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对我?

无数个难捱的夜晚,他都是靠仇恨硬撑过去,强行安慰自己,忍一时之辱,才能为旁人不可为之事。

有朝一日,他定要为母妃讨回一个公道,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前朝信便是他的楷模,信王也是生于冷宫,在宫女太监的凌虐侮辱之下隐忍长大,最终成了叱咤边关的名将。

没想到,这……

见陆南瑾一愣,沈碧螺又是勾唇一笑。

喧嚣之中,沈碧螺在一片觥筹交错声中妩媚妖娆的魅颜,虽然还未有成年人那般风雨,但是却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风韵。

她眉头微微一挑,直勾勾的看着陆南瑾的眼睛问他:“怎么我说的不对?”

其实沈碧螺心里头知道陆南瑾会露出这种表情就是因为自己说的对,可是他又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突然的转变。

若是自己说的话漏洞百出,那么陆南瑾大可以在心中告诉自己,沈碧螺此时的种种举动都只是因为她又想出了新法子来折磨自己罢了。

但是此时沈碧螺说的话没有丝毫破绽。

即便此时陆南瑾心中还带着对她的偏见回头来想,也丝毫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陆南瑾的一双手放在桌子下面,此时微微握拳,骨节分明的手上有青筋微微**。

他的肤色十分苍白,于是也显得突起的青筋有些狰狞。

再抬起头来时,陆南瑾的身上透露出一股令人生畏的冷峻之气:“那么你倒是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对我?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沈碧螺看着散发出冰冷气息的陆南瑾,一下子有些发愣。

她心里面想到的居然是这张脸,可真可惜呀,这可是陆南瑾的脸呀,怎么就被他自己毁成这样了?

见他并没有回答自己,陆南瑾的眉头再度打了个死结。

“怎么?你是在想该怎么回答我,还是在想该怎么骗我?”

陆南瑾前后之言听起来意思似乎差不多,但是沈碧螺心里头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陆南瑾都会觉得自己是在骗他。

于是她干脆无赖的两手一摊:“我乐意,难道不行吗?”

对于沈碧螺这样耍无赖的回答,陆南瑾似乎并不意外。

毕竟在往日,沈碧螺这种无赖的样子他见的多,所以他的脸上并没有起波澜,而是一张脸平静如水。

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看沈碧螺似乎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于是又接着说道:“有时候对一个人坏需要理由,但是对一个人好,也许是不需要什么原因的。”

沈碧螺的心里有些心虚,毕竟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那么恶劣,现在自己一句我乐意,我就想对你好,就想挽回,就连她自己都不能接受。

更别说之前遭受了那么多创痛的陆南瑾了。而陆南瑾听到她的话,抬起头来跟她对视,那双眼睛里面好似有一汪清泉,但是却已凝结成冰,硬壳之下是无尽的寒冷。

“七小姐,我说,我知道了。”

此时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并没有多么凌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沈碧螺却觉得这样的眼神,反而让她觉得更加害怕。

若是他不在自己眼前的话,只怕沈碧螺又要抓耳挠腮了,完了完了,这下是真惹上主角了,看来陆南瑾跟自己的仇怨一时半会儿是解不开的了,难道自己好不容易死后重生穿越到了小说里,还要继续做一个悲催女配。不行,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二位客官,您的菜已经上齐了,请您二位慢慢享用。”

此时店小二已经把沈碧螺点的菜全端了上来。陆南瑾看到桌子上的菜品的时候,竟然微微一怔,眼神有那么一丝怪异,看到陆南瑾的脸色微微一变。

沈碧螺的心里忍不住暗笑一声:嘿嘿还好老娘可是这本书的忠实粉丝,也是原书里面陆南瑾的忠实粉丝。

所以看小说的时候,沈碧螺已经记住了陆南瑾平日里爱吃的东西还有种种兴趣爱好。

她已经想好了,要想把石头块儿给捂热乎了,就必须要主动出击,先从兴趣爱好下手,再一步一步的攻略他的心。

不是都说,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吗?

所以沈碧螺才想着今天晚上陆南瑾跟着自己出来还什么都没吃,干脆就给他点了一桌子他最喜欢 吃的东西。

沈碧螺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似乎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

这个抓住他的胃,好像应该自己亲手做才是。管他呢,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菜都已经送上来了,吃了再说吧。

而此时陆南瑾看到桌子上的菜品一愣之后,脸上又浮上了一层冰霜。

甚至勾起唇角微送了沈碧螺一抹冷笑:

“虽然不知道七小姐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看来这一次,是真的给我准备了一份大礼呀!否则七小姐又怎么会如此煞费苦心还专门调查了我喜欢吃什么东西?”

原本刚拿起筷子准备夹菜的沈碧螺,一听到这话手都一抖,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呵呵,看来陆南瑾跟自己的成见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啊,讨好都这么困难。

解释的话说多了,沈碧螺自己也觉得烦了,心里边暗自对着陆南瑾,翻了好几个大白眼儿。

男一号了不起啊。以后会变强,了不起啊。老娘还不伺候了呢。沈碧螺心说。

原主在这本书里边好歹也算个前妻的大boss,怎么自己穿过来就这么倒霉呢?

陪着笑脸都没人搭理,真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心里头越想越憋屈,沈碧螺干脆冲着陆南瑾翻了个白眼。

原本陆南瑾都以为自己的话已经刻薄冷漠到了这种地步,只怕他早晚会忍不住发脾气了吧?

可是却没想到一个白眼之后,沈碧螺并没有过多的动作,反而夹起了一大块子的肉全给塞进了陆南瑾的碗里。

沈碧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陆南瑾,看着他冰冷的眉眼,心里直来气,半晌才对着他道:

“撑死你。”

自从昨天之后,沈碧螺的怪异行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好几次都做出跟他从前完全不同的反应。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