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做什么

然而陆南瑾坐下来。在他的对面抬眸看他一对眼睛,古井不波。

黝黑的瞳仁之中,还是藏着一汪深潭。

“我问的是七小姐,您最近到底怎么了?我记得您昨天也说过我陆南瑾如今没有什么值得你讨好的地方,那您现在这是在做什么?为何突然之间要对我好?若是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的话,那我奉劝七小姐一句,还是趁早放弃吧。陆南瑾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七小姐得到的东西了。”

沈碧螺这下是真的气坏了。一股子火从胸口直冲脑门。

气的太阳穴都有些发疼,这个冰块什么时候才能够明白自己这是真心的想对他好,也不是图他什么。

不过这话说起来沈碧螺自己也有些心虚,其实她也是有所图的。

毕竟自己可不想跟原书的原著一样当个炮灰女配,没活过几十章就挂了,还牵连了这侯府上下的小家伙们。

可要说她完全是因为这个吧,似乎也不是。

若是她愿意,其实她大可以直接将陆南瑾抹杀掉,那么便不会出现后面的事情了。

那时候侯府还是侯府,她仍旧是她,只是即便陆南瑾再想报复也没有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偏偏选择了最辛苦的那条路,那边是挽回自己和那群小家伙们在陆南瑾心中的形象。

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话沈碧螺是在心中问着自己,可是却一不小心说出了口。

陆南瑾听到沈碧螺的话,眉头一蹙问道:

“七小姐您说什么?”

沈碧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将心里想的话通通说了出来,于是只好摆了摆手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就随便那么一说。就像我对你一样,也就随便那么一好,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是看心情,我想对你好,谁也拦不住反正你摆脱不了,不如就接着吧。”

这一次陆南瑾的反应并没有过于激烈,也没有露出奇怪的神情。

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半晌,终究只是默然的点了点头,看着书桌上面的一摞子书,在诗词之中甚至还夹杂着几本兵书。

沈碧螺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将兵书送到他面前。

最终她只等来了陆南瑾一句连语气都有些模糊的话:

多谢了。

听到陆南瑾居然跟自己说谢谢,沈碧螺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的天哪,这快冰块是终于要融化了吗?

还没来得及高兴起来,就见陆南瑾的眼神已经落在了书上面。

仍旧是之前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只不过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书的兴趣可比对自己的兴趣大多了。

虽说只是见到了冰山微微融化的一角,但是沈碧螺的心里已经十分满意了。

毕竟这种事情还是得慢慢来,不过只要能够看到成效,就已经很不错了。

沈碧螺看着陆南瑾已经打开一本书翻看起来,当她看到那本书的封页时,脸上顿时有些尴尬,连忙说道:

“嗯,不好意思,这本书是我拿错了。”

原来在诗词和兵书之间,还夹着一本医书。

封面边写着黄帝内经四个大字。

沈碧螺伸手连忙想将书拿过来,可是陆南瑾却顺势将书往身后一拉,沈碧螺一下子没能站稳,整个人便差点扑到了陆南瑾的怀中。

谁说陆南瑾总是冷着一张脸,让人觉得他的身上总是笼罩着一股不愿让人靠近的冰冷气息。

但是此时倒在陆南瑾怀中的沈碧螺却猛然之间被一股暖意包围,他的身体真的好温暖。

也不知道他的这颗心是否也会如同他的身体一般是如此的温热柔和。

沈碧螺一抬头便正对上陆南瑾的脸,原本以为自己抬眸便能够看到一双连接着冰碴的眼睛,但是却没想到他抬头的时候竟然看到陆南瑾的脸上斑驳的伤痕之下,居然泛起了一层红晕。

她一下子愣住了,原来这个男人也会害羞。

这个时候沈碧螺才发现,陆南瑾的身体不知为何僵硬了,似乎动也不敢动。

沈碧螺心里头忍不住大呼,他该不会还没有碰过女人吧?

莫非这是他第一次与女孩子有身体接触?

从她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陆南瑾下额精致的线条,虽然脸上的皮肤已经被疤痕涵盖了大半,但是那双眼睛却仍旧灿若星辰,好似扯下的夜幕,埋在瞳孔之中一般。

而此时这双漂亮的眼睛似乎有些闪躲,不敢与自己对视。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一下子没站稳。”

沈碧螺仍旧趴在陆南瑾身上,还没起来,看着陆南瑾闪躲的眼神,便先开口道了歉。

可是,陆南瑾的身子依旧是一动不动,半晌才终于开口说道:

“七小姐您在道歉之前能否先站起来?”

而此时沈碧螺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原来她不在的时候,陆南瑾一只手正握着书本儿一只手恰好放在大腿之上,她这一倒下,才刚发育的充满弹性的**,便正好落在了他的大手之上。

也难怪为什么自己倒下之后,他竟然一动不动,甚至连手指头都不敢挪动一下。

怪不得,甚至在瞬间就红了脸。

沈碧螺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猛然站了起来,刚刚她还在嘲笑陆南瑾这样的人居然也会红,只是他自己的脸却红到了耳后根。

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别说陆南瑾没碰过女孩子,她自己也没有被男孩子碰过呀,这可是生平第一次。

刚刚没有意识到也就罢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让她一下子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屋子里面的气氛一下子尴尬下来,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各自红着脸别过脑袋。

沈碧螺一对眼珠子在眼眶之中打转,咬着下嘴唇,思付这该如何接接下来的话题,毕竟眼下的气氛实在是太尴尬了。

好像占便宜的人是他一般,陆南瑾竟然表现得比她还要害羞。

虽说沈碧螺并没有从陆南瑾脸上看出什么奇怪的神色,但是却也能够瞧得出来,虽然陆南瑾在努力保持冷静,但是他那微微泛红的脸已经出卖了他那张脸。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