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相爷苏傲

听到云傲世子的夸奖沈碧螺只是微微一笑,谦逊道:

“云傲世子过奖了。其实小女内心已然十分澎湃,只不过我今日进宫,毕竟代表着侯府的颜面。总不能我与小翠一般也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若是被他人看了去,只怕会看扁了我们侯府。”

说着话,沈碧螺又瞟了一眼身边的小翠。说道:

“怎么样小翠,你还要继续这样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吗?”

其实从前小翠被沈碧螺骂过不少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沈碧螺明明是在说她没见过世面,但是小翠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委屈。

反而能感觉到如今的沈碧螺跟从前骂她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不仅不觉得憋屈,反而如同受到了鼓舞一般。

定定的点了点头:

“小姐您放心,今日小翠一定不会给侯府丢人的。”

沈碧螺见到小翠这一副少先队员宣誓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

“好,既然你说了,我就相信你,不过你要是实在憋不住也没关系。毕竟你也确实是好奇一些也没什么,不至于丢人。”

而小翠脸上的神色却越发坚定了一些,努力不让自己流露出一副乡巴佬的模样。

二人的所作所为,一旁的云傲世子都看在眼里。

他的眼睛落在了还带着笑意的沈碧螺身上,眼底闪过一丝别有深意的神色,似乎对沈碧螺多有揣摩。

这眼神沈碧螺并没有注意到,可是云傲世子却在心里头暗自打鼓。

今儿这沈碧螺是怎么了?

怎么感觉跟平日里有些不太一样,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从前的沈碧螺可绝对不会跟下人说这样的话。

不过奇怪归奇怪,可是云傲世子却仍旧将心中的疑惑全都给憋了回去,毕竟今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不能被眼前的这些耽误了心思。

在宫宴开始之前,众人便都要在大殿之前落座。

这宫宴的位置可不是随便乱做的,每个人根据身份地位的不同,安排的位置也有所不同。

沈碧螺一进入大殿便有专门的太监迎上来,询问了沈碧螺的身份,检查了她的牌子,便带着他走到自己的位置之上。

云傲世子也有专门的位置,自然是与他的父亲八王爷坐在一块。

在临别之前,云傲世子还专门冲着沈碧螺挤眉弄眼使了个眼色。

示意她看看大殿旁边的几个位置,沈碧螺明白他的意思,无非就是说三皇子等会儿便坐在那儿。

沈碧螺嘴角带笑,冲着他微微点了个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看到沈碧螺点头云傲世子这才放心的跟着太监去了自个儿的位子。

沈碧螺落座之后才明白什么叫做冤家路窄。

原来按照规矩,他们侯府与相府的位置是排在一块的,也就是说沈碧螺等会落座,便是坐在苏夫人和苏琴旁边。

只不过这会儿坐在他旁边位置的可不仅仅是苏氏母女二人,还有相爷也在。

沈碧螺身为小辈,自然是得主动去上前打招呼的。

苏琴一看到沈碧螺走过来,冷哼一声,别过了头,似乎不想见到她。

瞧着你苏琴那一脸见到了瘟神的模样,沈碧螺心里头也暗自翻了个白眼,你不想见到我老娘还不想见到你呢。

但是,大殿之上有不少大人物,沈碧螺觉得既然代表着侯府,那么便不能不懂礼貌。

无论跟苏氏母女再怎么看不过眼,这相爷在场,她还是得上前去打个招呼。

于是沈碧螺主动起身,走到相爷苏傲面前主动欠了欠身,有礼的说道:

“小女侯府沈碧螺,给相爷请安了。”

苏傲似乎并没有苏氏母女那般难相处,一看到是沈碧螺过来,便连忙站了起来,笑意和蔼,连带着脸上的络腮胡子都挂上了几分喜色。

沈碧螺记得原书之中描述女配的父亲似乎是个清秀书生的模样,虽说明明是靠着战功做到了当日的位置,可是相比之下,这位从文的相爷看起来反而更像个武夫。

“呦,这不是碧螺吗?没想到你如今都这么大了,自从你父亲去世之后,咱们两家便少有来往。从小我瞧着你便是个聪明的孩子,如今一看,代表侯府来参加晚宴。沈兄泉下有知,也应当欣慰了。”

沈碧螺抬眸便能够看到相爷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掺假,她的心里忍不住更加疑惑了。

看起来苏傲,似乎跟侯府的关系还不错。

那么为什么苏氏母女对侯府的敌意这么大呢?

虽然说心有疑惑,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沈碧螺也不能驳了苏傲的面子,礼貌笑道:

“许久不见,苏伯伯越发英武了。”

苏傲听完这话,似乎十分开心,哈哈一笑说道: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碧螺你不仅长大了,就连嘴也变甜了。好了,等会儿皇上就要来了,咱们也别在这儿站着了,你快回去坐坐吧。”

说完便指了指沈碧螺自己的位置。

按道理来说。自己跟他打完了招呼应当再跟苏夫人和苏琴问好才是。

但是苏傲似乎并没有这个意思,莫非他心里也知道自己跟这两母女过不去?

沈碧螺想弄明白,侯府跟相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关系。

于是她没听苏傲的话,反而转身朝着苏夫人和苏婷又是一笑:

“既然如此,小女便先回去了,在这里跟苏夫人问过好了,还有苏小姐。”

听到沈碧螺居然跟苏琴和苏夫人问好,苏傲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诧异。

也不知道是不是沈碧螺的幻觉,那一瞬间她似乎从苏傲的眼神之中发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苏夫人和苏琴自然一如往常冷着脸,谁也没有搭理她。

她也不觉得自己被人驳了面子,转身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而苏傲落座之后,方才和善大叔的模样便已经消失不见。

冷了一张脸,沈碧螺看到苏傲的眼神,忍不住心中打了个寒战。

那眼神好冷好阴沉。

看来这侯府跟相府的关系,想象之中更加微妙。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