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取代你的一切

江城。

六月流火炙烤着每一寸土地。

继姐舒如雪得意站在她面前,满是阴谋得逞的笑:“林佳瑶,被砍断四肢的滋味如何?”

林佳瑶忍住浑身的疼痛,撇过头去不看她。

“贱人……”她咬牙切齿道。

“贱人?”舒如雪蹲下来,逼得她不得不直视。

只见舒如雪眼神鄙夷,笑容讥讽:“如今你和人n~p的视频在网上大肆流传,给许镇萧带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被千人骑万人踏,人人都说你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这江城还有人比你更贱么?”

林佳瑶死死盯着舒如雪的脸,恨不得扑上去把这个女人伪善的面孔撕下来。

是她瞎了眼,相信这个狼子野心的继妹,松口让她进许氏做财务,跻身上流社会。

而舒如雪回报她的却是,趁着许镇萧出差,夺了外公给她的家产,把她骗到酒店,害得她被那几个畜生折磨了三天三夜。

“你这样算计我,你以为许镇萧回来了,会放过你吗?”林佳瑶的眼中闪烁着刻骨的恨。

“死到临头了,还幻想萧哥哥会来救你?”舒如雪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大声嗤笑。

“实话告诉你吧,这一切都是萧哥哥授意的,不然你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为什么不回来,因为他早就厌烦了你,挑断你的手脚筋,让你在大街上行乞,也是他下的指令……”

不,不会的。

林佳瑶感觉脑中最深处的那根弦,一下子断裂,整个世界都在一瞬间坍塌,变得支离破碎。

许镇萧是她的丈夫,他不可能这么做。

“骗子,他不会这么对我。”

“到了现在,还敢妄想我的男人!”舒如雪扬起手,猛地一巴掌扇在林佳瑶脸上。

耳鸣声嗡嗡响起,林佳瑶白皙的脸颊肿胀起来,只听见舒如雪在一旁道:“很不可置信是吗?我和他早就在一起了,我让他接近你,就是为了你外公的家产和你的医术,我要取代你的一切。”

舒如雪慢条斯理用纸巾擦干净手,刻意将手上3克拉的钻戒秀出来。

“有个好消息顺便告诉你一下,我已经有三个月的孩子了,许家上下都非常在乎这个集团的继承人,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而你,不过就是个为我们赚钱的机器!傀儡!如今你外公家的家产都被我们侵吞,许家已经成为华国第一豪门,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林佳瑶的脸色,一寸寸,彻底化为了苍白。

她又凑在林佳瑶耳边,残忍道:“其实你外公原本可以不用死的,只可惜那天我叫他把财产都给我,他嘴里却一直念叨着,佳佳~佳佳怎么还没回来看我,我也是她的外孙女,他怎么就光念着你呢,七十多岁的老骨头了,还看不清你这辈子都只能被我碾压,我一时气不过,就只好下点百枯草,要他受尽折磨而死咯。”

脑中想起外公死前还是不肯闭眼的场景。

烈日流火的下,林佳瑶如坠冰窟,寒意彻骨。

她万万想不到继妹舒如雪,竟然如魔鬼一般贪婪残忍。

而自幼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丈夫许镇萧,竟然也和她同流合污!

还害死了从小对她千娇百宠的外公!

“舒如雪,我跟你拼了!”

都怪她,如果不是她引狼入室,又怎么会把好好颐养天年的外公也搭了进去。

然而,下一秒,舒如雪一脚踩在林佳瑶脑袋上,冷笑道:“跟我斗,你这辈子都别想。”

舒如雪看向一旁的保镖,一挥手:“原本还想让她在街上行乞,苟延残喘两年,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把她给我倒挂在天花板上,放干了血,尸体丢去喂狗。”

眼看着黑衣保镖逼近,舒如雪笑的猖狂,而外公惨死的场景还在眼前浮现,林佳瑶心中的恨意,猛然迸发。

如滔天的火焰一般灼热。

“舒如雪!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就算化为厉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林佳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嘶吼着,凄厉的声音穿透了整个江城大街。

是她错了。

她这辈子做错的事情,就是放弃了外公给她安排的康庄大道,选择嫁给了一无所有的许镇萧。

是她眼瞎,才落得今天这般下场。

下一秒,她猛地晃动着残缺的身体,用力朝着舒如雪的方向撞去。

一根尖锐的铁丝,瞬间刺穿了她脖颈间的大动脉。

血,如梨花暴雨一般四散而开,溅了舒如雪满脸。

临死前,林佳瑶唇角勾起一丝冷笑:“我的血,亦是剧毒,只要沾上一点点,你都只有等死的份……”

漫天血雨之中,林佳瑶疲惫的合上了充满恨意的眼。

……

“林佳瑶,这酒我喝不下了,你替我喝了吧!”

“对她那么客气干什么,在小曦面前,她还敢不喝不成。”

涌入身体五感的,是头部欲裂的疼痛。

林佳瑶睁开眼,狠狠甩了两下头,意识慢慢回笼,撕心裂肺的歌声,杂乱熙攘的人群,忽明忽灭的旋转灯光,她眼前浮现出一个群魔乱舞的世界。

这个场景和十年前,她十八岁那年一样。

高考前一个月,林家举办五十周年典礼,继妹林曦邀请了同学过来在ktv唱歌,在她的酒里下了药。

她醒来后,发现已经躺在酒店的床上。

林曦安排的**,毁了她的清白,整整折磨了她五个小时,还染上了不干净的病。

她眼前光明的世界彻底崩塌,精神一度崩溃,雪上加霜的是,她不仅不堪的样子被记者拍到,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

林曦还时不时拿出那晚的视频出来威胁她,反复提醒她曾经遭受过的痛。

这件事成了她永远都梦魇,一直到临死的一刻都不曾忘记。

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到十八岁出事之前。

忽然,林佳瑶双手握成拳,纤长指甲紧扣手心,生生扣出鲜血来。

林曦!

这个毁掉她人生的罪魁祸首,她永远忘不了。

她发誓,这一次,自己不会重蹈覆辙,让她得逞。

“林佳瑶,你要知道,同学们请你喝酒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突然响起的这道声音矫揉造作,正是她的继妹林曦。

“喂!林佳瑶,你给我过来,叫你喝酒呢,听到没有。”

耳边的尖锐声音,还在不胜其烦的催促着。

林佳瑶对上起哄人群,眼底的寒光冰冻三尺,气氛瞬间安静了下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