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小男神太惹人心疼了

明知陆南槿受伤的情况下,还故意将陆南槿带到白夜楼,纵容顾家的人羞辱他。

也就是在白夜楼,陆南槿见到了原书女主赵红颜,赵红颜为陆南槿出头,从而在陆南槿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是原书男主和女主第一次见面,也是原主沈碧螺走上作死之路的开端。

想到原主最终的结局,沈碧螺后背一凉,暗戳戳的想,幸好自己穿来时,原主还没开始虐陆南槿。

想到男神受到的苦,沈碧螺心里一阵绞痛。

无论如何,她都要对陆南槿好!

沈碧螺抬眸看了一眼木制的天花板,上面有着繁琐复杂的暗纹浮动着,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心下松了松,站立到铜镜前,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十分庄重的说了一句:“我是……沈碧螺。”

她是沈碧螺,书里这个沈碧螺!

她转过身对外招了招手,唤来丫鬟:“陆南槿呢?”

“小姐……”急急忙忙冲进来的丫鬟名叫绿衣,是个清清秀秀的小姑娘,她说话却有些支支吾吾的,眼神乱飘看东看西。

“怎么了?有什么事你就说,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沈碧螺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尽量温和的笑了一下,轻声道。

“您……”可是看见她笑,绿衣的手就更怕了,她的手颤抖个不停。

“砰——”

绿衣一下子给她跪下了,带着微弱的哭腔道:“陆少爷被九少爷罚跪冰库,已经一个时辰了。小姐……小姐你就放过陆少爷吧。”

什么?!!

沈碧螺吓了一跳,心下大惊,这……

府里的九少爷是沈碧螺的小表弟,才六岁。

没想到一个年纪小小的孩子,竟有如此狠毒的心思。

她摇了摇头叹息,心下泛起几分心疼,心湖荡起涟漪。

她拉起正在小声哭泣的绿衣,放柔了语气:“带我去冰库吧。”

“是……是。”绿衣抹掉眼泪,战战兢兢的将她领到了冰库前。

“嘎吱——”浓重的寒气从缝隙里透出,带着腐朽的气息,是可以渗入骨子里的阴冷。

沈碧螺心中重重一跳,一下子就推开了门,只见瘦瘦小小的陆南槿跪在地上,身上只披着一件破烂不堪的单衣,他单薄的背影在不由自主的啰嗦着。

昏暗的烛光衬得他那张毁了容颜的脸愈发的狰狞,活似从地狱而来的索命恶鬼,嘴唇发青,眉目都有着冰霜覆盖,有些纤细但又不失力道的腿此时此刻却……挨着如同冰块一样的地板,膝盖已经被冻的发红,一双黑魆魆的眼睛耷拉着,没什么情绪。

陆南槿听见声音,也只是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瞥了一眼来人,又垂下,木着脸直视前方。

沈碧螺心中狂跳起来,几乎有些屏住了呼吸,思维不知所措的停滞住了。

但是身体总是比思维快上一步,沈碧螺快步走了过去,三下两下从自己身上脱了一件比较厚的衣服给陆南槿披上。

“快去拿个暖手炉过来。”沈碧螺转头对丫鬟摆摆手,示意她快点,语气也带上了一点焦急。

随即拉起跪在地上的陆南槿,冰冷冰冷的手在她手中,沈碧螺都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看着已经跪了一个半时辰的却一言未发的陆南槿,心下的怜惜都要泛滥了。

陆南槿只是默默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唯一的反应是略微睁大了些眼眸看了她一眼,但是很快就移开目光。

沈碧螺叹了口气:“你快回房间休息休息吧。”说完便拉着走路走的踉踉跄跄的他出了冰库。

但是即使是出了冰库,陆南槿也似个木头桩子一样站在冰库门前,听见沈碧螺这话,陆南槿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沈碧螺:“……”

沈碧螺瞥见他神色有异,也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道:“怎么?”

“……我没有房间。”陆南槿移开了视线,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明明应该是清亮的少年音却是哑的不成样子的。

这是沈碧螺来到这个世界听他说的第一句话。

在陆南槿的记忆里,自从母妃死后,房间与床,是一种遥不可及的东西。

本以为离开皇宫后,日子会好过一点,没想到……

“你不是一直没空安排我的住处么?”

陆南槿的语气很平淡,毫无情绪的声音轻描淡写的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沈碧螺眼皮跳了跳,心中震惊不已,她上上下下重新扫视了一遍陆南槿。

陆南槿抿着唇低着头毫无反应。

他……

沈碧螺按了按太阳穴,有些头疼:“对不起,前些天……”

算了,不说了。

再多的理由都是借口。

陆南槿身上除了刚才沈碧螺给他披的衣服,全是破破烂烂的粗麻布衣,身上布满了乱七八糟的伤口,新的旧的结痂的,疤痕几乎遍布全身,沈碧螺有些不忍直视的移开了眼睛,吩咐丫鬟取来药膏。

“来。”沈碧螺蹲**来,挽起他的衣袖,拧开药膏,一股清淡的药香扑鼻而来,可见是极好的药膏,沈碧螺寻找着陆南槿胳膊上的伤口,但是陆南槿的伤痕到处都是,沈碧螺打算全部给他抹上了。

可陆南槿却不动**抽出自己的胳膊,倒退几步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愣在那里的沈碧螺,冷言拒绝道:“不敢劳烦七小姐,脏了小姐的手就不好了。”

尾随在沈碧螺身后的丫鬟们冷眼旁观着,心里都有些不屑,她们打心底瞧不起这位小姐。

明明是她一直对陆少爷不闻不问,现在又装什么好心?

真是虚伪至极。

可是一想到沈碧螺那残忍血腥的手段,谁也不敢说个不是,唯恐下一个被她开刀的就是自己,每天都活的战战兢兢,在她面前,谁不是只敢低声下气?

沈碧螺轻叹一声,不再勉强陆南槿。她把着药膏递到陆南槿手上,让他自己抹。

看着陆南槿的破衣裳,沈碧螺眼尾抽了抽。

真是看不下去了。

于是沈碧螺又吩咐丫鬟拿来一身素静的衣裳给他。

“小姐。”一个有些面生的小丫鬟拿了一套极简的藏青色长袍,仔细看可以看见衣裳上流动这浅银色的暗纹,低调也带着点雅致。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