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归来

码头上,雾气很浓。

天刚破晓,船就靠岸了。

林牡丹穿着粉紫色绣金桂花的旗袍,细长如柳枝的手提了一个枣红小行李箱,缓缓跟着拥挤的人群走下船。

她在国外住了十年,今天终于回来了,闻到的却是飞刀血的气息。

她把手伸到了行李箱里。指腹冰凉,触到的飞刀却烫热滑暖。

在回国之前,舅舅发来电报,说周家的人不会放过她,可能会在码头埋下杀手。

杀手的飞刀法很准,可是。

她的飞刀法更准!

“林姑娘,我看到杀手在哪里了。”眼力极好的奴婢紫娟悄悄地在林牡丹的耳边说道,还手指微微分叉,指了指码头上站立的一个男人。

林牡丹看到了。

这男人衣袖里笼着飞刀,刀刃锋利无比,只要她离开人群,飞刀就会飞向她的心脏。

林牡丹冷笑。

周家的人怕还是以为她是十年前的小姑娘,竟然派了这么个上不了档次的杀手,以为可以杀得了她。

好吧。

林牡丹忽然钻进人群,不见了。

那男人找不到目标,着急地左顾右盼。

林牡丹好像闪电一般地从他身边出现,他回头看到她的同时,林牡丹的飞刀就已经对上了他的腹部。

那把飞刀很漂亮,白得发亮,小巧玲珑。

她只是轻松扳转飞刀,刀刃就已经插进他的腹部表层。

飞刀上抹了昏迷的药物,虽然这一刀不会让他送命,可是却能够让他在瞬间昏迷。

林牡丹爱恨分明,哪些人该杀,哪些人该受伤,哪些人不该杀,她都分得很清楚。

对于这个人,是仇人的狗腿子,林牡丹不屑去杀死,只要把他弄昏迷了,林牡丹觉得就足够了。

他倒下的时候,林牡丹已经带着紫娟离开码头了。

一切都是悄无声息。

男人倒在了人群中,无人问起,更不会有人去扶他一下。

这就是乱世,没人在乎一个小人物的生死。

码头的一关顺利通过,面前是一个三岔口。

“姑娘,前面有两条路,我们是去哪一条?大路人多,安全,可是慢,如果发生路阻,就不能赶在林若涵订婚宴之前到达长平饭店。”紫娟穿着烟灰色旗袍,瓜子脸上一双杏眸眨动,说。

林牡丹说:“那还有一条路呢?”

“还有条路就是山路,虽然可以很快到达长平饭店,可是,小路上土匪频繁出没,死的人很多。”

林牡丹狭长的凤眸眯起,迅速做出了决定:“走小路。”

“是。”

两个女孩拿了行李箱,迅速扎进树林里。

林中,一条小道若隐若现。

日头渐盛。

时值初夏,百草茂盛,有些草叶带刺,划伤林牡丹旗袍里的细长的玉足,可是林牡丹丝毫不觉得痛。

复仇的心让她无所畏惧。

十年前,林牡丹曾经有一个完整美好的家。

她的爸爸林长年是南方权贵两院总会长,她的妈妈是名门之后。她作为总会长的女儿,千金大小姐,童年自是天真无邪,无忧无虑,丰衣足食。

可是,因为林长年和北方权贵老爷周城堡的一次比武,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