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卖艺不卖身

“一,二,三……“

包间昏暗,男女交坐,灯光映着大理石桌上色彩斑斓的酒瓶,笑闹中夹杂着报数声,闵姜西无视众人或玩味或意味深长的目光,只机械的重复一个动作,仰头,干杯。

“十一……十二!”

终于听到这个数字,闵姜西停下,一连喝了十二杯,体内积攒的热浪一股脑的往脸上涌,她强迫自己面色坦然,没动,余光瞥见对面隐匿在暗处的身影,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的一双西装裤腿,没有一丝褶皱,熨帖的仿佛不近人情。

半晌,男人低沉慵懒的声音从面前传来,简短的两个字,“坐吧。”

闵姜西暗自提了口气,绕过酒桌坐下,跟男人隔着一人半的距离,男人理着非常短的头发,鼻梁**,眉眼轮廓深邃,可闵姜西却不敢打量他——深城最恶名昭昭的人,秦佔。

秦佔也没侧头看她,漫不经心的掏出手机,随口说:“怎么收费?”

这是她坐下来之后,他问她的第一句话,闵姜西马上回道:“试用期间不收费。”

手机屏幕的微弱亮光隐隐照着秦佔的脸,他看着面色淡淡,声音低沉悦耳,“怎么试?你来我家,还是我去你家?”

男人的磁性嗓音让人浮想联翩,尤其是不远处传来的阵阵低笑,仿佛更坐实了不是闵姜西一个人想太多。

她只停顿了两秒,随即声音如常的回道:“客户至上,看您的需求。”

秦佔却话锋一转,“烟。”

包间中欢声笑语烟雾缭绕,女公关会亲口点上烟,然后把带有唇印的烟送到身旁金主的嘴里。

闵姜西视线微垂,拿起桌边的烟盒,敲了一支烟出来,递到秦佔唇边,然后帮他点上火,火光亮起的刹那,她看到男人的唇,不薄,唇形也很好看,可却莫名的让她联想到刻薄二字。

修长的手指夹走唇边的烟,伴随着白色烟雾,秦佔声音仍旧慵懒,“睡后什么价?”

闵姜西说:“公司统一规定,我的级别一分钟收费八十,一次一百分钟,八千。”最后又补了句,“税前。”

秦佔忽然微微偏头瞄向她。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学生裙,上身并不暴露,甚至保守,但是裙子修身,勾勒出女人的弧度和纤细腰线,她个子高,净身一米七三,所以本就不长的裙子在她身上更显捉襟见肘,一眼望去全是腿。

前后不过三秒钟的光景,秦佔收回视线,声音不辨喜怒的道:“我给你加个零。”

他语气随意,仿佛说的不是钱,闵姜西道:“您这个价位的工作,恐怕我胜任不了。“

靠在沙发处的秦佔道:“你开个价。”

闵姜西说:“我来面试的是家教,不是小姐。”

包间里本是莺歌燕语,闻言瞬间鸦雀无声,众人侧目。

秦佔明目张胆的打量她,随后眼带讥嚣,“有区别吗?”

闵姜西不急不躁,目光坦然,“没想到秦先生也是只敬罗衫不敬人,我是入乡随俗,但我不能真俗,别用这身衣服给我开价,同样,您可以追我,但不能包我。”

此话一出,整个包间的气氛更是如至冰窖,闵姜西背脊挺直站在原地,看着面不改色,实则心底五味杂陈。来深城一个月,上司百般刁难,秦佔是她见面的第九个客户,前面八个硬生生磨掉了她所有的骄傲和原则,什么夜大数学物理双硕士学位,现实中想见秦佔一面的敲门砖,是换上跟夜店女公关一样的制服裙,在他身边端酒点烟的伺候着。

她以为工作凭的是实力,其实别人要的是‘才艺’,她表演的越卖力,结果越讽刺。

就在包间中气氛僵持,一触即发时,房门开了,一名个头不高身材发福的中年男子提着酒杯走进来,找了一圈,直奔秦佔,“二少,听说您在这,我过来敬您一杯。”

男人满脸谄媚,视线无意间瞥过闵姜西的脸,诧声说:“闵老师?”

闵姜西觉得出门没看黄历,面前的男人叫孙志伟,这个月退她单的八名客户之一,她没看他,只对秦佔道:“秦先生,我能走了吗?”

秦佔不回应,孙志伟瞥见闵姜西的穿着,自作主张的说:“闵老师着急去哪啊,这么巧,干脆坐下聊聊天。”

闵姜西不理孙志伟,径直迈步往前走,孙志伟一猜秦佔就不想让她走,故而闪身拦住她的去路,出声道:“闵老师,你可以不给我面子,但二少的面子你必须给,更何况…衣服都换好了,教了这么多学生,自己当回学生又怎么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