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不明白

听到沈碧螺的话,陆南瑾的重点却不是前者,而是眉头轻挑,冲着她问道:“七小姐的意思。你似乎读过不少诗词。”

沈碧螺放下了手中的宣纸,两手一摊,撇嘴道:“差不多你们这个朝代的诗词我都看过吧,特别是看了这本破书之后还专门把这上面涉及到的诗词都去看了。”

听到沈碧螺的话,陆南瑾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情,问道:“七小姐你在说什么?什么朝代?”

沈碧螺连忙一把捂住了嘴巴,糟糕,一瞬嘴把实话给说出来了!

不过她也不担心,毕竟陆南瑾必然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即便自己现在跟他说自己是穿越者来着,他也不会相信,只怕还以为自己是神经病。

所以沈碧螺只是摆了摆手笑道:“没什么我胡言乱语而已,我只是觉得你这些诗词瞧着都有些眼生。莫非是你自己写的?”

陆南瑾并没有否认,却也没有点头,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沈碧螺明白了他的意思,无奈一笑。

“看来陆公子对我防备还真厉害。大不了若是陆公子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不过这些诗词写的都挺不错的,我很喜欢。”

说完沈碧螺转身便准备出门,一只脚才刚踏出房门,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顿了顿转过头来对着陆南瑾说道:“对了,你也别承认,在屋子里边闷着怪无聊的,偶尔也出去透透气。”

沈碧螺语气顿了顿,忽然又换上了一副严肃的口吻,一双眼睛十分认真的看着陆南瑾说道:“不过最近若是没有事,就不要走出我这院子了。”

这时候陆南瑾才终于愿意多跟他说几句:

“为何?”

沈碧螺摆摆手:“我不是要**你的意思啊,我只是告诉你。

但最起码在明晚之前千万不要随意乱走,就留在我这院子里,或者就留在你的屋子里。”后半句话,沈碧螺并未说出口,而是在心中暗道。

毕竟危险就要来了。

“我不明白小姐的意思。”

兴许是沈碧螺这话说的有些委婉,所以陆南瑾不太明白她的用意。

只不过沈碧螺觉得,若是将真相告诉他,说有人要来刺杀你,说不定还会徒生事端。

自己现在在陆南瑾心里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自己说的这番话之后还会引来更多的揣度,到时候只怕就连刺杀的锅都要扣在她脑袋上。

于是沈碧螺干脆板着脸说道:

“这院子毕竟是我住的院子,院子里头还是女眷居多。你一个大男人,总不能每天没事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吧?所以你若是喜欢在屋子里呆着那就最好,免得大家都不方便。”

沈碧螺知道自己这个借口有些拙劣,因为在自己的园中明明还有不少家丁前前后后的忙活。

可是陆南瑾似乎是早已经习惯了她阴晴不定的个性,所以说对于沈碧螺的话他并没有多问,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

“既然七小姐都说了那么也好,我也不爱出去走动。”

说完陆南瑾回到了自己的桌前,将沈碧螺拿起来翻看的诗词整理了一番又放回了原处,还回头问道:

“七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这话就是傻子也听得出来,他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沈碧螺也不好多留,只是回头又扫了一眼陆南瑾空荡荡的屋子没再多说什么,便走出了房门。

房门关上之时,沈碧螺回头冲着陆南瑾的房间,吐了吐舌头,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哼,你以为我愿意在你这儿呆?你个冰块脸。”

正当沈碧螺在房间门口搞怪的时候,陆南瑾的房门却又打开了,恰好对上了正在做鬼脸的沈碧螺。

陆南瑾的眼神里头闪过一丝怪异,就连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沈碧螺的鬼脸还没来得及收回,看到陆南瑾只能连忙收敛了神色,故作淡定问道:

“不是说不让你出来随便走动吗?现在怎么又出来了?”

陆南瑾此时也收敛了脸上奇怪的神色又换做一张冰层厚重的脸,拿出一个荷包递到了沈碧螺的面前。

这个荷包乃是前些日子沈碧螺交给他的,里面装这些银子是想让陆南瑾若是绿衣的病迟迟不好,而他又信不过自己,便让他带着绿衣去外头的医馆瞧瞧,免得到时候因为一个不信任,反而害了绿衣。

虽说沈碧螺总觉得绿衣哪里不对劲,但是若是他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自己下毒的罪名,可就真的洗刷不清了。

再者,沈碧螺自己也是为医生,医者仁心的道理还是明白的,无论如何都要先救人才是。

陆南瑾递过来的荷包之上绣着精致好看的牡丹花纹。

原主喜欢牡丹花,虽说瞧着眼熟,但是却开的热烈。

陆南瑾冷着一张脸将荷包递到了沈碧螺眼前说道:

“如今绿衣瞧着应该已经没事了,这荷包你的银子我也用不上,就还给小姐吧。”

沈碧螺瞥了一眼陆南瑾手中的荷包,眉头轻挑,一对美眸眼波流转,问道:

“就这样?”

陆南瑾似乎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也是奇怪的问道:

“七小姐的意思是?”

沈碧螺在心里暗自翻了个大白眼。

重点不应该是荷包和银子好吗?重点是现在绿衣好了是吃自己的药治好的,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她没有下毒呀,否则她又何必下毒之后再来讨好。

他呢?

瞧着沈碧螺并没有要收荷包的意思,陆南瑾似乎明白了他的这句话沉下脸色来说道:

“虽然绿衣确实是吃了七小姐开的药方好的,但是也并没有证据说这毒药就不是七小姐下的了。”

这下沈碧螺真想跳起来。把陆南瑾的脑瓜给撬开看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看来他还真是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不会相信自己。

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偏见还是太大了,一时半会儿怕是改变不了了。

陆南瑾说完这话的时候,别过头去不看沈碧螺的眼神,似乎并不想与她争辩。

而沈碧螺这一次也懒得跟他争辩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