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老娘就是一神棍

“娘,你打我吧,我求你打我。不要让大雷休了我,真的不要休了我,呜呜……呜呜呜……”

“哭哭哭,哭你娘个爪。我巧儿生死不明,你特娘还好意思哭,我打死你啊我——”

“啊——啊——”

哭声,喊声,拍打声……

每一声都充斥着韩云巧的耳膜,让她难以平静。

什么情况,不是在给赵家选坟茔地吗?

荒郊野岭哪儿来的吵闹声?

“韩云巧,韩云巧——”

“谁?是谁?”韩云巧睁不开眼,如同被鬼压床了一般。

“我是云巧,引你过来的人。”声音缥缈,若有似无。

“为什么要引我?这到底是哪里?”韩云巧追问。

虽然睁不开眼,可好像能说话,能问话。

“你为赵家点墓,点中正穴,遭到反噬,你可知晓?”

“放屁!”韩云巧直接爆粗,“忽悠人也得查清情况,老娘就是一神棍。点准正穴压根不可能,哪儿来的反噬?”

“不信?你看!”

看?

看什么?

就在韩云巧迷茫的时候,眼前骤然出现的一幕,让她震惊了。

绿油油的草地上,躺着一位身着红色风衣的女人。

红配绿?她怎么没想到。

呃……

不对,现在不是考虑颜色搭配的问题。

“如此,信了?”

声音再次传来,韩云巧只感觉一盆凉水泼下来,从头凉到脚。

真的被她瞎猫撞到死耗子,点正了?

爷爷活着的时候说过,墓地正穴不可乱点,即便找到也要往旁边位置指。

否则,点墓穴人会被反噬,轻则重病,重则丧命。

她压根就不会,也根本没学,嘴里念叨的,都是小时候听爷爷说的,拿来混吃骗喝。

现在……现在这是遭了报应?

“你也无需怕。”缥缈的声音再次传来,“百因必有果,点中正穴乃天意。”

“什么天意?”韩云巧追问。

“天机不可泄露。只要你好好照顾这家人,让他们各归各位,你便能回去。切记,要好好照顾,否则回不去!”

“照顾谁?什么归位?喂——喂——”

“巧儿,巧儿……”

着急、关切的声音,再加上轻柔的拍打,终于让韩云巧睁开了眼。

在睁开眼的那一刻,她傻了。

这人的打扮……

敢情反噬的结果,是把她送古代了?

那各归各位是什么意思,让谁归位啊?

“巧儿,巧儿,你看看娘,这是几?是几?”

韩云巧瞅着眼前妇人的两根手指,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真特么穿了啊。

瞧这妇人的打扮,不像电视里高门大户的夫人。

还有房子,破破的,旧旧的,连个吊顶都没有。

敢情……还是穷穿啊。

就这样的人家还归位?

归什么位?难不成还是什么侯爷的私生女不成?

“巧儿,你看看娘,你说话啊。咱老云家就你一个丫头,你可别有啥三长两短啊。呜呜……呜呜呜……”

原本神游太空的韩云巧,在听到哭声后,竟然也莫名的鼻酸了。

母女连心。

虽然核儿换了,但是肉体还是人家的闺女。

做了一番心里建设,小心翼翼的开口:

“……娘。”

“哎哟,娘的心肝啊,可吓坏娘了啊——”耿氏说完,直接把人搂在怀里,紧紧地抱着。

孤星命格,出生后父母双亡。

据爷爷说如果不是他命硬,也会被克死。

这样温暖的妈妈怀抱,真的让她太贪恋了。

闭上眼睛,闻着让她心安的气息,莫名**。

“我的巧儿啊……你把娘的七魂下去了六魂半……呜呜……呜呜呜……”

声音带着怨怼,哭声带着宠爱。

这样的举动,着实让韩云巧欣喜。

既然需做到要求方能回去,那她现在就是云巧,就是眼前这妇人的女儿。

刚有这么个想法,脑子顿时清晰、眼前豁然开朗。

好似被什么东西触碰一般,双眸看物,只觉明亮无比。

“巧儿,你还哪儿疼?哪儿疼?”耿氏一边问,一边在女儿身上摸索。

云巧摇头,笑着回答:

“我不疼的,娘。我没事儿。”

借着母亲的手,坐直身子,突然发现不对劲了。

这肚子怎么这么大?

这手怎么这么肥?

这腿为什么这么粗?

脑袋“嗡——”的一下,云巧不敢往下想了。

她是个自控能力超强的人,前世虽然本事不高,但有一副凸凹有质的好身材。

可是现在……

这不就是个胖子吗?!

还没等云巧反应过来,手里突然被塞了个烟袋杆子。

接着,就听到——

“巧儿,拿这个使劲儿打。要不是因为你大嫂,你能遭这么大罪?使劲儿,朝脑袋削,削她一个大窟窿。”

我的天!

什么仇,什么怨?

云巧没有动,看着手里的烟袋杆子,嘴角狠抽。

平白无故就打人,她做不到。

在看那女人,双眼紧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道:

“巧儿,是嫂子不好,嫂子不该跑开,你打吧。”

说完,低头缩脖,任人宰割。

云巧刚要说话,就看到女人头顶飘着一缕白气。

袅袅那种,不是很浓。

白气?

再仔细瞅瞅,那缕白气不见了。

难道刚才眼花了?

“巧儿,你还等啥呢?这张氏就欠揍,赶紧打——”耿氏催促。

瞧着缩成一团的张氏,云巧最后还是放下了烟袋杆子。

穿鞋下地走过去,把人扶起来,说:

“嫂子跪小姑,哪有的道理。是我不小心摔得,跟嫂子没关系。”

说话间,能清楚地感受到张氏身子的紧绷。

这原主到底是个什么形象,为何张氏会怕到如此地步?

“娘,我回来了。”

话落人到,云巧看到了个美男。

就算穿的一般,可个子高挑,温文儒雅,唇红齿白,十分养眼。

男人进来的那一刻,张氏带着哭腔,说:

“大雷……”

哎哟哟,真是我见犹怜。

云巧光是听到声音,都想把人搂在怀里好好哄一哄,别说此刻她还梨花带雨,战战兢兢。

下一秒,手臂落空,就听到——

“醒了就欺负人?你还有没有长幼尊卑!见天儿的欺负你嫂子,你就不怕遭报应?”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