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管不着

说完话,陆南瑾便回身进了屋子。

沈碧螺原本气得想走,但是一想到今夜的事情,她便叹了口气又跟了进去。

房间里几日不见又多了一些纸张,可是这些日子,她几乎每日都派人送来新的宣纸,但是陆南瑾却还是会把宣纸的背面也写满了字。

沈碧螺一看便笑了:

“看不出来你这么节约。我都派人给你送了这么多纸墨笔砚过来,你还是要把宣纸的背面也写满。”

陆南瑾目光从地上堆着的一沓纸上扫过,没有回答。

沈碧螺也知道他是什么德性,懒得跟他计较,便又背着他翻了个白眼,将地上的宣纸拿起来看了看。

跟之前一样,无非都是些诗词罢了。

沈碧螺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心里面暗自喃喃道:

这人的品味怎么一天一个样?前些日子喜欢的诗词还是豪放派的,这些日子怎么就转婉约派的了?

不过也只是一时吐槽,并未多想便将宣纸放回了原处。

回到桌前坐着,陆南瑾已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沈碧螺也不客气,上前便自己倒茶,仿佛这是自己的屋子一样。

反正无论她说什么陆南瑾都会怀疑,于是沈碧螺倒是觉得在他这儿反而轻松了不少。

在外头还需要小心翼翼的,在他这儿反正做什么他都觉得自己不安好心,倒是自在了许多。

“对了,你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话吧,今天晚上你就哪也别去了,就在屋子里呆着算了。”

陆南瑾眉头一挑,问道:

“为何?”

沈碧螺将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心里头又是个大白眼儿。

看看这个人的疑心病什么时候能治好,自己也是为了他好,估摸着这会儿他又在心里面揣测自己今天晚上,琢磨了什么害他的手段了吧?

沈碧螺并未解释。

“让你别出门,你就别出门是了,哪有那么多问题,再说了你平日里晚上不也不爱出来吗?”

陆南瑾一听沈碧螺的话,嘴角勾起一个似是嘲讽的弧度说道:

“既然七小姐也知道,我平日里就不怎么出门,那为何又要专程来交代这么一趟呢?七小姐,这算不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听到陆南瑾的话,沈碧螺觉得自己简直快被这人气出心肌梗塞了。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按照陆南瑾平日里的性格,别说晚上他不会出来乱逛了,就算是大白天他也不爱出门。

只是她哪知道这人今天晚上会不会发什么神经,毕竟在原书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今天晚上就会有人来刺杀他。

自己已经特地交代了侯府之中的侍卫,今天晚上看好这间屋子,万一他要是发神经,平时不爱溜达,今天晚上偏要屋里出来夜游呢?

所以沈碧螺才会专门来交代这么一句,可是这会儿,她算是彻底被陆南瑾的三言两语给惹怒了。

见自己不管做什么说什么,他都觉着自己没安好心。

联系到今天晚上将要发生的事情,沈碧螺就一拍桌子怒道:

“你爱出来不出来!”

说完这句话,沈碧螺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着急了。

但是回过神来,又对上了陆南瑾略显阴沉的眼神。

此时陆南瑾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双精致的瞳仁之中,缭绕着一层迷雾。

“七小姐为何如此急迫?难道我今天晚上出不出这道门,有何影响不成?”

看着陆南瑾开口便是怀疑的语气,沈碧螺原本还觉着自己刚才说话说重了是不是有些不太好,但是一听他这么说沈碧螺是又气又无奈。

心道: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你又何必问那么多呢?你要是实在信不过我,不按照我说的做不就完了吗?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这也是气话罢了。

要是陆南瑾今天晚上真的出了什么差池,那么之前她无论做了多少,最后都是前功尽弃。

到头来,所有的走向还是会按照之前那样。

虽然,她不一定会像原主那样痛恨陆南瑾,但是顾昭君若是因为陆南瑾而死,那无论怎么说,陆南瑾身上都背上了侯府的一条人命,今后侯府与陆南瑾之间只怕也互不相容了。

如今因为自己的原因,大家还可以勉强将他当做一个透明人一般不搭理便是。

但若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只怕就算自己横在中间,陆南瑾也不能再继续呆在侯府之中啊。

所以沈碧螺思索半晌,仍旧是静下心来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让你出来是为了你好,我不管你以后有多不相信我,但是今天晚上你千万不要出门,就呆在这屋子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出来,明白吗?”

原本面对沈碧螺疑心重重的陆南瑾,一听这话,没有回答。

但是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已经算是给沈碧螺的答案了。

沈碧螺这下当真是无奈,只好摇摇头道:

“陆南瑾啊,陆南瑾,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吗?我能害死你是怎么?我要是想你死有一万种方法,何必非要跟你弄这些阴谋诡计呢?这句话光是这些天我就给你说了不下一万遍了,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陆南瑾终于收敛了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语气冰冷道:

“七小姐想要做什么我自然是不知道的。我也知道七小姐平日里总爱找些乐子,毕竟生活如此无聊,像小姐这样的富贵闲人,乐趣总是与他人有些不同的。”

听陆南瑾这话沈碧螺算是明白了,直到现在陆南瑾还以为自己对他好,是在拿他找乐子呢。

陆南瑾摇了摇头:

“如果七小姐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还请你先回去吧,毕竟你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让他人看去也是损了七小姐的清白。”

沈碧螺这下算是彻底无奈了,站起来盯着陆南瑾看了半晌,最后只是气的长叹了一口气。

你这个大冰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融化呀?就算我融化不了你,那你好歹你听我一次吧?

陆南瑾抬头,眼神尖锐。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