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迟懂的深情1

无关伤痛,只要是你,一切都值得!

天元十一年,寒冷的冬风吹在身上带来刺骨的冰冷,金銮殿内,萧瑞的太傅跪在大殿中间:“阿宁姑娘出身草莽、身份低微、皇上若是感激阿宁姑娘的救命之恩可以许她四妃之首的位置,可母仪天下之人必须是贤良淑德、德才兼备的官家小姐,臣斗胆请求皇上收回成命。”

“君无戏言,太傅这是要朕朝令夕改吗?”萧瑞沉声道,语气里带着满满的警告之意。

“请皇上三思。”太傅脊背挺得直直的,来表达自己对萧瑞立阿宁为后的不满。

“请皇上收回成命。”众大臣跪在地上异口同声道。

萧瑞从龙椅上站起来,看着下面的文武大臣,语气坚定,不容质疑:“这件事朕已经决定了,三日后的封后大典正常举行。”萧瑞说完不管身后大臣们调色盘一般的脸色转身甩袖离开。

柱子后面的阿宁在听到萧瑞的维护,内心一片温暖,她何德何能,能得到他如此的偏袒。这样的男子,怎么让自己不送上自己的真心。不行,心里虽然感动,却没忘记自己来时的目的,向着萧瑞离开的方向跑去。

萧瑞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向向自己奔来的女子,脸上扬起一抹温暖的笑容,看着面前略带娇喘的女子,语气责怪道:“这后面可有小鬼追你,跑这么快,摔着了怎么办。”

“多谢皇上的关心,阿宁以后会注意的。”

“阿宁,你来找朕有何事?”

“皇上,阿宁自知出身低贱,登不了大雅之堂,这辈子能陪在你身边已经知足,不敢奢求那至高无上的位置,阿宁恳请皇上收回成命。”阿宁跪在萧瑞面前、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一丝的留恋,那个无数人追捧的位置,阿宁真的不喜欢。

“为什么?朕这么维护你的地位,你却自请不要。”

“皇上,阿宁不喜欢也坐不来那个位置,你如今刚登基,朝内局势尚不稳定,为了阿宁,跟大臣们生了间隙,不值得。”

“这件事不要再说了,朕已经决定了,你就等着三日后的册封大典吧。”萧瑞将阿宁扶起来,安抚地拍拍她的手背,对着阿宁身后的银杏道:“银杏,扶皇后娘娘回宫。”

阿宁看着语气坚决的萧瑞,心里担心朝堂上那些虎视眈眈的大臣,又觉得很是感动,如此深情,自己定不相负。

很快到了封后大典的日子,阿宁早早的被银杏叫起,看着面前火红色的凤冠霞帔,心里有些激动,还有一丝的胆怯,这么多年了,自己已经习惯了听命于他,习惯了追随他的脚步,只要能陪在他的身边就好,没想到,却能成为他的妻。现在这一切都好像还在梦境一般,如此的不真实,可周围吵闹的声音又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皇后娘娘,先喝点粥暖暖胃。”银杏端着一碗银耳莲子羹到阿宁的面前。阿宁在伸手去接的时候,瓷碗掉落在地上,将阿宁白嫩的手指划破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滴在了嫁衣上,晕染了一个印迹。

“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银杏跪在地上,语气自责又害怕的哀求道。

“无碍,不过就是一个小伤口。”阿宁不在意的说道。这么多年来,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几次危及生命,这点小伤确实不算什么,用巾帕简单的包扎好。

“封后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上面的血迹清除不掉,现做一件也来不及了,该怎么办。”银杏语气着急的说道。

“这嫁衣本就是红色,看不出来的。你快起来帮我盘发吧,别耽误了吉时。”

“可……可是,嫁衣带血是不吉利的。都怪奴婢不小心,皇后娘娘您责罚奴婢吧。”银杏自责的看着嫁衣上的血迹。

“别想这么多了,快点起来吧,若是误了吉时,皇上怪罪下来,我们都担不起。”在银杏给她盘发的时候,阿宁看着自己包扎好的手指,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从昨天开始自己就有点心神不安。

阿宁穿戴好嫁衣,坐着步撵到祭祀的高台下,看着站在上面一身明黄龙袍的男子,踏着台阶走向她一直追寻的唯一的光,真好,今日之后她就能永远的守护在他身边了。

牵住他伸向她的手,走向那最高的位置。看着旁边男子的侧颜,阿宁心里是从未有过的**。越往上走,阿宁心里的不安越强烈,一手捂住胸口,在看到萧瑞担心的表情后,对他摇摇头,压下心里的怪异,在刚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阿宁听到了兵刃相撞的声音。转头看见夏允毅的武术先生卫无知站在台阶下面。

“他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阿宁的心里带着一丝疑惑,难道他是来给成王府报仇的?

卫无知看着高台上容貌艳丽的女子,心中一痛,对着阿宁喊道:“阿宁,快回来,他是骗你的,他根本不想娶你,他会杀了你的。”

“卫无知,你这是什么意思?阿宁是我亲自挑选的皇后,若要杀了她,我怎么会执意封她为后,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了,阿宁是不会相信你的。”

“萧瑞,你真让人恶心,我一直以为你胸怀天下,会成为一位好皇帝的,没想到你为了皇位,杀了疼爱你的先皇,残害你亲如手足的兄弟,陷害你的恩师,让他们一家锒铛入狱,对于你的救命恩人不但不感恩相报,还怕他们泄露你的身份,暗中杀害。像你这么自私自利的小人,不配坐上这个位置。”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今日是我的封后大典,你若是再在这里胡言乱语,别怪我不客气。”萧瑞眼神凌厉的看向下面的卫无知。

“你以为你做的很隐秘吗?只要我将这些东西拿给那些大臣们看,你以为你这个位置还能坐得稳吗?他们会拥戴一个弑父弑兄的阴狠之人为皇帝吗?”卫无知将自己这些天收集到的证据递到了阿宁的面前:“阿宁,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别被他骗了。”

阿宁看过之后淡然地目光看向卫无知:“先生,自古以来,能者居上。这个道理应该不用我告诉您了吧。”对于这些,阿宁并不惊讶,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阿宁做过比这些更黑暗的事情。

“阿宁,你信我一次,他不喜欢你,他会杀了你的。”

“先生,我和你并不熟,为何要相信你说的话?再说,我这条命本就是皇上给的,他想收回去,阿宁二话不说,何必如此煞费苦心。”看着阿宁不为所动,卫无知知道自己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的。是啊,他怎么忘记了,阿宁是萧瑞最得力的下属,这些事情她可能都参与其中,又怎么会因为这个而离开呢。若不是那日偷听到萧瑞和夏如月的谈话,自己也不会相信,萧瑞对这个一心为他的阿宁早已有了杀心。

卫无知看着固执的阿宁,还在想该如何说,才会被她接受、相信,阿宁早已被萧瑞牵着手离开。看着阿宁的背影,卫无知忘记了身份,上前拉住阿宁的手腕,带着恳求的说道:“阿宁,相信我,他真的会杀你的。”

萧瑞脸色阴沉地看着卫无知,语气冰冷带着警告:“卫无知,你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若是再纠缠不去,别怪我不客气。阿宁是我自己选的皇后,我自然会好好待她的,就不劳烦卫先生*心了。”

阿宁甩开卫无知的手,凉凉的说道:“多谢卫先生的关心,不过阿宁不需要。皇上现在要阿宁死,阿宁绝不会多说一声不字。阿宁奉劝先生一句: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卫无知站在原地看着阿宁决绝的背影,很无奈。自己应该知道的,萧瑞无论说什么,她都是服从,可是就让自己看着她被害,自己又做不到。

未央宫内,阿宁看着萧瑞欲言又止,看着温情脉脉的看着她的男子,心里很开心却又带着愧疚,他是那么的美好,是自己一直追寻的温暖。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皇上,阿宁觉得很幸福,阿宁何德何能,能得到你的怜爱。”

“傻丫头,朕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你有一半的功劳,这个位置除了你还有谁有资格。饿了吧,御膳房已经准备好了膳食,我们过去用膳吧。”

阿宁看着桌子上精致美味的佳肴,夹了一筷子银杏布好的鱼,一阵恶心感传来。“呕!”干呕着向外面跑去。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萧瑞上前担心的看着阿宁。

“没,就是胸口有点闷闷的,我没事。”阿宁语气有些无力。

“请御医过来。”萧瑞对着旁边的太监愤怒的吼道。太监急匆匆的向外面走去。阿宁拉拉萧瑞的袖子:“我又不是瓷娃娃,没那么脆弱,不用叫御医了。”

“乖,让御医看看放心。”看着萧瑞宠溺的面容,阿宁觉得心里甜甜的。

很快,御医过来了:“参见……”话还没说完,就被萧瑞给打断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