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改变了她的命运

  苏凡哈哈笑了,有点顽皮地歪着脑袋望着他,道:“只有钢琴家的手吗?”

  “小丫头,看不起我?”他笑笑,站起身,朝着客厅隔断那侧的钢琴走去,苏凡也跟了过去。

  他打开琴盖,坐在琴凳上,先试了几个音,然后,苏凡就注意到那十根修长的手指落在了琴键上,如同对钢琴施了魔力一样,钢琴传出了优美的音乐。

  这是一首很有名的钢琴曲《梦中的婚礼》。

  苏凡站在琴边,静静聆听着这动人的音乐,她觉得应该闭上眼睛听,可是她很想亲眼看他弹奏,并把这一幕牢牢地刻入自己的脑海。以后,以后,可以慢慢的回忆,而这一幕,绝对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春日午后的阳光笼罩着他,这个身穿蓝色条纹衬衫的男人,坐在一片光明中,为这个女孩展示着他的另一面,他身为霍漱清这个人的浪漫的一面。

  她知道他是那么的优雅,却从未想过他竟如此才华横溢。坐在钢琴边的霍漱清,褪去了政治给他穿上的沉重的盔甲,摘下了俗世给他戴上的厚厚的面具。在苏凡的眼中,他就如同一汪清澈的湖水,纯净却又深奥,平静却又澎湃。或许,他心底那么多无法说出来的话语,在此刻变成了袅袅音符飘荡在宁静温馨的空气里,飘进了她的心。

  曲子太短,短的让她还没有听够就结束了,当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在他的指间,两个人同时望着对方。

  她的眼里,全是毫不掩饰的惊奇和崇拜,还有无法言语的仰慕。霍漱清望着她,淡淡笑了,表情有点难为情,道:“好久好久没有弹过了,有没有跑调都不知道了。”

  “没有没有,真好听,真的很好听1她差一点就要拍手叫好了。

  他笑了,笑的很轻松。

  片刻后,他向她伸出手,她不解地看着他。

  “把你的手给我!”他说。

  苏凡突然觉得自己出了一手汗,他的眼中,似乎有种她说不清的力量,吸引着她,那如夜空一般深邃的眼神,让她不霍一切想要坠入其中。

  她的手,是颤抖着的,却慢慢伸向了他。

  他轻轻捏住她的指尖,观察着那只手,看起来,他的心情比她平静许多。

  “你的手很漂亮,指头长长的,呃,古人怎么说的来着,手如柔荑,肤如凝脂——”他说着,抬头望着她,她的脸颊泛起红晕,他忙假咳一声,松开她的手,“会弹琴吗?”

  她摇头。

  “来,我教你。你的手指很适合弹琴,虽说现在学起来晚了点,钢琴家是做不成了,可是作为业余爱好还是可以的。”他说着,往旁边让了让,示意她坐下。

  琴凳够长,足够两个人坐了,苏凡说了声“谢谢”坐在他旁边。

  “想学什么曲子?”他侧过脸,问。

  她很认真地想了想,道:“您刚刚弹的这首。”

  他轻笑,道:“你一开始就给自己找个硬骨头啃啊!”

  她的脸不自主地红了,却听他说:“没关系,应该从自己喜欢的曲子开始练习,这样的话,也有勇气坚持的下去。”

  他看了她一眼,开始弹奏,每弹几个音符就停下来教她。

  断断续续的音符,飘在宽阔的空间,根本听不来有什么旋律,可是坐在琴边的两个人似乎情绪高涨,丝毫不愿意停下来。

  院子里,温暖的春风吹落了樱花瓣瓣飞舞,落在绿色的草坪上,如同给这绿色的地毯织上可爱的花朵。

  苏凡低头慢慢联系着,霍漱清抬头,视线穿过圆形的阳台落在外面。

  她也抬头,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不禁叹了句“好美”。

  他转过头,望着她那近乎痴迷的眼神,久久难以移开。

  苏凡微微转头就迎上他那凝望的视线。

  不知是音乐让人陶醉,还是窗外的景致让人迷眩,四目相接的刹那,谁都没有再移开自己的眼神。

  只是须臾,苏凡就意识到自己这样盯着他看很不礼貌,忙低头。

  为免除尴尬,他假咳一声,道:“你先休息吧,坐的时间久了对身体不好。”

  “是,是的,”她忙起身,闪到一旁,“霍市zhang,那我先上楼了。”

  “那个——”他叫了她一声,苏凡忙转身看着他。

  “我记得你是学英语的,是吗?”他合上琴盖,起身走向客厅。

  “是。”她忙应道,跟着他绕过屏风样的隔断,走进客厅里。

  “考过八级了吗?”他拿过茶几上的杯子,给自己泡了杯茶。

  “考了。”

  “成绩呢?”他给杯子里添了水,坐在白色的皮质沙发上,看着她,示意她也坐下。

  苏凡坐在他侧面的那张单人沙发上,认真地说:“最后一次成绩是优秀。”

  他愣了下,眼中闪过一丝光彩。

  小雪说苏凡学习成绩很好,看来是真的。

  “市政府外事办有个职位,你愿意去吗?”他说,“和你的专业也对口,不至于让你大学学习的东西都荒废了。”

  苏凡完全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会说到她的工作?

  见她一脸惊讶,他笑了笑,道:“怎么,你不愿意?”

  “没,不是,不是的,霍市zhang,我,”苏凡语无伦次,她根本不知道他竟然——

  “你先好好养身体,等痊愈了,就去上班。”霍漱清没有再看她,手机响了,他看了下,就接了。

  她当然不知道他在和谁通话,坐在沙发上却根本坐不祝

  市政府外事办?她也曾想报考的,可是也听说过那地方竞争很激烈,她又没什么背景,就算成绩过了线也不会被录取。她记得比她高一级的一个师姐就在那里工作的样子,让她们这些小师妹们羡慕了好久。

  她静静坐着,望着他,他的脸上有淡淡的笑容,领子微微敞开着。

  拒绝吗?那不是她的本意。在市政府工作,肯定比环保局要好,而且她现在的工作关系还在拓县——要是能回到市里,她就可以继续自己曾经的小小梦想,继续存钱、买房、结婚——

  可是,这么一来,她欠他的,该怎么还?

  这个世上,如果欠了别人的钱,还有还清的希望,欠了别人的情,该怎么还?何况还是他的人情?

  她想要接受,她知道自己是个俗人,根本没有什么想要为了人类的教育事业付出终生的伟白城想。从小到大努力读书,就是想让自己有一个稍微高一点的平台,赚多点的钱,让自己和家里人都生活轻松点。她不想再看着父亲生了病也不敢去医院,不想看着父母为了钱而发愁——

  虽然她想要让自己的灵魂变得高贵一些,可她的现实不允许她高贵。接受霍漱清给的帮助,对于她和她的家庭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霍漱清为她做的这些,她该怎么报答他?

  电话挂断了,霍漱清看着她深思的样子,说了句“我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等你到了那个岗位,干的好不好,全靠你自己”。

  她点头。

  很多话,她是不能问的,该怎么报答他就是其中的一句。她只有尽自己所能的对他好,也许才可以偿还他对她的好,尽管,也许他并不需要。

  见他坐在沙发上想事情,她忙说:“霍市zhang,那我先上楼了,您也休息一会儿吧!坐飞机也很累的。”

  他点点头,她便起身慢慢上楼了。

  望着她瘦弱的背影,霍漱清深深呼出一口气。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离开云城之前来看她一眼,他告诉自己说,只是为了确定她身体的状况。可是,她的身体好坏,和他有什么关系?

  背靠着沙发,他觉得眼皮好重,就闭上了眼睛。

  苏凡刚回到房间就觉得口渴,她记得客厅里有饮水机,就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掏**杯下楼。

  然而,当她走到茶几边时,一回头就看见他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拿着水杯子的手不禁有点发抖,突然觉得好心疼他,真的是心疼的感觉。

  手术的伤口还在痛,她却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给他抱了被子下来,小心地盖在他的身上。

  一个电话将他吵醒,他一坐起身,被子就从身上掉了下去,他下意识地往楼梯的方向看了一眼就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苏凡一直坐在房间里看书,听见有人敲门赶紧起身去开。

  他抱着被子站在门口,对她笑了笑,道:“谢谢你,我还有点急事要去处理一下,先走了。”

  她接过被子,望着他,道:“祝您一路平安。”

  而霍漱清这一走,就走了一个多星期。苏凡并不知道他去京城做什么,而他也忙的没有时间给她打电话,当然,他也没必要非给她打电话不可。

  在这个别墅里住了才不过几天的工夫,苏凡就发现自己深深爱上这里了,她最喜欢晚上坐在二楼的天台上,当花瓣被风吹起来,在明亮的月光下看去,宛如一场花瓣的舞蹈一样美好。即便是童话,也没有这么美!苏凡深深觉得自己好幸福,和之前在拓县的遭遇相比,现在完全就是在天堂。而那个让她深处天堂的人,就是霍漱清!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