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作茧自缚

曲南城回到别墅的时候已至夜半。

他看着桌上略显歪扭的生日蛋糕和精心备置的晚餐,眸间微动。

他差点忘了,今天是他生日。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谁做的。

他走进卧室,发现沈青芜已经睡着。

暖黄的灯光里,她如同婴儿一般蜷缩在床角,眼角挂着泪,似乎睡的极不安稳。

曲南城心底的某处蓦地软了几分。

他放轻脚步,靠近沈青芜,略弯**子,双手撑在沈青芜的两侧,将她拢进自己怀里。

他定定的看着她,被灯光阴影遮住的眸色里有复杂的情绪在翻涌。

她今天不管不顾的跑到酒店,他本应该生气才对,可他现在却只想吻她。

曲南城从不曾掩饰自己对沈青芜的情欲,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他低头含上沈青芜的唇瓣,慢慢的辗转吮吸,又从里退出,一路往下,吻至她**的脖颈、锁骨……

睡梦中的沈青芜只觉有些缺氧的难耐感,脖间还浮起了痒意。

她下意识躲开,嘴里嘟囔着:“念城,别闹……”

曲南城的动作咻地停住。

他抬起头,视线锁牢沈青芜,眼底似有怒意在凝聚。

他骤然起身,单手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的叫出声:“沈青芜!”

沈青芜立时被痛醒。

对上曲南城那双幽寒的瞳眸,她不明所以,难受的皱眉道:“曲南城,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曲南城冷呵一声,质问道,“念城是谁?”

沈青芜微愣,看着曲南城怀疑的目光,一瞬间悲愤、绝望、痛苦……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而起,冲刷着她的理智。

他不信任她。

不管她为他付出了多少,他都不信任她。

她本想等他从酒店回来问个清楚,是不是她误会了什么,现在却觉好没意思。

沈青芜被迫仰着头,破罐子破摔,冷笑道:“怎么?就允许你有别的女人,我就不能找其他男人?我告诉你曲南城,念城就是念城,他比你好一千倍,比你好一万倍!”

“沈、青、芜!”曲南城蓦地加大了手中的力气,额间隐有青筋怒起。

他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淬上了刺骨的寒意,扎的沈青芜几欲无法呼吸。

沈青芜痛苦的溢出了生理性盐水,挣扎道:“曲南城,你放,放手……”

曲南城死死盯着沈青芜,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突然,他眯起眼,用力的甩开她。

她登时如破布娃娃一般跌倒在床角,撞得腰间生疼,眼角生花。

“沈青芜,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曲南城冷冷丢下一句,不再多瞧她一眼,大步离开卧室。

沈青芜看着曲南城离去的背影,顿时悲从心起。

忽然,一道轻微的猫叫声从阳台响起。

沈青芜看过去,一只橘色的小奶猫从阳台漏出的门缝钻了进来。

它步伐不稳的跳到她身侧,轻轻的蹭起她的脸颊。

沈青芜苦笑的扯了扯嘴角,抬手抚摸着橘猫的小脑袋,自嘲道:“念城,你说我这是何必呢?”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