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有口难言

“这房子怎么烧成这样,我就说这两个贱胚子就不能对他们好。瞧瞧这屋子才住了几天,就给烧成这样,真是晦气。”

沈碧螺一见到淳儿,便差点忍不住仰天长啸,自己这儿已经够乱的了,怎么这个小祖宗又跑来了?

只不过原本只要八小姐开口,便一定跟着帮腔的九少爷此时竟然一言不发站在淳儿身边,低垂着一颗脑袋,也不敢抬起头来看她的眼睛。

沈碧螺觉得九少爷今日的表现有些奇怪心里头浮起了一团疑云。

“沈碧螺!”

还没等沈碧螺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听到了一声暴怒的呵斥之声。

一回头果然便对上了陆南瑾怒不可遏的眼神。下人没拦住,他便已经走到了沈碧螺的面前。

“你到底想玩什么?就直接说吧。不要一会当好人,一会又在背地里做这些手段!你若是觉着绿衣跟在我身边,让你觉得碍眼了,那么你便让她离开侯府就是了,何必只要是我身边的人,你都要折磨呢?”

看着陆南瑾微微发红的眼睛,沈碧螺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到底是谁?怎么老跟我作对,老天爷是你吗?

沈碧螺张了张嘴,正要说话,陆南瑾便再度打断了她的话,怒道:“怎么你这次又要说火不是你放的?还是你想说刚刚找到不是火,这房子自己烧起来了。”

话都让陆南瑾说了,沈碧螺也没法争辩什么。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了,但是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查清楚今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是谁放的火,你先不要下定论,我也不会说我无辜,我一定会调查出来,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如何?”

可是陆南瑾一听他的话,便是冷冷一笑:“行了吧,沈碧螺!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这侯府之中谁人不知道,你便是这侯府的主人,你想要拉出一替罪羊替你顶罪,我又拿你有什么办法呢?”

沈碧螺一天之内便被冤枉了两次,虽然是脾气好。也有些忍不住了。

她眉头一皱,忍不住怒道:“陆南瑾,我说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我之前也说过,若是我想要折磨你和绿衣的话,我也不必在你面前说这些话。即便我不装好人。想要折腾你们两个,你们又拿我有什么办法呢?若这火真的是我放的。我连替罪羊都不需要!这侯府的哪一间屋子不是我沈碧螺的,我烧我自己的屋子还需要理由吗?为什么要替罪羊?”

原本震怒之中的陆南瑾被沈碧螺的几句话便堵住了话头子,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看他铁青着一张脸不说话,沈碧螺便转身朝着九少爷走了过去。

开口便径直问道:“九儿是不是你干的?”

一听沈碧螺的话,八小姐眼珠子一转,便立马上前拦在了沈碧螺和九少爷之间。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九儿年纪还小,你可别吓唬他。他不过是一个孩子,哪里想得到放火这样的事情呀!”

原本沈碧螺也是不敢相信的。

但是一想到自己刚穿越回来的时候,将陆南瑾放在冰库之中冻得半死的九少爷,她便不敢随意放过。

“淳儿你让开,我在问九儿没有问你!”

原主在侯府之中,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的。八小姐想要替九少爷掩盖,但是对上沈碧螺带着火气的眼神,也只好悻悻的让开。

九少爷如今年岁也不大,不过比八小姐小一岁,比自己小两岁罢了。

虽说从小骄横野蛮,但是却有一个好处,那便是不太会说谎,面对沈碧螺更是不敢说谎。

支支吾吾了半天,九少爷还是低头认了下来:

“对不起姐姐,我只是觉得你这两日对这两个贱胚子的态度变化实在是太让人奇怪了,我心里还觉着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他们手上被他们威胁了,所以才想要放火,警告他们一下,并没有想要伤害人的性命。”

其实九少爷这话说出来别人不相信,沈碧螺还是知道的。

毕竟在原书之中,后来九少爷可是多次为了拯救女主的性命而赴汤蹈火。

虽说也是个悲剧反派,但是在后文当中,也引起了沈碧螺不少同情。

所以此时看着还是个孩子模样的九少爷,沈碧螺想要发怒却只能哀叹一声。

“九儿,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呀?”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冰冷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七小姐说的真容易,差点要了一个人的性命,一句不听话便可以揭过吗?”

沈碧螺回头看着面无表情的陆南瑾,心知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

兴许折腾他本人还没什么,但是因为他而牵连到他身边的人,只怕是真的触动了他的逆鳞了。

沈碧螺也觉得这一次九少爷是真的过分了,如若不是今天陆南瑾冲进了火场将绿衣救了出来,只怕依着绿衣现在这虚弱的身子,根本不可能从火场逃出来。

一不小心一条性命就这么白白的没了。

沈碧螺摇了摇头,叫来了侯府之中的家丁,吩咐道:“让九少爷去祖宗排位前跪着反省,面壁思过一夜不准让他起来,也不准让他睡觉。他若是没想明白自己今天晚上做错了什么,别让他一直跪下去!”

一听沈碧螺真要惩罚自己,九少爷终究还是个孩子,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而淳儿瞧着沈碧螺居然已经偏袒陆南瑾到了这般地步,一对大眼珠子更是无辜,连忙冲上来抱住了沈碧螺:

“姐姐,你这是干什么?九儿他还小呀。怎么能让他跪一夜?”

可是沈碧螺却好似铁了心一般冷冷说道:

“淳儿,你若是还要护着九儿的话,你也去跟他一同跪着,这一次九儿犯的可不是小错,已经是大过了。若是今天真的出了人命那么九儿便不仅仅是跪着了,只怕是要去见官了!”

一听到见官两个字,就连八小姐都是脸色一白。

她摇了摇头道:“姐姐你不会这么对九儿的,对不对?”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