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讨好他的身边人

接过碎银子店小二,没有丝毫不好意思,毕竟在白叶楼中跑腿,这么多年早就是个老油子了,收下银子,嘿嘿一笑,冲着沈碧螺连连道谢,把沈碧螺好一顿夸。

对于不知道带着几分水分的夸奖,沈碧螺娇柔做作,只是嘴角浅笑算是受下了这份好意。

而她一边的陆南瑾看着她眼下举止得当的模样,眼神之中晦暗不明,不知心中到底在思索些什么。

这沈碧螺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确实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回到侯府的时候已经是夜半时分。

顾家那几位去了白夜楼的小姐公子此时也比他们后一脚进侯府,只不过因为今天沈碧螺在白夜楼中的奇怪行为,让几个人都不敢去打扰。

沈碧螺专门让人给陆南瑾收拾出来了一间屋子,而此时,陆南瑾刚回了屋,她又让人送去了糕点作为宵夜。

并且捎了话,说这些宵夜,不全是给陆南瑾的,而是给绿衣的。

绿衣看着桌子上面精致的糕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伸手揉了揉,满脸悚然的转过头来看向陆南瑾,说道:“公子,七小姐应当是又想到了什么折磨我的法子吧,这糕点里边儿会不会下毒啊?”

若是按照常理,陆南瑾应当让绿衣偷偷把这糕点扔了才是。

毕竟在饭菜糕点之中下毒,沈碧螺也不是头一次了。

虽说都不是什么要人性命的剧毒,但是却也能将他和绿衣折磨的够呛。

绿衣是他进入侯府之后,到他身边的第一个丫鬟。年岁不大,但是做事却十分利索。

原本便是沈碧螺的母亲专程派到他身边来照顾他的贴身丫鬟。

只是,虽说现在沈碧螺的母亲是侯府名义上的主事之人,但是其实,侯府真正意义上在管事的还是那个现在才十来岁的沈碧螺。

所以绿衣自从跟了他之后,并没有因为是沈碧螺的母亲派到陆南瑾身边的,而得到些什么便利。反而因为她在陆南瑾身边伺候,跟着陆南瑾一起受了不少委屈。

此时见到沈碧螺送来的精致糕点绿衣根本不敢下口,想扔掉,又害怕被责怪,只能眼巴巴的等着陆南瑾发话。

毕竟从前有好几次,绿衣吃了沈碧螺送来的东西,几回都生不如死。

要不是下了过量的巴豆,要不就是放了些于食材本身有冲突的药材在里边。

不至于吃死人,但是也不会让人好过。

可是有一次自己将沈碧螺派人送来的东西偷偷扔掉,扔掉的过程之中被发现,那一顿毒打,绿衣到现在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于是陆南瑾不发话,绿衣也不敢随意动作,虽然最近沈碧螺有些反常,但是这反常来的太突然,突然的反而让她觉得心惊肉跳,就怕这是暴风雨的前兆。

陆南瑾漠然看着桌面上的糕点,眼神平静如水,然而寒意却在眼眸深处不断翻涌,此时他的眼前竟是沈碧螺今夜在白夜楼之中的样子。

一片喧嚣之中,沈碧螺那张小小年纪便妖娆好看的脸,竟然显得有一份恬静在其中。

觉得与之前相比有些奇怪之余,陆南瑾竟然在沈碧螺为自己擦拭掉身上残羹的时候,心中一片柔软之地,微微一触。

不过短暂之后陆南瑾再度恢复了理智。

他在想什么呢?沈碧螺,那样的人怎么会就这样变好?

只不过今天晚上在白夜楼中沈碧螺后头点的那顿饭,确确实实每一道都是自己爱吃的。

自从到了侯府之中,别说吃饱饭了,即便是能吃上一口干净热乎的饭,都算是今天沈碧螺心情好了。

绿衣小心翼翼的在旁边候着,等着陆南瑾发话。

见他默然了半晌,绿衣也不敢开口打断。只好巴巴的看着桌面上的糕点,不知道是该扔还是不该扔。

过了许久陆南瑾似乎才回过神来,瞧着桌面上的核桃糕。最终还是朝着绿衣说道“既然七小姐都派人送来了,你便吃了吧,这核桃糕不是你最喜欢吃的吗?”

绿衣闻言,有些害怕道:“公子核桃糕确实是绿衣爱吃的东西不错,但是公子你也知道七小姐她……”

瞧着绿衣担忧的样子,陆南瑾怎会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想着今天晚上沈碧螺在白夜楼之中的样子,陆南瑾竟然觉得这糕点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让绿衣吃掉糕点,把她这小丫头都吓得不轻。

但是不知为何,这一次陆南瑾竟然愿意相信沈碧螺。

看着绿衣迟迟不敢下手,陆南瑾摇了摇头,从桌子上面拿起一块糕点,先一步递进了自己的口中。

核桃糕入口即溶,糖放得刚刚好。

这股子味道让陆南瑾觉得有些熟悉,这样的糕点还是母妃还在世的时候,他才能够品尝到的东西。自从母妃去世之后,莫要说什么糕点,能够吃饱饭,已经算是万幸了。

绿衣原本便饿着肚子,看到糕点的时候,便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

只不过一想到糕点是沈碧螺送来的,有些害怕罢了。

而此时看到陆南瑾将核桃糕送进了嘴里,早就饿着肚子的她,忍不住跟着咽了一口唾沫。

这核桃糕瞧着多好吃啊!

绿衣毕竟年岁还小,小孩子哪里经得起美食的诱惑。

看陆南瑾吃一块核桃糕,吃得入神,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搓着小手问道:“公子,这核桃糕好吃吗?”

原本有些走神的陆南瑾,听到绿衣的话回过神来。

看这小丫头一脸期待的模样,却又不敢尝试。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将手中的核桃糕递到了她的眼前。

“吃吧,没事,我替你试过了。”

陆南瑾的话,让原本一直不敢下手的绿衣,这才暴露了吃货本性。

连忙从桌上拿起了一块自己最爱吃的糕点,胡吃海塞的送进了肚子。

许久没有吃过饱饭的绿衣,吃着糕点,丝毫没有在意到陆南瑾脸上的复杂神色。自然,也看不见陆南瑾讳莫如深的眼神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