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偷听

“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如此时辰也不早了,我也不好在七小姐房内多留传出去了惹人闲话,就先告辞了。”

沈碧螺扭着细腰,连忙站起来送走了人,正要关门的时候便看到对门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

她一抬头便对上一双冰冷的眸子,陆南瑾站在门内,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刚刚离开的云傲世子。

面无表情,一句话也没说,又关上门退了回去。

沈碧螺看到那冰块儿脸出来又进去,心里头忍不住狂跳。

刚刚自己跟云傲世子的话,他不会都听到了吧?

只不过这个念头转瞬即逝,摇了摇头,她便又退回了房间。

找到之前云傲世子提过的珠翠,赶紧拿出来。

毕竟云傲世子临走的时候还要转过头来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她,明日去了宫里,在晚宴上可一定要带上这珠翠。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沈碧螺还是先应下了。

这会儿云傲世子走了,沈碧螺才急忙把珠翠翻出来。

之前那会自己刚到这个世界见云傲世子的时候心里头还想着别的事情,也不太习惯这具身子,所以当时对云傲世子的话和这珠翠都没有上心。

此时拿出来沈碧螺才发现,这珊瑚珠翠还真是精致。

光是看成色,便知道价格不菲。

只不过沈碧螺心中有些奇了怪了,原主当真跟云傲世子的关系好到如此地步,他居然会送自己这么昂贵的珠翠,就为了让自己去勾搭三皇子?

要说这年头有谁是无利不起早的,沈碧螺还真不相信。

只是为什么自己勾搭一个三皇子,云傲世子会如此上心?

三皇子又不是什么太子候选人,上心了也没用啊。

不过这事儿沈碧螺一时之间想不通,毕竟她也不知道原主跟云傲世子之间的关系,到底好到什么地步。

于是他便将珠翠先拿出来自己看了看,试戴了一下,可是她刚带了一下,沈碧螺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珠子好香呀。

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异香,不知从何而来。

这是沈碧螺凭借着自己多年行医的习惯,再加上来到这儿之后看了不少有关中医的东西,她总觉得这股香味有些奇怪,连忙将珠翠摘下来,拿在手中仔细查看。

此时,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沈碧螺刚察看了一眼这珠翠,便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难怪云傲世子说自己一定要带上这珠翠到三皇子面前,多跟他说说话,便一定可以吸引他的目光?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一定的事情,无非都是人为*纵罢了。

而云傲世子敢这么肯定的话,不是没有原因的。

原因,就出在这珠翠之上……

第二天一早,整个侯府上下又为了沈碧螺要进宫的事情忙里忙外。

虽说原主的爹在皇宫之中的地位不低,且母亲顾朝君是当今皇上姑母之女,贵为郡主。

但是自从侯府之中没了男主人之后,他们这些女子能够进宫的机会便少之又少。

而一旦跟宫中断了联系,即便身份再怎么尊贵,没了宫里的关系,他人也不是不会骑到头上来。

所以说,对于沈碧螺进宫的仪式侯府上上下下看得都十分要紧。

光是这宫里的礼仪便讲了十遍有余,都是些陈词滥调。

沈碧螺在现代的时候看了那么多宫廷剧,再怎么样也能记得了。

不过侯府中的许多老人似乎还是不放心,给沈碧螺讲了一遍又一遍,听得她耳朵都起茧子了。

不过此时她也才知道,原来今日也是原主第一次入宫。

并且顾昭君不在,她代表侯府独自入宫,也难怪侯府之内会如此看重她入宫的事情。

自从陆南瑾搬到了沈碧螺的院中来之后,虽说一开始都不乐意出门,但是后头慢慢的也会出门走走。

而今天侯府上下忙的乱成了一团,偏偏那间屋子的主人却从没有打开过门。

沈碧螺穿着一身华服,路过陆南瑾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往里头看了看。

依旧是紧闭的房门,只是她有些好奇房间的主人到底在做什么?

更多的便是担心了,毕竟她是这府之中唯一一个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的人。

虽然她知道今天晚上陆南瑾会发生什么,但是却不知道自己会在皇宫之内发生什么。

可是她的一颗心却还是放在陆南瑾这里,毕竟今天晚上对于她和对于陆南瑾来说,有十分重要的转折。

所以今天晚上她必须阻止悲剧发生。

许是因为心里不放心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已经走到了陆南瑾的门口。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敲开了陆南瑾的门,开门便又能看见那张常年不见温度的脸。

沈碧螺看着这张脸便觉得有些心虚,连忙挪开了眼神打着哈哈:

“那个,今天天气看起来还不错啊!”

可是陆南瑾似乎没有跟她开玩笑的兴致,直截了当的问道:

“七小姐有什么事吗?”

沈碧螺不想把自己的目的表现得过于明白,笑了笑说道:

“没事啊,我就是来看看你。怎么啦?不可以吗?”

陆南瑾一双狭长的眼睛深不见底,冰冷如寒潭。

望着沈碧螺的时候眼神更是漠然:

“七小姐,今夜就要入宫了,还有闲心来我这里看看吗?有什么事情就请七小姐直说吧。”

沈碧螺心说,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自己明明是关心啊,关心懂不懂?一点儿也不领情。

虽然她也知道要融化这张冰块脸,怕是没那么容易,但是却也没想到,居然这么难。

在这儿热脸贴他的冷屁股,却还是不见他那双眼珠子里头的冰碴有一丝融化的迹象。

沈碧螺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挤出了笑容说道:

“我没事难道就不能来你这儿看看吗?毕竟陆公子现在也是住在我的院子里,我想来看看就来看看,不行吗?”

对于沈碧螺耍无赖般的回答,陆南瑾仍旧毫无反应,只是点了点头:

“整个侯府都是七小姐的,七小姐想去哪就去哪,我管不着。”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