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起始之始

写在前面的话:

我想无论世界怎么变化,我是相信人心的,相信人在能选择的机会里他会选择善。也总觉得人生最大的美在于它的变化,就像孩子手里的万花筒摇一摇,就会千变万化。

真正的恶不是恶人,而是伪善之人。这篇小说里没有一个所谓真正的坏人。如果有,也只是忠于自己的自私之人。

自私是人性的一部分,如此而已。有些人能承认,有些不能。老师讲的,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所以,大家都是好孩子。

我喜欢民国的题材,特别喜欢。所以写得不好也强写了。哈哈。

这一次,我要做一个大胆的事。《珍重待春风》并不是一个故事,而是几个故事组合在一起,他们相互联系又相互独立。

因为我特别喜欢把书里人物串在一起,比如说写爸爸然后写儿子,写姐姐接着又写妹妹……写来写去,欲罢不能。

我是一个喜欢写字的人,纯粹喜欢。每本小说我是早早发在存稿箱,可以不惭愧地说,当我发出第一章的时候,其实已经早就写完了。

所以不会断更,也不会弃坑。

每天上午十点,不见不散。

谷雨白鹭

楔子

惠阿霓的今天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安排一大家人吃晚饭。饭后她和博彦、萍海、莲芳在客厅陪着夫人打桥牌。小弟云澈嘻嘻哈哈在一旁玩耍,弓箭、小马扔满一地。

   阿霓心不在焉地出着牌,眼睛闪着笑,她的眼神温柔如水地扫过家姑,云澈不时跑过来依偎着她。阿霓总忍不住停下手里的牌,亲昵地吻一吻云澈的小脸。

   她的眼神偶尔和上官博彦相逢,碰一碰,又相互默契地转开。

   侍从官张得胜过来悄悄地和上官博彦耳语,他目光旋即锐利地朝她扫来。惠阿霓心慌一跳,不敢和他对视,低着头匆匆掠过方格花纹的地板。

   她装作不经意地抬头看着客厅里的英国落地大钟,时钟指着八点。

   阿霓的心跳得越发有些厉害,面上一点痕迹也没有。心里不禁怨恨今日的时间过得真慢。

   打了两盘,博彦起身对殷蝶香说:“妈,今晚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殷蝶香有些不满地横了儿子一眼,道:“你哪一晚是没事的?”

   阿霓捏着牌,不说话。 上官博彦也只是陪着笑。

  “这世上怕也只要阿霓忍得了你!”殷蝶香开恩地摆手:“要走就快走,别杵在这儿碍眼。”

   侍从官忙取来外套,阿霓也站起来送他,就如这半年来,她重复重复的一样。安静跟在他的身后,一直送到大门。

“路上小心。”她说。

“嗯。”他点点头。

   在雾白白的汽车尾气中,上官博彦头也不回地走了。阿霓在花园勾留一会,贪婪地呼吸空气中弥漫的雪花寒气,一轮清晖洒在树顶。

   银鸽的百日宴恰逢冬至,上官府邸张灯结彩,大家热热闹闹欢聚一堂。那是好多年不曾有过的热闹,参加过宴会的人莫不夸赞。上官府邸的美食是如何美味,上官府邸的音乐如何动听,上官府邸的仆人是如何得体……

   “大少奶奶。”佣人萍海拿件披风过来,轻轻搭在她的肩膀。“天凉着呢,少奶奶仔细冻着。”

   阿霓感激一笑,拢拢身上的薄薄开米披肩,问:“大家都睡了吗?”

   “嗯。”萍海陪着她缓缓往回走:“博彦少爷一走,大家觉得没意思,就都散了。云澈少爷吵着要找你,被老太太训斥几句,乖乖回房去了。”

   阿霓微笑地听着,心想:现在也只有极亲密的人才会改不了口还称呼他为博彦少爷吧?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萍海阿姨便是其中一个。

   "这也是笑话了,难道他在就会有意思吗?"惠阿霓调侃地说。

   "倒也不是——"萍海笑着打趣:"主要是少奶奶的心也随着博彦少爷的人走了。一下走了两个,大家自然觉得没意思。"

    阿霓脸上发热,自嘲地说:"萍姨,说笑话哩!”

   “大少奶奶,博彦少爷的心里装的全是你。”

她哈哈一笑,并不当真。

    两人静静迂行在静谧的花园里,阿霓内心突然生出一番不舍。

   将来,自己会想念这里的吗?

   这个困了她多年的牢笼。

   会吗?

   应该会吧!

   她会想念的,想念萍姨,夫人,宜家,宜室,宜画,宜维,特别是她一手带大的云澈……

   还有,还有……

曾经这个家里出现的每一个人,即便现在不在了,也永远存在她心里。

 不知觉两人已经走到房间门口, “大少奶奶,晚安。”萍海礼貌的说。

    “萍姨,晚安。”阿霓的柔荑握着银光闪闪的门把,轻轻下压,迟疑半天,终于礼貌地说道:“还有,谢谢。”

   阿霓没有再看萍海,径直开门进去。

     她回到房间,靠在厚重的门被努力平复自己的气息。半晌之后,利落地从床底下取出一只藏了很久的皮箱。

阿霓打开皮箱,再检查一次以防止自己落下什么。小皮箱里有足够的现金,清爽耐洗的两套衣衫,女子必须的日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锁好皮箱,她换上一套早就准备好的男装马裤。

   一切准备就绪,看看表,十一点四十。

   还早。

   呆呆地坐在床上,该做些什么?

   这么一走了之……

到底有点不妥。

  想了好一会,决定提笔给写一封信。

   她抽出桌上笔筒中的钢笔,寻思半天。

   博彦,我走了……

   博彦,请不要找我……

   博彦,再见……

   博彦,我……

  她反反复复地写,反反复复地否定落下的话,反反复复把信纸揪成一团团扔掉。心仿佛也被扭成一团,钢笔在手里捏得发热。

   不能再写了,时针已经指到四点。

   时间不允许她再多考虑,终于提笔匆匆写下:

博彦,我无法请求你原谅嘉禾,许多时候我甚至不能原谅我自己。我不愿你难过,更不愿看到你们兄弟相残。

对不起,请你谅解我的再次离开。

   代我向母亲和姊妹们道歉。还有,请帮我亲一亲云澈——

                 

                            惠阿霓

   她把笔收好,心里好有些不忍,想到这里的一草一物,悲从心来,信纸上洒下几颗泪水。

阿霓哭了一会,咬牙振作起来,把灯光调暗,放下窗帘,带上一顶黑色的贝雷帽,提上那只可爱的小皮箱,轻灵灵走下楼梯。

   她在心里默念:再见了,再见……

  万物安静,所有的一切都沉入睡梦中去了。凌乱的唯有她的脚步和慌张的心跳。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