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火灾

相比昨天夜里,肚子一定很难受。所以才会导致今天这般虚弱的模样。

只不过这些话即便沈碧螺给陆南瑾解释了,他也不会听。

所以沈碧螺也就不去白费那个力气了。

煎药是一门苦力活,哪怕是下人做也得哀嚎半天。

因为中药熬制不仅要费时,还要费神。需要不断的盯着药锅。

若是熬干了药材本身的药性便会消失,那么这炉子要变废了。

若是熬的时间不够,药性还没能从里边熬出来,一个不小心。治病的药还有可能变成毒药。

若是放在现代,带着绿衣去打一针也就行了。但是在古代,沈碧螺只能自个儿盯着,否则一旦下人出现了什么差错,导致这要没了效果,亦或是让绿衣病得更严重了,到时候自己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就在她灰头土脸的时候一门心思都放在了煎药上面。

却没有注意到,院门口一道颀长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那儿,盯着她看了半晌,又再度离开了。

虽说沈碧螺学的是西医,对中医并没有过多的了解,但是还好,原主本身便对医理有一些钻研,所以沈碧螺开药方的时候并不费力。

以原主所学,再结合自己现代的医学知识,很快便将药材熬了出来。

因为如今侯府的下人们对陆南瑾还颇有些偏见,都以为自己只是闹着玩,所以她害怕下人们会在药材里面做手脚,于是便自己亲自将药材送了过去。

刚熬好的药材装在碗里,一碗汤汤水水还有些滚烫,送过去着实有些费力。

而绿衣看到居然是沈碧螺亲自把药材送过来时,也吓得不轻,又想从床上坐起来,这一次不用陆南瑾动手,沈碧螺自己便将绿衣按回到了床上。

“行了你就在床上老老实实呆着吧,不然等会儿又有人要说我虐待你了。”

沈碧螺说这话的时候陆南瑾就在一边听着。

嘴角微微一动,却也没有任何表示。

沈碧螺没让陆南瑾动手,而是自己坐在床边,将药材一口一口的送进了绿衣的口中。

而后又叫人打来了热水,用热毛巾敷在绿衣的脑袋上面,让小翠送来了冬天才用的着的汤婆子,给她放进了被窝之中捂着点热气。

原本因为身体难受,绿衣几乎是彻夜未眠,此时服了药之后再加上汤婆子帮着捂了些汗出来,不一会儿绿衣便睡了过去。

看着绿衣睡了沈碧螺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她帮绿衣治病,也不仅仅是为了洗脱自己没有下毒的嫌疑,多半也是因为她自己便是一名医生,无非是为了医者仁心四字罢了。

抹了一把汗,她便吩咐小翠,把今日自己开的药方拿过来,送到了陆南瑾的手里,对他说道:“这上面的药材我先煎了两副,又让小翠备了两幅,等会儿我让人给你送过来,若是吃了这些,还不见好的话,你要拿着这个药方,去抓两幅药过来自己熬制,熬制的方法我已经写下来了,你照着做便是了,若是信不过我,你也可以带着绿衣去外头的医馆。”

说着沈碧螺好似想到了什么,又从自己的荷包之中掏出了几枚银子放到了桌上。

看到银子陆南瑾眼神微微一动,挑眉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沈碧螺耸了耸肩膀,说道:

“我知道你不想要,但是如今的绿衣病着你若是不收下的话,便值得让我来给她看病吗?你又信不过我,若是绿衣真的病死了,到时候还是得怪我,所以这钱你还是留下吧。”

沈碧螺便踏出了房门,也没去看陆南瑾的脸上到底是如何神色。

刚回房,沈碧螺便累的瘫倒在了床上。

忙活了一天,还背上了下毒的罪名,沈碧螺现在脑门上都还写着两个字——冤枉。

一想到陆南瑾那冷漠的脸庞,沈碧螺就忍不住锤了一下枕头。

这个陆南瑾怎么就这么难伺候?对他不好也不行,对他好也不行,到底要怎么样?算了算了,还是先睡一觉再说吧。

也许是因为忙活了一天,身子正疲惫着,沈碧螺倒下去,眼睛刚闭上便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便是被侯府之中的下人吵醒的。

她尖着耳朵听外面在吵嚷什么,却发现外面似乎有下人在叫喊走水了。

她眉头一跳,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刚出门便发现小翠守在自己门口。

“七小姐,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歇着吧,没什么大事儿。”

瞧着这院子里似乎是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平静,沈碧螺连忙问道:“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在喊走水了,是咱们侯府之中吗?”小翠点了点头,若无其事的答道。

“还不就是绿衣那个贱胚子的房间起火了吗?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会儿府里的家丁都已经赶过去了,小姐,您就不用过去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沈碧螺一听到这话,顿时变白了一张脸,先说也不知道是绿衣倒霉还是自己倒霉,这才刚背上了下毒的罪名,转眼只怕又要背上放火的罪名了,到时候自己在陆南瑾那里还真是洗不清了。

“哎?七小姐,你要去哪?”

小翠看着沈碧螺,匆忙的朝着绿衣和陆南瑾的小院儿赶去,连忙着急的跟上来,她们二人赶到小院的时候火已经扑灭了。

火势不是很大,并没有烧毁多少东西,只是绿衣被吓得不轻,身上还裹着棉被,一觉尚未睡醒便已经被人连人带着被子一块扛了出来。

陆南瑾站在房间门口,一旁是裹在被子里面瑟瑟发抖的绿衣。

他面色阴沉,夜色之中更显得阴郁。

一看到陆南瑾的表情,沈碧螺心里头就咯噔了一声:完了,这纵火犯的罪名估计又安上了。

“七小姐,您怎么来了?”

有下人看到沈碧螺过来连忙走过来招呼,而此时八小姐等人也听到声音赶了过来。

看到陆南瑾和绿衣的房子都烧了,八小姐反应最为强烈:“这是怎么回事?”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