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让你没话说

她刚站定,刚刚那名还冷嘲热讽的小丫头苏琴便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沈碧螺便能看出来,看来原主给这位苏琴小姐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呀。

只怕刚刚她能上前来跟自己打招呼,也是因为自己这位娘亲在身边罢了。

于是,沈碧螺眼角带笑,声音甜美道:

“苏夫人,苏小姐这话可有些不对吧?方才苏小姐来与我打招呼,我便已经做了回应,可是苏夫人偏偏说了苏小姐一顿还告诉苏小姐,不要随意跟人打招呼。苏夫人毕竟是长辈,长辈的话我自然是要听的。您都说了让苏小姐不要随便跟人打招呼,我觉着我也应该这般才是,所以这才没有跟苏夫人打招呼。没想到,倒把苏夫人给冷落了,如此说来还真是我的不是。苏夫人,碧螺这就给夫人道歉。”

沈碧螺说完还有礼的冲着这位苏夫人行了个礼,算是道过歉了。

她这一行里不要紧,要紧的是旁边看的人和受礼的人人人都是面面相觑。

这七小姐是怎么了?

吃错药啦?

要是按照她往常的性子,只怕早就已经大吵大闹起来。

她那德行哪受得了别人对她冷嘲热讽的呀,别说这是皇宫啊,就算当着皇上的面估计他也能闹起来。

今儿个怎么还学会自个做小了?竟然还冲着苏夫人和苏琴道歉。

别说旁人惊讶,就连苏夫人和苏琴也有些不敢相信自个的眼睛,眼前这人还是沈碧螺吗?

苏琴便记得从前,自己因为一点事得罪了沈碧螺,可是被她千方百计的报复了一番,到现在都还有心理阴影呢。

而且方才她们母女二人这一番话,不就是为了激怒沈碧螺,让她在这皇城门口大吵大闹吗?

毕竟今天来的可都是皇亲国戚,在这儿的也都是朝中重臣的家眷。

对于他们来讲,巴不得沈碧螺大吵大闹,把事儿闹大了才好,到时候丢的也是侯府的人。

反正现在侯爷已经过世了,那座侯府虽说侯爷军功显赫,加上顾昭君有贵为郡主的身份,但是家里的男人没了那座侯府也不过是一座空壳罢了。

从前苏夫人被顾昭君踩在脚下,苏秦被沈碧螺欺负,现在正是报复的时候。

原本他们都已经等着看好戏了,可是却没想到沈碧螺竟然低头道歉了,这倒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不过诧异之后二人便是嘲讽一笑苏夫人瞧着她这般有礼的模样,反而眼中尽是鄙夷:

“哟,看不出来呀。咱们这侯府的七小姐,可是出了名的刁蛮任性。如今侯爷去世了,你倒是也学会了跟人道歉了,看来七小姐还真是会审时度势啊。”

沈碧螺又不傻,听得出来苏夫人这话是话中有话。

明面上是在夸奖她,其实暗地里却是在嘲讽,现在侯府没人给她做靠山了,她也只能低头做小了。

果然苏夫人话音刚落,她便听到旁人传来几声嗤笑。

“是呀,如今自个儿是什么地位,自个儿心里也该有点数,不像从前那样,没人会护着你。那咱们郡主别的没教好,审时度势还教的挺不错。瞧瞧今日宫宴,郡主自己都没来,倒是让自个儿的女儿来了。咱们等会儿进了宫都是各自家的丈夫和儿子坐在一起,也不知道侯府就来了一名女眷,等会儿这位置该坐在什么地方才合适啊?”

旁人絮絮叨叨的议论沈碧螺可都听出来了,这一个个的不就是在嘲讽侯府,现在没有男人了吗?

沈碧螺也知道这里是皇城皇上的眼皮子底下自己不是胡闹的地方。

于是即便周围人的嘲讽之声已经让她想不听都不行了,她也仍旧是微微一笑,冲着苏夫人欠了欠身,嘴唇一勾道:

“是呀,众位夫人小姐可真好。靠着自家的丈夫和儿子,便能够入宫参加宫宴,我真是羡慕的紧呢,不像我们侯府,我爹爹去世也有些年月了。如今参加宫宴,来的也只能是家中的女流之辈。跟众位有丈夫,儿子可以依靠的夫人和小姐比起来。还真是羞愧呢。”

沈碧螺这话说的轻描淡写似是自谦,其实一句话便把方才羞辱全都还了回去。

总结下来就是一个意思——说白了你们就是靠男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人一听沈碧螺的话,便察觉到了这话里头有些不对劲,刚准备站出来斥责便迎上了沈碧螺一脸疑惑的神情。

“这位夫人我不明白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方才各位不也是这样说的吗?诸位入宫之后便能与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坐在一起,而我们好苦,如今没有男丁在,便只有我独身前来。小女不过是陈述事实罢了,莫非夫人听出了什么别的味道?”

沈碧螺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狐疑,又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倒是让人没法接话。

苏夫人沉着一张脸,脸色实在说不上好看,可是沈碧螺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也没法继续为难她。

毕竟如今她们也是一脚站在宫城之中了,若是沈碧螺方才大吵大闹,说不准她现在还能抓着这件事情不放。

但是偏偏沈碧螺今天居然跟吃错药似的,扭头跟她道了个歉,虽然后头沈碧螺这话说的不中听,但也确实是事实。

话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她想说自己什么意思都可以。

她们即便是抓着这事儿不放,被说出去也会让人说她们胡搅蛮缠为难侯府孤女罢了。

苏琴扯了扯自家母亲的衣袖,低声问道:

“娘亲,今儿这沈碧螺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她跟变了个人似的,有些不对劲呀。”

苏夫人沉着脸,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而自个儿换上另一张笑脸说道:

“七小姐,还真是巧言善变呀。不过今日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既然七小姐方才都道过歉了。那么我身为长辈,也就不再跟七小姐计较了。”

一听这话沈碧螺便忍不住在心里暗自吐槽,这位苏夫人还真是要脸,自己敢道歉她还真敢收着。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