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剧情之外

沈碧螺满意的点点头,示意她拿给陆南槿就行。

“带他去收拾好的客房休息吧。”

沈碧螺逃也似的离开,那背影看起来似乎还带这些不知人为的落寞。

陆南槿一动也不动的站在一旁,他看着这一切,眼里依旧是毫无温度的冷。

波澜未起,一颗早已凉透的心根本毫无感觉。

沈碧螺……

他攥紧了拳头——

你有那么好心么?

……

院子里的蔷薇花开的十分旺盛,沈碧螺随手摘下一朵,拈在手里,微微叹了口气,随后拍了拍衣角,喊着贴身的丫鬟绿衣,“回去吧。”

花开尚且需要时日,更何况与人交往,刚才陆南槿那孩子,眼里的警惕和眼底的恐惧,她看着都心疼。

想到她最后的结局,沈碧螺的手微微攥紧,她不能让原主的命运也应验在自己的身上,花被她给捏得有些蔫了。

看着手里的花,她心里也有些酸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小男神遭受到太多的凌虐了,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不过,男神现在还小,她相信只要她努力,迟早会捂热男神的心。

身旁的小丫鬟见沈碧螺半天不动,以为这位小姐又要想什么主意折磨陆南槿了,眼里不禁染上一丝怜惜,可怜的陆少爷,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啊。

此刻沈碧螺哪里知道,身旁的小丫鬟已经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这也不能怪这些丫鬟,毕竟她恶名太盛了。

她的不作为就纵容了府里那些人欺负陆南槿。

“小姐,您……”丫鬟还是忍不住出声打断沈碧螺,虽然对方可能会责骂自己,可是这外面,看着似乎起了风,也许要下雨了。

沈碧螺微微回神,看着旁边下人们胆战心惊的样子,红唇抿了抿,摇了摇头,随手扔下已经蔫了的蔷薇花,还是先回房间吧,不然这些人又觉得自己要闹幺。

回到房间,沈碧螺坐在桌前,手里拿着白瓷青花的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心里却一直在想怎么办。

叩叩——

“小姐,云傲世子求见。”绿衣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沈碧螺嘴角微微抽搐,云傲世子?

赫连云傲?

沈碧螺急忙从脑海中往出调他的相关资料,心中有数,这才开口:“快请世子到正厅去,我这就过去了。”

站起身看着自己的这身衣服,嘴角满意的勾起,应当是符合沈碧螺平日的装扮的。

别看沈碧螺现在才十二岁,但是以她的手段和心性,没人把当一个小孩子看。

正厅,赫连云傲此刻正坐在上坐,神色有些焦急的看着门口的方向,沈碧螺一进来,就看见里面有个长相俊美的男子,眉头微微挑了挑,这就是云傲世子?

“七小姐终于出来了,可是让我一番苦等。”赫连云傲见沈碧螺进来,面色微有不悦,可是在看到那妙曼的身段,眼里还是闪过一丝情欲。

“真是对不住,世子,刚刚衣服脏了,去换了身衣服。”沈碧螺立刻做出一副十分抱歉的样子,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慌。

云傲咳嗽了两声,随后漫不经心似的拿起桌上放着的宝盒,笑呵呵的开口:“无碍,我这次来,是给小姐送此物的。”

沈碧螺走到云傲身侧,微微扯起衣裙,坐了下来。

“世子,这是何物?”看着云傲有些高深莫测的样子,沈碧螺眼角跳了跳,直觉告诉她,应该没那么简单。

云傲放下盒子,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的吹着,“这三日后,便是琼林宴了,这可是宫中一年一度的盛会,本世子今日,特意给小姐送上一只南海珊瑚珠翠。”

咦?珊瑚珠翠,沈碧螺的眼睛忍不住亮了亮,那应该是好东西吧,她一个现代人,见都没见过。

强忍着心里的好奇,对着云傲笑的十分的灿烂,差点露出一口白牙,“多谢世子了。”

云傲笑着放下手里的茶杯,十分开怀的说道:“七小姐喜欢就好,如此,本王祝愿七小姐在宴会上能大放异彩了,别的话就不多说了,本王先回去了。”

说着还微微使了个眼色,沈碧螺不知道他的意思,却也跟着装模作样的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对方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云傲一出门,沈碧螺立刻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而后看见了十分精致的珊瑚珠翠。

要说古代的工艺品的确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这珠翠真美。

沈碧螺饶有兴致的拿起珠翠,正要好好观赏一番,却赫然发现,下面,似乎还有个暗格。

这是什么情况,白玉般的手指微微一撬,暗格就开了,里面竟然有个纸条,沈碧螺拿起纸条,只见上面写着:计划照常进行。

沈碧螺彻底懵了,这书中没有这么个剧情啊,这是出bug了?

《祸水红颜》那本书是从女主赵红颜的角度去写的,涉及到女配的情节比较少,很多东西还是一笔带过的。

所以,沈碧螺也不知道在剧情外的这些事情。

“小姐,晚上要去白夜楼吗?”

白夜楼,男主和女主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到底是跟着剧情走呢?

还是不跟着剧情走呢?

若是不去,那么她便是颠覆了原书所有的剧情,之后的事情会有如何的走向,她自己也不敢保证。

但是若是去的话,今晚对于陆南槿来说,势必是一场噩梦。

而且在原书里就是因为今晚发生的事情,陆南槿跟自己从此结下了不可释怀的梁子,还遇到了原书的女主角。

因此,也导致了后来自己的惨淡结局。

沈碧螺思虑的片刻,最终还是一拍大腿。

心想着:去!为什么不去?

既然在原书里自己是因为今天的事情跟陆南槿彻底决裂,那么不如今天自己就趁着这个机会,在陆南槿的心理挽回一点点好印象。

沈碧螺知道自己之前对陆南槿做的一切都是原主所为,并不是自己。

但是既然现在身体里装的人已经不是曾经的沈碧螺了,而自己毕竟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不能再重蹈覆辙。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