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亲自照顾

若是沈碧螺真的没有陷害过她的话,那么在沈碧螺的身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然而绿衣的脸上还是写满了慌乱。写满了可疑二字。

见陆南瑾也打算让自己到沈碧螺的身边,绿衣几乎就快要哭了出来,连忙回头拽住陆南瑾的手说道:“陆公子,难道你觉得绿衣伺候的不够周全吗?为什么要让绿衣走呀?”

说着话,小丫头便已经哭了出来。

陆南瑾再是漠然,绿衣只是一个年岁不大的女孩子。

面对绿衣的眼泪,陆南瑾的脸色似乎有些微微松动。

没等到陆南瑾后悔了,沈碧螺便已经叫人上来,让小翠把绿衣带下去,先带到自己的院子里,找间屋子歇着,等她养好了病以后便在自己身边伺候。

至于陆南瑾,沈碧螺抬眼看他。眼角眉梢,不经意间便有妩媚流转。

她轻笑一声,对着陆南瑾说道:“看来这一只小丫头在你身边对你已经是颇有情感呀!”

沈碧螺话中有话,陆南瑾也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说道:“今后绿衣在七小姐身边,还请七小姐多多照顾了。”

沈碧螺也不知道为什么,瞧这陆南瑾对绿衣这个小丫头如此上心,心里居然会觉得有些不舒服。

她忍不住暗自翻了个白眼说道:“我是小姐还是她是小姐?谁照顾谁呀。”

这一次陆南瑾并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准备回到才刚刚灭了火的屋子里。

没等他的一只脚踏进院子,沈碧螺便又开口让侯府里的侍卫将陆南瑾的东西送到自己院子里去。

陆南瑾闻言猛然回头,眼神复杂的看向沈碧螺,而沈碧螺唇角一勾,笑起来时眼睛微微眯起,好似天边弯月。

“既然绿衣觉得别人照顾不好你,那么不如本小姐亲自来照顾你,如何?”

听到沈碧螺说,她居然要亲自来照顾陆南瑾,震惊的不仅仅是在场府中的下人,还有陆南瑾自己。

原本无论发生什么陆南瑾表面上都是一副平静如水的样子,但是此时听到沈碧螺竟然说要将他接到自己的院子里去,自己来亲自照顾,即使是陆南瑾这样淡然的性格也忍不住,脸上露出了微微惊诧的表情。

而诧异之后,他便又换上了一副寒意凛然的神情,微微眯起双眼问道:“七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

沈碧螺没有看他,而是低头看向正跪在地上跟自己求情的利益说道:“我能有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呀,绿衣不是担心你没人照顾吗?而且她也说了,哪怕是在侯府之中,最经验老到的丫鬟也比不上她来照顾你,让人省心,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倒显得是我们侯府职中的人无能了,若是如此的话,那么我便亲自来照顾陆公子,这样相信你也该放心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沈碧螺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绿衣。

绿衣原本跪在地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这会儿眼泪还挂在脸上。

绿衣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茫然:“七小姐,您是说您要亲自照顾陆公子,这怎么行呀!您身份尊贵,照顾人这种事情让下人来做便是了,怎么能够劳烦您了?”

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别的原因,绿衣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有些磕磕绊绊?

绿衣的眼神也颇为闪躲,居然不敢与沈碧螺的眼神对视。

瞧着她这模样,沈碧螺更是觉得奇怪。

这丫头一定隐瞒了什么。她越是这般求情,沈碧螺就越是不会让她继续留在陆南瑾身边伺候。

“你便不明白了。你说这侯府之中究竟是我的身份尊贵还是陆公子的身份尊贵,要真说起来。咱们侯府上下,只怕身份最为尊贵的人便是陆公子了吧?既然如此,我亲自照顾陆公子又有什么不对?”

沈碧螺这一句反问,顿时让绿衣没了话说,陆南瑾上前瞧这绿衣,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正要开口,沈碧螺便打断了他抬眸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睛,冲着陆南瑾露出笑意说道:“陆公子怎么,难道你也觉着我照顾不好你?还是说你想让别人来照顾你?”

沈碧螺这话已经十分明白了,若是让自己亲自照顾,那么便可以让陆南瑾跟自己住到一个院中而绿衣跟在自己身边。

也就相当于其实他们之间主仆的关系并没有改变,只不过是从现在住的院里搬到了沈碧螺所住的院里而已。

但若是陆南瑾拒绝的话,那么他便只能将绿衣留在自己身边。

现如今陆南瑾已经不仅仅是怀疑她了,而是早已经确定了下毒的人和纵容九少爷放火的人就是她。

他自然是不愿意让绿衣单独留在沈碧螺身边的,所以说出这话的时候,沈碧螺并已经知道了陆南瑾的答案,按照陆南瑾的个性必然不会拒绝自己。

果然,陆南瑾沉吟了片刻,眉头微微皱起,半晌才抬起头来,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七小姐都这么说了,那我若是拒绝,便是不识好歹了,便都听七小姐的吧。”

听到陆南瑾的话,绿衣有些吃惊,连忙伸手拽了拽陆南瑾的袖子:“陆公子。你怎么能去跟七小姐住在一块儿啊?若是今后您跟七小姐住在同一个院里,那岂不是很不合礼仪。”

绿衣压低了声音,但是她只抬头看了一眼沈碧螺,便不敢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

而是生生把后面半句全都给咽了回去。

陆南瑾知道她想说什么,只是微微勾唇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吧,没事的。”

看到陆南瑾脸上居然露出了笑意,沈碧螺微微一愣,从前在看书的时候,她便见作者将陆南瑾描绘的如何如何温柔。

她记得原书当中有一句话,便是用来形容陆南瑾:公子世无双。

沈碧螺只是凭着自己的想象,在脑海里面yy。

光是想到了一个大概的轮廓,沈碧螺就已经觉得够让她流个两升鼻血的了。

但是,这会儿陆南瑾就在自己眼前露出了笑意。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