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成男神死敌怎么破?

“陆南槿,你已是退无可退了,我劝你还是莫要做困兽之斗,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陆南槿独自立于众兵丁的包围之中,一袭白衣上染了点点血迹,如盛开的梅花。右手的虎口已经龟裂,握住长剑的手微微颤抖。

陆南槿心中已然明了,这一战自己是败了。

看着昔日与自己称兄道弟的那人,如今跟在那厮身后耀武扬威,陆南槿眼中多了一丝复杂。

陆南槿看着身边的兵丁越来越近,纵身一跃,跳入悬崖。

如同断翅的蝴蝶,凄然落下。

……

“啊啊啊啊啊!我的男神跳崖了!”

沈碧螺把手机重重的扔在床上,哀怨的在床上滚来滚去。

“啊啊啊,好不甘心啊,男神受了那么多的苦,作者你为什么还要折磨他?!”

“作者,我要给你寄刀片!!!”

沈碧螺最近迷上一本小说里面的男主,别人家的男主都是各种狂拽霸酷,这本小说里面的男主偏偏一直被虐,虐得沈碧螺五脏六腑疼成一团。

备受欺凌的男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肝胆相照的好兄弟,没想到作者来了一个大反转。在一场战争里,让好兄弟背叛了他。

沈碧螺深深地觉得自己应该给作者寄一把五十米的大砍刀!

在床上滚了一会儿,沈碧螺把手机又摸过来,点开阅读器,毫不犹豫摸把《祸水红颜》这本书从书架上删除掉。

“哼,我生气了,不看了!”

要知道,这可是沈碧螺人生第一次弃文。

想着想着,沈碧螺觉得有些饿了,索性下楼去找些吃的填肚子。

来到厨房,翻了半天,连个凉馒头都没翻到。

“我去,老爹这是要饿死我啊?连个馒头都不留给我?”沈碧螺一边碎碎念,一边又在柜子里寻找着什么,不一会儿,磨出了一大包牛皮纸包着的东西。

“嘿嘿,还好我留了一包银耳粥的材料。唉,煲个粥吧,解我心头之苦啊!”沈碧螺解开了牛皮纸包,里面是一块银耳,陪着些枸杞,莲子。沈碧螺将银耳用水泡上,又寻来砂锅洗干净。

一会儿银耳就泡开了,沈碧螺将银耳撕成小块的,然后又加了些材料放在炉子上用小火煨着。

“冰糖,冰糖。”沈碧螺嘴里念叨着,一手举着勺子,跑到柜子前去找冰糖罐子,要看要够着糖罐,沈碧螺一脚踩到刚才翻东西扔出来的一个小瓶子,身体失衡,往后仰去。

沈碧螺一拧腰,一个鹞子翻身想要稳住身形,“哎呦……”

沈碧螺沾沾自喜,没想到才刚往前走了一步,就又莫名的滑倒。这次,沈碧螺就没那么幸运了,重重的跌在地上,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沈碧螺心想,老爸,你的厨房真是暗藏杀机啊,可惜了我的银耳粥。

沈碧螺觉得自己的后脑勺仿佛被谁打了一闷棍,又疼又晕。

还有人不断的往她嘴里送些苦的冒泡的水,沈碧螺很是幽怨,老爹,我虽然煮粥没叫你,你也不用请个中医来折磨我啊,冰糖,我和那包冰糖注定是无缘了。

那苦水一勺接一勺的送进沈碧螺的嘴里,沈碧螺苦不堪言,挣扎着睁开了眼睛,正正好又是一勺,沈碧螺即刻吐了。

“七小姐醒了,七小姐醒了,快请大夫来。”

沈碧螺心里一惊,“七小姐?这是在叫谁?”

沈碧螺这才仔细看过周围的环境,自己躺在一张雕花的木床上,身上穿的是丝制的中衣,又看看刚才出声叫大夫的小姑娘,一身古装。

沈碧螺有点懵,我不过摔了个跤,怎么世界都变了?

“这是在哪里?这是什么时候?”沈碧螺抓住身边的小丫鬟,小丫鬟看沈碧螺这幅模样,大约是吓坏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沈碧螺着急,松开了小丫鬟,起身推开了屋子的门,一眼看去,竟是个古色古香的院落。沈碧螺腿下一软,就跌在地上。小丫鬟见沈碧螺跌倒,赶忙去扶她,“七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快起来。”

沈碧螺听着七小姐这个称呼,怎么如此耳熟。突然沈碧螺想到了什么,转头不可置信的问小丫鬟,“这里,这里是清平侯府?”

小丫鬟一边掺起沈碧螺,扶着她回到床上,一边说,“小姐这是怎么了?这不是在侯府还能是在哪里?日前小姐在院子里散步,不知怎的……”

小丫鬟后面的话,沈碧螺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清平侯府,七小姐,我竟然穿越到《祸水红颜》里了?

花了整整一盏茶的时间,沈碧螺终于接受了自己穿越这个事实。

她在床边坐了下来,染了黛色的秀眉拧在一起,满眼的哀怨。

要说这七小姐,跟陆南槿还有些渊源。

毕竟,作为前期将陆南槿虐得死去活来的小boss,她还是很有存在感的。

不过,她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被陆南槿幽禁起来,虐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穿成男神的死敌怎么破,沈碧螺表示在线等,挺急的。

她趴在床边细细的回忆书里的剧情,眉头渐渐舒展开。

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得好好的盘算盘算,要把有限的生命发挥出无限的力量。

这时候,方才伺候沈碧螺吃药的那个小丫鬟,在房子里忙里忙外的。一边嘴里还在碎碎念,沈碧螺留心的支起耳朵,想要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

“小姐,这个月的账目已经送到书房了,只等着小姐过目。还有前些天顾公子想要买些新的瓷器,已经送到府上了。今晚,您定的白夜楼的位置还去吗?”小丫鬟转身问沈碧螺。

“白夜楼?”沈碧螺装作忘记,实则是根本不知道。小丫鬟贴心的解释,“就是前些天新开了个茶楼,您瞧着有意思,说去看看来着?”

沈碧螺一下就想起来了,这白夜楼是个倒霉地儿。

自从沈碧螺的母亲顾昭君将陆南槿带回来后,顾昭君就经常忙得不见人,还让沈碧螺好生照顾陆南槿。

沈碧螺明面上答应得好好的,实际上对陆南槿不闻不问,任由府里的人欺负他。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