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药方

听着陆南瑾的话,语气之中还是有些不信任的成分,沈碧螺也懒得跟他解释,反正解释了他也不会明白。

她只是走到桌边,拿起了原本被当做摆饰的纸笔。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磨磨?”沈碧螺正打算写字,偏头便看见了站在一边的陆南瑾。

陆南瑾脸上就是一片冰原,冷冷的看着她:“七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

听到陆南瑾的话,沈碧螺立马便不置可否的答道:“当然是开药方呀,还能干什么?”

可是陆南瑾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沈碧螺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若是想救她的话,就过来研墨吧。我若是想害她的话,也不必这么大费周章,即便我现在便派人把她扔出侯府去,你又能做什么呢?我没有必要骗你。”

陆南瑾站在原地定定的看着沈碧螺的脸。

打扫之后,沈碧螺才感觉到有人走到她的身边,拿起了桌上的砚台,开始研墨。

看到陆南瑾的动作沈碧螺微微勾唇一笑,这个笑容神秘莫测。

原版沈碧螺本人并不会用毛笔。

拿起笔的时候,她还担心。只怕是要鬼画符了,可是当他拿起笔的一瞬间,身体却好似被他人掌控一般,下笔的时候落在纸上的便是娟秀的字体,这便是原主写出来的字吗?女主有些压抑,没想到原主这人在书里看起来刁蛮任性,写出来的字还怪好看的。

沈碧螺从小到大在班里成绩就不算太好,写的字也漂亮不到哪去,特别是在做了医生之后,写的字更是鬼画符,此时见自己的笔下居然能出现如此娟秀的字体,沈碧螺一下子来了兴致。

看着沈碧螺非常开心,一旁的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却有些奇怪。

沈碧螺侧面对着陆南瑾,而她好看的正是这张侧颜。

小巧**的鼻梁,再配上一双漂亮的眼睛,眼角的那枚泪痣都显得多了几分风韵。

而此时沉迷在自己书法的之上的沈碧螺,根本没有注意到陆南瑾的眼神。

她写的很认真,一旁的男人看着她的眼神之中也闪着神秘莫测的光。

“好了。”

写完处方之后,沈碧螺拿起来满意的看了一遍,扭头正准备交给陆南瑾。

又突然想到让他去拿药,估计也没钱吧,于是干脆冲着门外喊了一声小翠。

进来的小翠是原主的贴身侍女之一,也是她的侍女之中最为精明能干的一个,听到声音便连忙走进来,就连走路的脚步都透露着一股利索和精明。

“小姐,你有什么吩咐吗?”

只不过小翠一进门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绿衣,眼神之中便是不加遮掩的鄙夷。

看向陆南瑾的时候,眼里更是带着一股子傲气,仿佛在这屋里站着的,除了沈碧螺之外,都是比她还要低等的下人一般。

沈碧螺也没管那么多,眼见着陆南瑾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眼神,面无表情平静如水,便将自己手中的药方递到了小翠的手中。

“你去按照药方将上面的药全部抓回来。”

小翠知道主子的事情不该多问,接过药方之后便点了点头拿着便打算出去。

可是刚要踏出门,却突然转过头来冲着沈碧螺问道:“对了七小姐,这要拿回来要怎么煎呀?”

沈碧螺摇了摇头说道:“这你就不用管了,你把药方上的药抓回来交给我就行了,我亲自来煎。”

听到沈碧螺要亲自煎药,惊讶的人不仅仅是小翠。

就连上来除了面无表情之外,没有其他表情的陆南瑾,竟然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惊诧,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你要自己煎药?”沈碧螺扭头看他,眉头一挑便是嚣张的美艳,“怎么不可以吗?我想自己煎还不行?”

陆南瑾自然也不能再说什么,别开了眼神不再看她:“小姐你乐意便是。”

说完便又走回到绿衣的床前,为绿衣擦去额头上面的冷汗。

其实算起年岁来,绿衣甚至比沈碧螺还要大一岁,只不过她却如同一个孩子一般。

虽然在侯府之中,她是唯一一个对陆南瑾多加照顾的人。

但是其实更多时候是陆南瑾在照顾她。

相比之下年仅十二岁便掌管着整个侯府的沈碧螺,早就变得成熟能干了许多。

而越是成熟能干的人便越不容易招人心疼。这么想着,沈碧螺竟然有些同情原主了。

想想之前看书的时候便发现原著不过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便*持着整个侯府,想来也是很不容易。

也难怪后来母亲因为就陆南瑾去世之后,沈碧螺会对陆南瑾越发过分,也变得越发歹毒起来。

其实想来,这也许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看陆南瑾照顾绿衣如此细心,沈碧螺也不再打扰,反而是自己踏出了门。

刚走出几步,便见陆南瑾不知何时到了门口,叫住了她。“七小姐!”

沈碧螺回头便对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又是眉头一挑,问道:“陆公子还有事儿吗?”陆南瑾看上他的眼神,让沈碧螺捉摸不透,那双眼睛之中到底藏着什么。

沈碧螺虽然不是局外人可是却也不知此时的男主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七小姐,你当真没有对绿衣下毒吗?”

这句话今天沈碧螺已经听到了不下十遍了,现在听着这句话,沈碧螺都觉得耳朵快起茧子了。

她无奈的一摊手,说道:

“陆公子。你是在故意为难我吗?冲你解释了,你又不听。听了你又不信,那你何必又要多问呢?若是你觉得绿衣的毒是我下的,那便是我吧,反正我沈碧螺早就已经恶名昭著了,也不怕多这一条。”

说完沈碧螺便踏出了院门,只留下陆南瑾独自站在院子之中,那一张早被毁容的脸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翠办事还算是利索,很快便把药材抓了回来,沈碧螺在自己的院里支起了一口锅,灰头土脸的开始煎药。

其实绿衣并没有中什么毒,只不过是因为低血糖而又大量摄入了糖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