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有毒的珠翠

没事,还是不要去招惹相府的人了。

沈碧螺心里头已经打定了主意,毕竟自己现在势单力薄,府里头还藏着一个陆南瑾。

虽说顾昭君乃是郡主的身份,但是如今侯府之中,确实如同他人所说,没有男丁在,哪怕顾昭君贵为郡主,真出了什么事儿,也不是顾昭君能够一力承担的。

所以还是小心为好,今日的晚宴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

她才刚落座,便听到有人喊道:

“皇上驾到。”

一众官员及家眷尽数起身,沈碧螺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时候她便能看到身旁的小翠就连两条小腿都在发抖,看来这小丫头真是紧张的要命。

只不过这也怪不得她,别说小翠了,就连自己都忍不住觉得有些害怕。

毕竟在现代的时候,她连见到医院的领导都觉得紧张,而如今她在这本书里见到的可是皇上啊。

那个万人之上的人物,一句话便能救人一句话便能杀人。

如今就要活生生出现在她眼前,让她怎么能不紧张呢?

不过紧张过后,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沈碧螺此时还敢微微抬头,余光之中便看到走在开头的那个中年男子。

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质,一身黄袍往大殿之上一座,便能够震慑全场。

沈碧螺心里暗自咋舌,可能这就是龙威吧?

男人的身后跟着几名年轻男子,走在最开头的那位,看样子已经快三十左右。

也是留着胡子,相貌严肃。

如果沈碧螺没猜错的话,这便是大皇子。

原本身为二皇子的陆南瑾,此时在他们候府之中。

那么想必跟在大皇子身后的便是原主今天晚上想勾搭的那位三皇子了吧?

三皇子的相貌,沈碧螺不得不感叹原主别的不行,这眼光还是不错的。

虽然听说三皇子的口碑并不如何,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但是,这张皮相长得还是不错的。

沈碧螺没有亲眼见到过陆南瑾毁容之前的容貌,但是这三皇子身上带着一股邪魅之气。

那一双桃花眼倒是跟陆南瑾几乎如出一辙。不过,他的这双眼睛里头,带着斜视的味道,而陆南瑾的那双眼睛却让人觉得自身身处寒潭,除了冷便是冷。

那双眼睛里头,沈碧螺几乎看不到其他的情感。

三皇子十分敏锐,似乎注意到了沈碧螺的眼神,朝着下边望过来。与沈碧螺的眼神恰好撞上。

沈碧螺并没有慌乱,也没有挪开眼神,反而。只是冲着他微微一笑。

还没等三皇子自个儿挪开眼神,沈碧螺便已经将目光落到了其他人的身上,无视掉了三皇子的眼睛。

倒也不是沈碧螺故意不想搭理三皇子,只是她总觉得今天晚上勾引三皇子的这个计策,背后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所以沈碧螺已经下定了决心,今天晚上绝对不能够跟三皇子有些什么牵扯,否则她总觉得的今天晚上肯定还要出什么别的事情。

晚宴开始。

虽说侯府的地位还算高,再加上有顾昭君的郡主身份,他们的位置算是靠前的。

但是,挨着相府,却被相府遮的严严实实,毕竟相府的家眷便有不少,除了苏傲苏夫人和苏琴,还有苏傲的两个儿子也在当场。

相比之下,他们侯府这边就来了她这一个女子,要不起眼得多。

沈碧螺觉得这样也好,好歹能安生的吃一顿饭。

不起眼就不起眼,不要生出什么事端就好。

可是偏偏想什么就来什么,沈碧螺自个儿正安心吃饭呢,便听到了一道威严之声传来:

“朕听闻。今日郑国侯府上的家眷也来了。”

旁边的奴才一听主子发话了,连忙上前应道:

“回禀陛下,确有其事。”

“让她上前来见朕。”

沈碧螺连忙把嘴里头的菜全给咽了下去,还灌了自己一口酒,擦了擦嘴,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

心说怎么这么倒霉,自己明明就是想好好吃顿饭,然后抓紧找个由头走了便是,怎么偏偏要让她上前?

可是皇上都发话了,沈碧螺不敢不听,只好急忙走上前去。

可是在走出位置的时候,偏偏出了幺蛾。

她想上前见驾要经过苏琴身边。

在路过苏琴身边的时候,苏琴突然伸出一只脚,一下子将她绊倒在了大堂之上。

她这一倒,顿时便引来了满堂的哄笑声。

见沈碧螺摔倒,那龙椅之上的中年男人也显得有些不悦。

沈碧螺回头看了一眼苏琴,她也是一幅奸计得逞的模样。

只见龙椅之上的皇上皱了皱眉,对着身边的太监问道:

“这是何人,如此不懂礼数?”

身旁的太监对皇上说道:

“这是郑国侯第七女沈碧螺,今日郑国侯府就只来了他一人。”

沈碧螺话语之间已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然后走到大殿之前,在皇帝面前跪倒。

沈碧螺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古时的九五之尊。

但是他知道的是,一旦自己一旦自己礼数不周,那么自己不但会受到周围王公贵族的耻笑。而且如果皇帝一旦发怒,受牵连的就不止他一人,而是侯府上下上百口的性命。

但皇帝确实有些出乎沈碧螺的意料之外。

他只是稍感不悦,但是并没有因此而真的迁怒沈碧螺。

见沈碧螺跪倒在自己的面前,皇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她的衣着打扮,而后温言道:

“你就是郑国侯的第七女?”

沈碧螺有些紧张,但她还是依旧保持镇定,回答道:

“臣女正是郑国侯之女。”

“郑国侯于国有功,但却英年早逝。只有朕那表姐和你们这些孤儿寡母也算不易。朕早听闻你刁蛮任性。今日一见,果是如此。这朝堂上的礼数,难道你的母亲没有教过你吗?”

宫宴之上的王公贵族听闻皇帝的这番话,都觉得皇帝要降罪于沈碧螺。

大部分都人都在幸灾乐祸,特别是苏夫人和苏琴。

沈碧螺抬头与皇帝对视,不卑不亢的说道:“臣女只是出席面圣之时,不慎被绊倒。若臣女之所为,有违宫中礼数,臣女愿一人领罪。望陛下不要殃及家人。”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