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护着姜芽儿

姜芽儿小心翼翼的拿开叶子,看到树根下几十个菌子挤挤攘攘的长着,不过小拇指长,娇俏玲珑很是喜人。

  她挖了一些大的装到篓子里,那些没长起来的又用枞树叶蒙上做了记号,有机会再来看看。

  村里人挖菌子也是有讲究的,不可竭泽而渔,取之七八就好。不然是要遭报应的。

  这一耽搁才发现天已经暗了,她还得赶回去做饭连忙拉着柴下山去。

  陈平安在家里看书,上辈子他便中了童生,不过名次在十名之后,若要入府学,需得案首。

  一步迟,步步迟,没得案首只能在县里拜学,恰好今年的院试由鹿鸣书院的山长主持,山长不取庸才,童生策论都没入门,他却考了极难的“隔章搭”,他在县里求学见识不够,被刷了下来没能考取秀才功名,只能再等三年二次的院试。

  这一蹉跎又是一年半,这一次他剑指案首,自然不肯懈怠。

  前世的学识在这里,他过了一遍书心中以有定论,于是便拿了棍在地上练字。

  内阁多年,他有一手极好的行书,可现在的陈平安不过乡野小儿,前几日不过一笔中规中矩的楷书,到了考场却成了行书,岂不是露馅?还得再想办法。

  陈平安在地上画着,手中的楷书慢慢转向行书,越发老练,金戈铁马锋利十足。

  下雨了。

  雪花落在地上淹没了陈平安的字,陈平安摸了一脸水望向路的尽头,山雪蒙蒙,芽儿怎么还没回来?要是搁在山上了怎么办?山路滑,可别出事才好。

  陈平安扔了木棍就往山上跑去,刚跑不远就看到姜芽儿蹲在河边费力的扯网。

  冬天的网在湖面上结成冰,就和冰渣一样,冻成一块了。哪里是她一个小女孩拉的动的,她看到网里有鱼,又舍得放开僵持很久。

  “芽儿姐!”

  “你怎么来了?”看到陈平安从小路上跑过来,姜芽儿吓了一跳,婆婆千叮咛万嘱咐不可在童生试前出意外,这么大的雪,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我来帮你拉网!”

  “你快走吧,我马上就好了!”许是陈平安给了她力量,姜芽儿一用力,一尾鱼从网里拉了起来,活蹦乱跳的看着喜人。

  “走!”芽儿一手拉着柴一手提着网,陈平安要接过去被她躲开了,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喜形于色,“我今儿运气好,在山上捡到了一丛菌子,又打到鱼,等会儿给你做个鲫鱼炖菌子汤,肯定补。”

  陈平安眼底温情,看着她把捡来的湿柴摊在外面风干,又利落的拿了刀出来杀鱼,洗菌子,跟着蹲了下来把菌子里的叶子残渣洗干净。

  “你别动……走,走,读书去,那句话怎么说的君子啥离厨房远点的!”

  “君子远离庖厨!”陈平安接上,姜芽儿脸胀的通红,她没读过书就是听别人那么说,一出口就露馅了。

  也不知道陈平安嫌不嫌弃他,姜芽儿怯生生的看他,见他没有异样才放下心来,平安真的不同了。

  可再怎么样男人不进厨房是规矩,要是让婆婆看到她让平安做这些,肯定得挨骂了,正想着吴氏就从屋里出来了,今天芽儿回来的迟,她也有些饿了。

  刚出来就看到芽儿在杀鱼,心里好受了一些,农家这个季节还能沾到新鲜鱼肉,芽儿是个肯吃苦的。

  等她定睛一看,又看到蹲在芽儿旁边洗菌子的平安,气不打一出来,她看的眼珠子一般的儿子,怎么能做这些小活儿呢?这不是大材小用?

  “平安你干啥呢?还不进来!”吴氏双手叉腰,看向姜芽儿指桑骂槐:“一点小事都干不好,还能指望你干啥?”

  吴氏是个厉害女人,口利,抠门,姜芽儿早就见识到了,也不解释让吴氏骂过瘾,骂完了该给饭吃还是给她吃的。

  “娘,这么冷的天芽儿还去山上拉柴,鞋子也湿了,我闲着无事帮她洗个菌子怎么了?忙完了你们不也能早点吃饭吗!”

  芽儿听着脚不自在的往里缩了缩,鞋面已经湿了,脚心冰凉,她没想到陈平安居然注意到了。

  “你是读书人!怎么能做这些?”

  “要是考不过呢?”

  “呸!呸!呸!”吴氏双手合十,嘴中念着菩萨,大仙,别听陈平安胡话,这才看向他:“夫子都说你是天上文曲星下凡了,怎么就考不过了?陈家湾哪个娃有你聪明?”

  陈平安就是吴氏的一口气,为了他读书,她和大儿子,二儿子分家了,大孙子前年考取了童生,大儿媳妇心气也高了,明里暗里戳了她几次,说她不顾大孙子,只疼幺儿,到时候得后悔。

  她憋着一口气就等着陈平安下场帮她把面子找回来,可没想陈平安居然说这种丧气话,气的她拿起扫帚就想打陈平安,可终究下不了手,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姜芽儿。

  姜芽儿知道平安护自己,连忙宽慰婆婆,说了一桶好话,这才把吴氏的火压下去。

  新鲜鲫鱼菌菇汤上桌,屋里的气氛还不是太和谐。

  以前平安对姜芽儿不好,吴氏还有些疼她,现在看平安改了态度,吴氏又觉得芽儿长大了,起了心思会勾着男人了,也对,她十五岁年纪不小了。

  村里十五的姑娘当娘的都有了,可平安不过十二岁,可不能被女人迷了心思,她还等着他考状元做大官呢!

  这样一想,吴氏放下碗筷干咳了两声,正襟危坐:“芽儿,我把你买到陈家是什么心思,你心里也应该明白。可平安还小,不说别的,你和平安的事至少要等到他考上秀才再说,他考上了秀才,你就是秀才娘子,走出去也有面子不是?”

  姜芽儿心里明白,脸上羞得通红,连连点头只道会让平安好好读书,孝敬婆婆别的不敢多想,吴氏心里才安定下来。

  秀才哪里那么容易考的,童生年年都有,秀才三年考二次,不说别的就村里教书的郭秀才,十八岁中童生意气风发,不也三十五才考中秀才?至于举人,那是想都不敢想了,这才落在陈家湾开了间私塾教人入学。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