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赵红颜怒刷存在感

此时陆南瑾也不觉得惊讶了,大概在他心中已经认为沈碧螺这次必然是做了什么折磨他的大计划,现在只是铺垫而已。

于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陆南瑾拿起了筷子将碗里的肉吃得一块不剩。

原本还在生气的沈碧螺,看着陆南瑾狼吞虎咽的样子,一下子心又软成了一滩水。

一想到陆南瑾的身世,她就忍不住,觉得心头一酸。

大不了现在不信自己就不信自己吧,以后慢慢来吧。

赵红颜在白月楼的表演,一周只有一次。

今日表演已经结束,沈碧螺原本以为陆南瑾跟赵红颜今日是碰不上了。

但是却没想到。在二人正在用餐的时候,店小二拎着一壶女儿红朝着二人走了过来。小二脸上笑意盈盈,将手中的女儿红递到了沈碧螺手中搭着一张笑脸说道:“二位这壶女儿红是我们赵小姐送给二位的。沈碧螺表情微微有些变化,这筷子的手也是轻轻一抖,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怪异神情。

反倒是陆南瑾面色仍旧如之前那般平静如水。可是没有将店小二的话听进去一半。

这下心里都打鼓的反倒成了沈碧螺了。

这不对呀!跟原书的剧情有点不一样,毕竟自己已经没有按照原书的剧情那般走了,按道理来说,若是没有发生在包厢内的那些事情也没有在纵容顾家的人侮辱陆南瑾。

那么这个在原书中,陆南瑾跟赵红颜相遇的日子便不应该存在才是。

这下沈碧螺觉得有些头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自己已经将元素的剧情打乱了,为什么赵红颜还能一眼将陆南瑾认出来?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吗?

沈碧螺也没客气,接过了店小二送来的女儿红放在桌上扭头问道:“敢问赵小姐为何要送我们这壶酒?”

眼下白夜楼中宾客众多,不少人想要借着红颜一面都得一掷千金。而如今的陆南瑾面容被毁,衣服上面还带着残羹留下的印记。

按道理来说,虽然原书中赵红颜热衷于收集后宫,也不应该看上这时候的陆南瑾才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沈碧螺微微一偏头,下巴的弧线柔和而精美,一对狐狸眼更是在灯火之下,显得越发精致动人。

店小二看着沈碧螺的样子。都忍不住暗自咽了一口唾沫。

这样的美人,他只见过一个,那边是他们白夜楼的招牌,赵红颜。

只是赵红颜的年纪。应当与眼前这位公子一般大小。而沈碧螺如今才十来岁。既然已经有了如此风云,若是等到成人之后,只怕是不输给赵红颜才对。

店小二朝着沈碧螺这张好看的脸愣了半晌,回过神来时,连忙哈哈一笑,抓着脑袋说道:“这位小姐,赵小姐的意思只是让我送酒过来,至于为何,她也没说。我只是一个跑腿的。,这事儿您还得自己去问赵小姐才是。”

在跟店小二对话的途中,沈碧螺的余光从陆南瑾的脸上扫过,发现他的眸中仍旧是一片冷漠。

看来此时的陆南瑾对赵红颜三个字并不**。他们二人之间的故事尚未开启不知道为什么赵红颜居然会关注到陆南瑾。

但是,只要不似之前一般。让他们二人在那边情况之下相识便好。

去问赵红颜?她才没有这么傻,这不是相当于给了陆南瑾跟她见面的机会了吗?

于是沈碧螺心安理得的收下的店小二送来的女儿红,并没有问为什么,反倒是跟他道了个谢。

沈碧螺将女儿红倒入两个杯子之中,推了一杯到陆南瑾面前,尚未多言。

这下反倒是陆南瑾,先抬起头来看向她,问道:“没想到七小姐还与赵红颜相识。”而此时的赵红颜在京都之中已经有些名气了,就连陆南瑾这个成日里呆在侯府之中的人都认识她。

虽然沈碧螺不知道为什么,赵红颜居然会在这种时候送来一壶女儿红。

但是面对陆南瑾的问题,她还是坦然答道:“虽然不知道这位赵小姐如今乃是京城之中名声最响的大美人。我认识又如何?”

然而陆南瑾的目光从她面前的女儿红上扫过,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沈碧螺也知道他想问什么,于是接着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赵小姐会送这个,但是既然人家都送了,既然是一片好意。我为何不接受?”

陆南瑾没有多加怀疑,只是轻笑一声不冷不热:“七小姐倒是看得开。”

沈碧螺眉头轻挑,妩媚异常:“陆公子,这话我就当做是夸奖了。”

用完饭,沈碧螺琢磨着包厢里面的几人也应当下来了,自己与陆南瑾坐在这儿,只怕是有些惹人眼目。

她先一步带着陆南瑾走出了白夜楼,刚踏出门槛,方才送酒的那位店小二再度追了出来,连忙叫住了她:“小姐请留步!”

沈碧螺回头瞧着店小二匆忙赶来,手中还拿着一封信。

信封之上并没有任何署名,店小二见她转头便递到了她面前:“小姐,这是我家赵小姐吩咐我交给您的。”

瞧着这没有署名的信封,沈碧螺眉头一挑,心中忍不住打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是送酒,现在又送信,这赵红颜,莫非看上自个儿了不成?

本来以为她关注到的人是陆南瑾才是,但是现在看来她关注到的人分明是自己。

沈碧螺这时候才揉着太阳穴,心中暗暗发愁,都怪自己之前看书的时候,还没看完就穿越到这儿了。

也不知道这赵红颜跟原主到底是个什么关系,之后又有些什么样的牵扯。

不过看着眼下的情况,虽然原书的剧情还没看到,但是也能够猜测到几分,只怕原主与赵红颜之间必然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至于这联系到底是什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接过信,沈碧螺仍旧礼貌一笑,道了个谢,还从怀中掏出了一抹碎银,递到了店小二的手中:“辛苦你了,跑腿了两趟,就当做是我的一点心意。”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