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鸠占鹊巢

“娘,醒醒,别装了。”

稚嫩的童声在耳边不停地叫唤。

睡得正香的秦昭皱了皱眉,翻个身捂住耳朵准备继续睡,就听到那声音带着股子怨毒冷哼:“爹爹又不在这,装可怜给谁看。”

这哪家小兔崽子,这么不孝顺?

秦昭被吵得脑仁疼,睁开双眼,一肚子的怒火还没来得及发作,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得一脸茫然。

雕梁绣户,藏蓝色的床幔,古色古香的陈设摆件,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檀香,一副沉闷老气的做派。

床前立着一个稚子,约莫八、九岁的模样,梳着两个小髻,圆圆的眼睛正看着她。

什么情况?她明明是在自己家里,这个小鬼怎么进来的?

不对,这不是她家!

就在这时,一股记忆涌来。

她吃痛地捂着头,脑海中闪过一帧一帧的画面,不过片刻的功夫,画面中出现的人,她的一生便如烙印一般印在了秦昭的心里。

原主是这异姓侯爵娄玉堂的夫人,嫁给娄玉堂的时候,他只是个以采药为生的无名小卒,摊上兵乱被官府抓去充了军。

这一走就是五年,全靠原主一个人支撑着家里,不想屋漏偏逢连夜雨,又被敌军掳走丢进地牢关了半年之久。

等娄玉堂功成名就回来救她之时,她已经被敌军那非人的手段折磨得不人不鬼,整个人瘦的皮包骨头,一张姣好的面容亦被人活活毁了。

面上娄玉堂并未因此嫌弃她,可哪个女人不介意自己的模样,原主心里早先便很自卑。

如今娄玉堂又要另娶她人,还是圣上赐婚,原主一时想不开,便……

秦昭揉了揉额头,算是搞清楚了现在的处境。

她穿越了,只可惜,别人穿越,就算不受宠,好歹也是高门大户。

而她,偏生穿了个被毁了容貌的妇人,还是个即将被嫌弃的毁容妇人。

“馨云姨娘哪样配不上爹爹,又是皇上亲自赐婚,对咱们家是多大的殊荣,你怎就不懂事呢?”

没等秦昭缓过神,便听到那稚子一脸烦躁地道:“还小家子气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你也就骗骗我爹和馨云姨娘这样善良的人!若真想死,如何都死得了!”

“你,竟想这般看待你娘?”

秦昭心口一滞,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大抵是血脉之情,听着这些话,她只觉得心口顿顿的闷疼。

眼泪不受控住的涌了上来,她抬手捂着心口,暗自替原主悲哀。早些年原主自己吃糠咽菜,都不舍得亏待这小屁孩一丁半点。

如今这些孩子,竟然为了那个要夺他娘亲夫君的小三,说出这番话来。属实狼心狗肺!

娄荣轩见状,更是一脸鄙夷地道:“娘,这里并无旁人,你无须装模作样,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秦昭心里一凉,这孩子……被那小三养歪了。

“放肆!”

正说着,门外一道含着怒意的声音响起:“怎么跟你娘说话的!莫不是皮痒了。”

只见娄玉堂快步走了进来,眉眼俊朗,英姿飒爽,的确养眼。

他瞪了眼娄荣轩,径直走到床前,紧张兮兮地将秦昭上下打量一遍,十分愧疚地道,“昭昭,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说着,抬手向她的额头探去。

“我没事。”秦昭侧了侧身子,躲开他的手,眼神微冷。

这男人,若说无辜,圣上赐婚,他倒也确实无辜。

可,若不是他优柔寡断,将那什么馨云养在身边,如何能有今天之事!

他娘亲要将侄女养在身边伺候,这她完全能理解,娘家人亲近嘛。

所谓伺候姑姑,前两年老夫人为了娄玉堂,去尼姑庵里祈福,伺候老夫人的侄女,却养在自己家里了?

不说老夫人的娘家侄女,便是娄玉堂手下将士数十万,谁家没个闺女妹妹的,怎的不见把其他人的闺女、妹妹侄女的养在府里?

偏生那柳馨云哭两声,娄玉堂便巴巴的把人接近府里。

娄玉堂的手停在半空,有些许尴尬,片刻后,无力的叹了口气,在床边坐下:“昭昭,你这是何苦。这么多年你难道还不知我心意吗?”

“可这平妻是圣上所赐,我……我又如何能违抗……”娄玉堂扣住她的肩膀,抬头灼灼的盯着她的眼睛,言之凿凿。

呵呵!

秦昭忍不住暗嘲,什么无法违抗。

柳馨云年十八了,按照这儿的习俗,十五六岁便该出嫁。

可她偏偏拖着不肯嫁。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可娄玉堂就像是猪油蒙了心,看不见。眼看着柳馨云熬成‘老姑娘’了,像是突然想起婚假之事般,跪在她面前求进门。

而原主本也是个心软的,架不住柳馨云这么哭求,虽然过不了心里那道坎,但态度也已经软和了许多。

可谁知,她这边态度刚软下来,柳馨云那边就闹着要出家。

娄玉堂是新贵,他身边之事本就人人关注,柳馨云闹得满天下都觉得她是个妒妇,这才惊动了皇上,给赐了平妻的位分。

如今想来,原主原本是愿意答应柳馨云入门为妾的。虽说原主自卑,但一房妾室,到底也翻不了天。

而柳馨云就是怕她答应,才故意曲解了意思,闹着要出家。明面上是被逼无奈想出家,实则不过是想求个更高的身份!

这女人,心蔫坏。

捋顺了这些,秦昭眼神沉了沉,这个家,她怕是不能呆。

“就是,这亲事是皇上亲自赐的,是对爹爹的厚爱。更何况馨云姨娘出身富商之家,更配得上爹爹的身份。”娄荣轩也在一旁插话道。

秦昭斜眼看去,眸中尽是凉意。

“若没有我这小门小户出身的娘养着,如今侯爵府的大公子,已经是黄土枯骨了!”

她冷着脸沉声道:“忘恩负义的狗崽子。”

“娘你敢怎么骂我!”娄荣轩气呼呼的瞪着她,他娘还骂他!一点也没馨云姨娘温柔:“那是你自愿养我的,我何时要求你养我了!”

“住嘴!”

娄玉堂心里一紧,连忙打断:“你说的什么浑话!”

说话间,他悄悄打量着秦昭。

只见秦昭水眸泛红,却死死忍着泪花:“好,真是好。既然如此,我以后不愿意养你了,滚出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