!

“驭——”周万里驾马来到萧成麒,陈少明身旁,一拉缰绳!

萧成麒和陈少明立马对周万里行礼,周万里一摆马鞭,示意他们,问道:“王朗军到了哪里?”

“大人,斥候清晨来报,王朗军在离海西四十里的山谷中安营扎寨!”陈少明在马上回禀道!

周万里点点头,又问道:“潘林呢?山越出动了吗?”

“还没有消息,下官已经责令各县锦衣卫严密注意山越动向了,潘临一旦出兵,我们马上便能得知!”萧成麒回答道!

周万里吩咐道:“一定尽快落实,王朗的部队不是大问题,山越才是不得不重视的敌人!”

“下官(末将)明白!”陈少明和萧成麒应声道!

周万里也不回答,马鞭落下,驾马随着大军而去!

飞骧卫东上迎敌,王朗军的两部人马已经会商了应战之法!詹强带着几个魏庆两家的家将与张雅,昨夜上整整商议了一晚!虽然张雅和詹强两人互相不对付,但是在这兵事上却是同等用心!无论传言如何,但是这一个多月有余的试探,都无疑表明敌方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以我所见,这一仗得先将这批海匪以雷霆之势歼灭,裹挟着气焰的大军或许可能与敌方的主力战上个平手!”

在商议战法时,詹强提出要先战飞骧卫,他们估计这些海匪重组的大军必定会被当作第一支先锋试探!先锋战败,则敌军士气有损,而乘着王朗军士气逼人之时,或有五分胜算可以战胜敌军!

“此战要害,在于战胜海匪诸军,至于周万里的人吗!自然有人对付!”末了詹强又加了一句,“倒时候恐怕周万里两面自顾不暇!呵呵!”

张雅也是有些欣喜,对着詹强拱手道:“老将军,殿堂之上,多有得罪!”

“不知者不怪吗!哈哈!合力破贼,到时候我定然替张将军向太守大人请功!”詹强抚髯笑道!

“这一仗,让周万里有来无回!”

詹强,张雅都没有料到的是,飞骧卫的攻势来得如此迅速而猛烈!

清晨,太阳还未出山,张雅詹强便接到了斥候通报,飞骧卫和白袍大军已经兵出海西,两人不敢怠慢连忙在山谷派兵遣将!

太阳刚刚出山,王朗军营垒所在的山谷尚是半明半亮,贺齐和董袭带领的飞骧卫便潮水般杀来了。谷口外的飞骧卫一片纷乱,呐喊声震荡山谷,杀声,喝声,连连荡荡!就在这漫山遍野的喊杀中,王朗军山口突然间战鼓雷鸣号声大起,谷口两侧的弓弩阵一起发动,箭雨狂风暴雨般呼啸而至,向着正在进军的飞骧卫扑去!

猝不及防之下,飞骧卫一时间稍稍退却!乘着这个时间,谷口一支精兵高举着“张”字大纛,黑甲红袍如同血剑一般杀将出来!

与此同时两边山口也各有两支千人步卒飞速向着飞骧卫的后路而去!五支锐卒显然是要将这支轻进的飞骧卫大军给包围聚歼了!这些海匪往日与官军交过手,知道官军奈他们不何,今日胜算满满要一举灭了王朗军,全然没有料到王朗军并非所想的那般一触即溃,反倒从容不迫,杀气阵阵,勇猛的向着他们亮起了屠刀!飞骧卫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屡屡受到重创!

好在贺齐和董袭都非是庸将,贺齐双手持枪带领太末县的二百亲卫与一部兵士正面迎击张雅的大军,喝令董袭带领两军人马迎战两翼,狭窄的山谷盆地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血战!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