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不相信你会对我好

于是她干脆伸手去扒开陆南瑾的手,无奈道:“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从前的事情是我不对,也是淳儿她们做的过分。但是从前归从前,现在是现在!不管你相信或者不相信,如今我想对你好,哪怕是你自己也拦不住!”

说完,沈碧螺已经甩开了陆南瑾的手,转身准备出去。

可是才刚转身,衣服便再度被身后的男人拉住。

喧嚣之中陆南瑾的声音带着一丝冰凉,声线低沉,语气漠然:

“沈碧螺,我不相信你。我不相信你会对我好。”此时的沈碧螺光给陆南瑾解释,都快解释烦了。

心想着:陆南瑾啊陆南瑾,你就不能信我一回吗?

不管怎么说,老娘也是刚穿越回来的。

虽然还不知道书的大结局,但是起码知道,跟着主角混有饭吃。

可是这些话她只能憋在肚子里,不可能说出来。

此时面对陆南瑾的不信任,她也只能无奈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也说了,即便你不相信也没关系。我要如何做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愿不愿意接受是你的事情。没有必要来与我争辩。我的话说完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吗?”说完好似想到了什么,又转头对着陆南瑾说道:

“对了,你要与我一起走或者是留下来,都随便你。但是我只想说,今夜的事情已经与我无关了。我承认一开始确实是我让淳儿她们安排的这些事情,但是现在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不准再碰你。但是如果再发生什么,还希望你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算在我头上!”陆南瑾闻言冷哼了一声,薄削的嘴唇抿成一条线:

“呵呵。沈碧螺,你的意思是说,接下来难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亦或是说你刚刚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做一个铺垫,好摆脱自己的关系吗?”

沈碧螺一听陆南瑾的话,顿时便满脸黑线:为什么她觉得自己越是解释越是解释不清了,现在自己真是黑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算了算了,这种事情原本便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挽回的,毕竟自己从前欺负陆南瑾也不是一朝一夕了,只怕陆南瑾心中的恨意早已经盖过了一切。

此时自己对他一心半点的好,怕是挽回不了什么。

她摆了摆手。干脆反手去拉住了陆南瑾。

在陆南瑾微微诧异的眼神之中,沈碧螺拉着陆南瑾便再度走进了白夜楼。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二人没有再上楼,而是在一楼找一个空座便坐了下来。

此时舞台之上,红裙已经收敛下去。赵红颜作为白夜楼的当红头牌。

她一晚上只跳一支舞,便会离开。

尽管这一支舞便是多少人魂牵梦萦的美梦。因为赵红颜的离开,此时的白夜楼也没有方才那么热闹。

二人相对而坐,沈碧螺叫来店小二,照着菜单上面最贵的菜色叫了一桌,甚至还让店小二送来两坛上好的女儿红。

从前在现代的时候,沈碧螺在喝酒这方面,可从来没有服过谁。

此时坐在沈碧螺对面的陆南瑾沉着一张脸,问道:

“你又要干什么?”

而此时沈碧螺才发现,陆南瑾沉着脸,似乎不敢抬起头来。

她这才突然想起来,此时的陆南瑾身上尽是残羹。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回答陆南瑾的问题,而是站起来说道:

“我走开一下,你在这里等着不要走。”

似乎是因为害怕沈碧螺会对绿衣做什么,所以陆南瑾果真坐在原地,没有离开过。

等到抬起头来,再度听到沈碧螺的声音出现在耳畔,陆南瑾回头的时候看到她手中拿着的东西,神色微微一愣,墨色的瞳孔之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这是做什么?”

沈碧螺的手中端着一盆热水,还拿着一条干净的毛巾,没有回答陆南瑾的问题。

看到沈碧螺拿着毛巾朝着自己靠近,陆南瑾的脸色有些怪异:

“沈碧螺你又要搞什么鬼?”

沈碧螺没接话,而是拿着毛巾走到了陆南瑾的面前,将他脸上和身上的残羹尽数抹掉。毛巾蘸着温热的水抹在陆南瑾的脸上,那一瞬间,沈碧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陆南瑾的身体微微一颤。

会有一些震荡,沈碧螺也没多想,而是将他身上的残羹擦净之后,还给了店小二再度坐到了陆南瑾的对面。

而此时的陆南瑾低垂着眼眸,纤长的睫毛之下,沈碧螺也看不到他的眼神之中,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

知道自己若是故意讨好,只会适得其反沈碧螺干脆手一摊说道:

“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你这个模样坐在我面前吃饭,只怕大家都会没胃口。”

陆南瑾听到沈碧螺的话,呵呵冷笑了一声:

“沈碧螺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有这么好心!”

听到陆南瑾的话,沈碧螺也不争辩什么,而是抬起头来笑盈盈的看着他的眼睛反问道:

“那你觉得我现在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陆南瑾面色阴沉,脸上狰狞的疤痕,让他此时看起来更加吓人。

若是小孩子见到了他现在这副模样,非得吓哭不可。

但是沈碧螺知道他脸上疤痕的由来,也知道他日后的模样,所以神色并未有任何变化。只是唇角一勾连带着眼角的泪痣都显得无比妖娆。

周围是一片喧嚣,身边的人觥筹交错。

陆南瑾目光透露着寒意:

“我怎么知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七小姐平日的作为侯府的人应该都知道,想起自己应当心知肚明才是。”

沈碧螺并没有否认,而是顺着陆南瑾的话反问道:

“既然你也知道我平时是什么样子的,那么你也应该知道,在你的面前,我连假装的必要都没有,不是吗?”

陆南瑾张了张嘴。

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被她折磨的时间也不短了,在陆府的生活,竟然和冷宫无异,但也正是在冷宫中的经历,让他能忍下这些侮辱。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