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什么原因

她便是一名全科医生。若是绿衣中了毒,想必自己应该有些办法。

可是陆南瑾似乎不愿意让她见到绿衣,听到她的话眉头轻挑。冷若冰霜:“怎么你是想去看看绿衣是不是真的中毒了?还是说如果她没有中毒的话,你还要再给她下一点?”

沈碧螺此时也懒得再跟他继续解释,而是焦灼道:“若是绿衣现在中毒了,咱们再这么继续耽误下去,只怕还不能找到解药,她便已经一命呜呼了,若是你现在带我去看她,说不定还能够有一线生机。”

然而陆南瑾沉思了片刻,可是眼神之中还有些踌躇,似乎仍旧不愿意相信她。

沈碧螺这下两手一摊,冲着他说道:“若是你信我,我能够留下她一条性命,若是你不信,那么咱们便这样耗着,但我就只有一句话都不是我下的,我没有解药。”

陆南瑾依旧阴沉着一张脸,一双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不必问也知道,他根本不相信沈碧螺的话。而沈碧螺也不再多加解释,带着人便直奔陆南瑾所在的小院。

房内绿衣正躺在床上,一张娇俏的小脸儿,出了不少冷汗。

眼下明明还在盛夏之时,可是绿衣却裹紧了棉被。

明明额头上冒着冷汗,但是她苍白的一张脸,不肯松开被子,身体还在止不住的瑟瑟发抖看起来很冷的样子。

跟过来的人大多都不知如何是好,沈碧螺一见绿衣这模样便皱了眉头,让下人先出去。陆南瑾站在屋内瞧着绿衣一脸痛苦的模样,声音冰冷道:“七小姐,我好像跟你说过,无论你如何折磨我都没有关系,但是请不要伤害无辜的人。”

沈碧螺一听这话,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是有多不相信自己呀。

不管自己说了多少遍,他都还是认为都是自己下的。

所以一个白眼之后,沈碧螺也没有多加解释,而是走到了绿衣身边,想为绿衣检查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沈碧螺手还没碰到绿衣呢,绿衣就微微睁开眼睛,刚看了她一眼,便吓的急忙想从床上爬起来。

只不过这个时候她的身子骨已经十分虚弱了,刚挣扎了一下,便又倒回了床上。

“七小姐,您怎么来了?绿衣这就起来。”绿衣说话的时候,嗓子有些嘶哑,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瞧着她努力想从床上撑起身体,陆南瑾快步走到了床边,将她按回了床上。

“你先躺着好好休息,别乱动。”瞧着陆南瑾对绿衣这般关心,沈碧螺心里头忍不住泛酸。这小丫头跟在陆南瑾身边时日不多,但是却也是之侯府之中唯一愿意对陆南瑾好的,也难怪陆南瑾对她如此上心。

看着绿衣如此害怕沈碧螺,陆南瑾没有回头,背对着沈碧螺。

嗓音平静,听不出来任何情绪的波动:“七小姐,算了。无论毒是不是你下的都请你先出去吧。”

知道他是因为绿衣害怕自己才让自己先出去的,沈碧螺并没有搭理他,而是走上前来,将绿衣的手从被子里面拉了出来。

她的手刚碰到绿衣,绿衣的反应便有些强烈。下意识的想要将手缩回去,却被沈碧螺死死拽住。

“七小姐,你要做什么?”看着沈碧螺拉过自己的手,绿衣吓的,身上的冷汗都又多出了几颗。

而沈碧螺并没有搭理他,反而是一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之上。

在还未穿越之前,沈碧螺便是医院的医生。而原主本身也在颇懂医术。

所以沈碧螺检查起来并不费力,手刚搭上她的脉搏,一边的陆南瑾便站起来,冷冷的看着她:“七小姐,您这是在做什么?”

然而沈碧螺并不搭理他,而是自顾自的为绿衣检查把脉之后,她又站起来翻开了绿衣的眼皮。发现绿衣的眼皮也有些青白,嘴唇也呈现出淡紫的颜色,只不过并没有中毒的迹象。

因为她的眼底并没有呈现出黑点。

看着沈碧螺对绿衣动手,陆南瑾原本想要阻拦,可是瞧着她一番折腾之后又低下头,仿佛在思虑什么。

陆南瑾虽然心有疑虑,却也只是安静的在一边候着,看她到底想做些什么。

绿衣此时已经病得抬不起头来了,虽然心里害怕沈碧螺,但是也不敢反抗,只能任由沈碧螺检查她的身体。

观察之后,沈碧螺突然一拍大腿,原来是低血糖啊。

“什么?什么低血糖?”听到沈碧螺的话,陆南瑾微微皱眉有些不解。沈碧螺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这个时候应该还不知道低血糖是什么。

于是沈碧螺解释道:“绿衣这是因为常年吃不饱东西。昨天晚上的核桃糕,是不是被她一个人吃了?”

听到沈碧螺的话,陆南瑾才仔细回想了一番。昨天晚上的核桃糕,确实大部分都被绿衣吃了,而他自己只吃了一块,也因此一看到绿衣这幅模样,他便下意识的想到是核桃糕出了问题。

虽说他们二人都吃了核桃糕,但是因为他自己吃的量少,而绿衣昨天晚上几乎把大半盒子的核桃糕全都送进了肚子。

所以他才想到,核桃糕里兴许是有毒的,只不过量多量少。

他吃的少,所以才没有中毒罢了。

沈碧螺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为什么绿衣中毒之后,陆南瑾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来找自己。于是,她摇了摇头说道:“我说了。我没有绿衣一下毒,也没有解药,而且绿衣自己也没有中毒。”

听到沈碧螺的话,着急的反而是绿衣,她慌忙从床上撑起身子又虚弱的嗓音说道:“七小姐,绿衣...绿衣没有骗人呀!”

这丫头原来是听了沈碧螺的话,以为沈碧螺认为她在骗人,所以才慌忙坐起来解释一下。她坐起来,陆南瑾便连忙上前又将她放倒在了床上,在仔细的为她盖好了被子。

“你有没有中毒我都知道,你不用解释,躺下便是了。”

说完又转过头来看向沈碧螺,眼神说不上热络,也谈不上冷淡:“你刚刚说绿衣没有中毒是什么意思?若是没有中毒的话,又为什么会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