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他吃人吗?

  一路无言,言欢觉得自己还不如被判个凌迟处死呢。

  他亲妹妹都怕他,可想而知,此刻她这个外人心里该有多难受了。

  到了海城一中门口,言欢拉开车门就要下车。

  权墨深的声音不冷不热的响起:“以后不要穿成这样,女孩子家还是要懂得自爱,还有,那个文颂茵不是我的女朋友,我暂时单身。”

  言欢挠了挠鼻梁骨,权瑜星这个笨蛋,连个准确的消息都没搞到就胡来:“对不起,我错了。”

  “高考志愿准备填哪里?”

  “新西兰。”

  “嗯,那就好好学习吧,不管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忙,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言欢觉得,这是释放令,她一下子跳下他的悍马,回身说了一句“好,谢谢二哥,二哥再见”,后撒腿就跑进了学校。

  看着她犹如躲瘟疫一般的避开了自己,权墨深眉心深深的纠结到了一起,他吃人吗?

  一回到宿舍,言欢咚的一脚将门踹开。

  权瑜星此刻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双手恭敬的端着一瓶饮料笑嘻嘻的站在门边:“亲爱的你回来啦。”

  权瑜星一脸的狗腿,她的目的就一个,先给言欢解气。

  “你错哪儿了?”

  “我不该一个人跑了,可是你也知道,我二哥要是逮着我,知道我坏他姻缘,他一准儿抽我皮剥我筋呀,龙太子都受不了这一出儿,更何况我一个弱女子呢。”

  言欢的手指点着她的额头将她推到一旁:“那你就不怕你二哥抽我皮?”

  “二哥不会,他对你一向宽容,啧,我也纳闷了,我才是他亲妹妹呀,为啥每次咱俩一起犯错,挨收拾的都是我。”

  “因为你是他亲妹妹,我不是,还有,你搞错了,那个文颂茵根本就不是他女朋友。”

  “不会吧,我亲耳听到我爷爷说权家要跟文家联姻的呢。”

  言欢无辜捏住眉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比猪还蠢的队友,算了,遇到这么个笨死党,她认命就是了。

  言欢拿起一本物理书,走到床边坐下看了起来。

  权瑜星嘟囔道:“你家给你安排的亲事儿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呀,那个伍重笙就不管吗?他不是说他喜欢你的吗?要不我跟我二哥说一声,干脆你嫁我二哥得了。”

  言欢急了:“星星,你可别乱点鸳鸯谱,你放心吧,我已经有主意了,我肯定会没事儿的。”

  “那说好了啊,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我就一定帮你,我二哥再怎么样也比老鳏夫好吧。”

  是好,可是她承受不起呀。

  八点半的时候,言欢去洗漱回来,她的手机一直在嗡嗡作响。

  上前将手机拿起看了一眼,她不禁觉得头皮发麻,清了清嗓子,她将手机接起:“喂,姥爷。”

  如果说这世上她第二怕的人是权墨深,那第一怕就非她这位将军外公莫属了。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手机那头传来外公严肃的声音,他做了一辈子的军人,命令的口气用惯了。

  “我洗脸去了啊。”

  “我听说你要报国外的学校?”

  “没有啊,”言欢坚定的摇头否定了这个说法。

  “最好没有,我告诉你言欢,你少学**那套崇洋媚外的做法,要是你也敢跟她一样,我就是打断你的腿,养你一辈子也不能让你出国。”

  提到妈妈,言欢脸色沉了几分:“姥爷,您就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我这儿还得学习呢,就不跟您说了,这么晚了,您老儿也早点儿休息吧。”

  她说完就将手机挂断,如果是别的事儿,她可不敢挂外公的电话,但提到了她母亲,她……不愿意多聊。

  可是等等,外公怎么会知道她想法的?她好像也没跟多少人说起过这事儿吧。

  难道是二哥?

  不,不会。

  二哥这个人一向不爱多管闲事的,她甩了甩头,不想多想。

  高考的最后一天,海城下了今年最大的一场雨。

  从考场出来,别人家的父母都在顶着大雨等着孩子,她很是羡慕。

  人群散场后,只有她孤零零的站在教学楼门口,等雨停。

  可是这大雨,就好像在跟谁开玩笑一样,噼里啪啦的下个不停。

  如果是平常,还能跟星星一起等,可今天就是这么巧,星星在另一个考场,她们分体了。

  她刚顶着雨冲出去,要到校门口打车的时候,黑色悍马车在教学楼门口停了下来,直接挡住了她的路。

  这霸气的8888的车牌号在海城只有一个,是权墨深的,她知道。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