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似是故人来

可是沈碧螺偏偏什么也想不起来,她身边这名被称作琴儿的年轻女子,一见到妇人,便松开了沈碧螺的手朝着她走了过去。

“哎呀,娘亲。你是不知道刚刚沈姐姐居然跟我打招呼呢!”

琴儿说这话转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沈碧螺。

这会儿沈碧螺瞧着她脸上的灿烂笑意,无论怎么样都看不出来善意。

沈碧螺忍不住心里暗自感叹,这皇城里头的人演技就是好呀。

刚刚她跟自己打招呼的时候,她还真以为这个女孩子跟原主应该是关系较好的朋友来着,没想到一扭脸,这小姑娘就变了脸。

明明还是笑着的,但是那双眼眼睛看着自己,自己总觉得能察觉到不少的恶意。

妇人听到琴儿的话,冷冷的朝着她扫过来一个眼神,嗤笑一声道:

“呵呵,琴儿啊。咱们到了这皇城里头啊,说话做事,可就得处处小心。你跟什么样的人结交,别人便会认为你是什么样的人,所以这招呼,还是别乱打的好。”

一听这话,沈碧螺便忍不住微微皱眉。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沈碧螺能听得出来,这是在骂她呢。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名妇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是光从她说话的语气,沈碧螺便能够断定,想必应该是跟侯府过不去的。

哪怕跟侯府没有什么渊源,但是跟自个儿一定是过不去。

既然知道是个危险人物,沈碧螺也没心思继续纠缠。

转身便拉着身边一脸不高兴的小翠说道:

“小翠啊,好像该咱们检查了。走吧。”

小翠虽说满脸不开心,气的一张小脸都鼓了,可是沈碧螺发话她也不敢耽误,只是点了点头,准备跟着沈碧螺离开。

沈碧螺刚迈出一步,便听到身后的妇人阴阳怪气道:

“呦,看来这侯府的人。就是不一般呀!也不知道顾昭君是如何教孩子的。这侯府的七小姐,如今可是越来越嚣张了,见着我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就打算走了。”

琴儿一听也是跟着煽风点火,声音不大不小,恰好吸引了周围的一帮子人。

“是呀娘亲。从前沈姐姐见到您好歹还得上前来打个招呼呢,看看现在越发嚣张了,也不知道啊。是谁给她的勇气,竟然连娘亲都敢忽视。她难道不知道,哪怕是她的娘亲在此见着您了,也得乖乖上来打个招呼吗?”

沈碧螺原本觉着自己进了皇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便不要去招惹打算一走了之。

可是对方却没有要放过自己的意思,反而抓着自个儿不放。

刚刚说自己两句也就算了,可是这会儿偏偏提到了顾昭君。

虽然说现在侯府是自己在管事,但是顾昭君好歹是侯府之上坐在主位上的人,这两母女字句之间全都是对侯府的不屑,对顾昭君的不屑侮辱了顾昭君,不就是侮辱了侯府吗?

虽然她还没见过自己这个便宜娘亲,但是对方都骑到自个儿头上来了,她若还是充耳不闻,只怕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侯府也会被人所耻笑。

而此时,旁人听到这头的对话也纷纷围了过来。

不少夫人小姐的一见着是沈碧螺,脸上纷纷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这七小姐呀,怕是还不明白如今的形势吧,侯爷都不知去世多久了,怎么还把自己当成当初的侯府大小姐?”

“就是呀,如今的侯府谁不知道不就剩下一群女流啊?家里头呀,没个男人在。封的位份再高也没有用!”

“就是就是,从前这七小姐见着人就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如今还是这样。看来侯府那位郡主在子女的教养方面做得并不怎么样嘛。”

周围人议论纷纷,全都传进了沈碧螺的耳朵。

沈碧螺似笑非笑的望向挑事儿的那对母女,心中只觉得好笑。

这俩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自己打招呼也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

看来多半是原主造的孽吧?

似乎看见了沈碧螺的眼神,那位打扮华丽的妇人又是冷冷一笑:

“怎么着七小姐?看你这眼神是打算跟原来一样,准备胡搅蛮缠了?”

一听这话沈碧螺眼神一动,心说果然看来眼前这对母女,多半又是这原主给自己惹的烂摊子。

心中长叹一声,原主啊原主,难怪你成了女配角。

瞧瞧你这四处树敌的德性就不能老实点儿吗?现在还得害得我来给你收拾烂摊子。

只不过感叹归感叹,如今在这具身子里的毕竟是她自己。

但是该打理的烂摊子还得她自己来打理。

于是她没忙着接话,而是用手肘子捅了捅旁边的小翠,低声问道:

“这俩人是谁呀?”

原本气鼓鼓的小翠,一听这话眼珠子都瞪大了,连忙低声问道:

“七小姐,您原来已经目中无人到了这种地步吗?还是说您是故意问我的?”

沈碧螺一听这话便满脸黑线,先说看来照着小翠这么个说法,这俩人应该跟原主的渊源还挺深。

于是她轻咳了一声说道:

“我最近生病了,记性不好你也知道。我许久没有出门了,所以侯府外头的人和事好多都忘了,你提前提醒我。”

小翠虽然脸上还带着狐疑,但是沈碧螺的话她也不敢多问,只是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位夫人是相爷府的大夫人,而被称为琴儿的那位小姐便是相府的大小姐。苏琴。”

相府侯府,虽说原书里头没有特地提到过二者之间的关系,但是沈碧螺却记得里面提到过一句说以前和侯府还算是交好。

侯爷,也就是他的那个便宜老爹曾经跟相爷乃是同窗好友。

只不过后头侯爷去参军打仗,挣了军功,而相爷则是选择了从文,入了朝,成了一名言官。

照这个意思来说,他们俩人应该关系很好,而侯府和相府的关系,也应该不错才是。

但是这会儿,看着相府大夫人和那个苏琴说话的语气来看,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知晓了对方的身份,沈碧螺唇角带笑,走上前来,立于二人之前。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