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世界就是这么小

 在熟悉的闹钟声中,关晓宁又迎来了熟悉的清晨。

十一月的江城,和中国北方的许多城市一样,进入了寒冷的冬日。这样的冬日,朝阳总是懒洋洋的,关晓宁每次看见那初升的日头,就感觉太阳和自己一样,都想赖床。然而,太阳没有机会赖床,关晓宁也是同样。

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家属区,和医院隔了一条马路,关晓宁从宿舍楼下来,寒风就钻进领口。她系紧围巾,快步跑向家属区大门,在门口买了一份煎饼果子和豆浆,提着走向医院的后门。

今天是周日,轮到她值班。到二十一楼的办公室,一边和交班医生交接,一边用了五分钟就把早饭解决了,然后换上工作服。交接完毕,时间刚好七点半。关晓宁便打开电脑,重新核查一遍病人们的治疗记录,手机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姑姑,什么事?”

姑姑在晨练回家的路上给关晓宁打来电话:“那个小陈,你怎么又给拒绝了?你这样子,以后谁愿意给你介绍对象?”

那个小陈,昨天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因为姑姑陪着相亲,没好意思说什么。昨天关晓宁就直接给拒绝了,她不喜欢那个人。

“我还没有到打折甩卖的地步。”关晓宁道。

“你看看你都多大岁数了——”姑姑在那边喋喋不休,关晓宁直接把手机放在电脑边,等着姑姑说完。

十八岁上大学,本硕连读七年,工作整整两年,今年已经过了二十七岁的关晓宁,在亲戚们的眼里,俨然是步入了剩女行列。是谁说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就要把自己打折甩卖出去的?

她不是不想嫁人,只是,没有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就要随便凑活吗?她的这种想法,不知让多少人笑话了。到了这个年纪,难道连恋爱的权利都没有吗?

姑姑在电话那头喊了半天没有回应,气的直接挂了电话。

毕业以后,关晓宁的工作签到江城市第一医院,这里只有姑姑一个亲人。这两年,姑姑为了她的婚事,不知想了多少办法,找多少人给她介绍对象,可是没有一次成功的。

关晓宁看了一眼手机,就装进了裤兜里。

“看你这样子,又被你姑逼婚了吧?”护士长张芬坐到她身边,笑问。

“我干脆挂个牌子去大马路上求人收留算了,这日子,简直难受死了。”关晓宁欲哭无泪。

张芬拍拍她的肩,笑道:“你这是婚缘没到,等婚缘来了,你想逃也逃不掉。”关晓宁笑而不语,张芬边喝水边问:“你姑担心的也不是没道理——”

“芬姐,你觉得我的脸上写着‘渴望男人’四个字吗?”关晓宁歪着脑袋,笑问。

“看见了,不止呢,你还写着‘哪位帅哥赶紧收留我吧’。”张芬在关晓宁的脸上一下下指着,说道。

“那么多字?我脸上装不下。”关晓宁笑道。

“你这孙猴子就等着你的如来佛来收伏吧!”张芬叹道。

不是没有如来佛,而是遇到了,却又错开了。

关晓宁不禁想起五月巴黎的那个雨天,那个如诗一般的男人,那个温柔的笑容,那深邃的眼眸。

“听说昨天来了不少人探望2103的沈主任。”张芬道。

“没人来才奇怪呢!”关晓宁道。

沈主任以前做过江城市市委书记,后来到了省里做了副省长,退休前是省人大副主任,去年刚刚退休,回到了自己战斗了几十年的江城市养老。

“可惜没看到李市长。”张芬叹道。

关晓宁笑了,说:“我怎么从你脸上看到‘我是花痴’四个字?”

“去,你见过李市长吗?我这辈子是没见过那么帅那么有内涵的男人了,可惜啊,唉,只能过过眼瘾。”张芬又是长长叹息。

关晓宁快笑抽了,道:“芬姐,姐夫也是帅哥一枚,你就别花心了。”

“你这丫头,要是见了李市长,你这颗少女之心啊,嘿嘿,我就不信不会燃烧。”张芬道。

“那种大腹便便、秃了半个脑袋的大叔啊,不会让我燃烧!”关晓宁道。

“大叔?你开玩笑吧?李市长多大你知道吗?才三十几岁——”张芬见关晓宁的眼睛盯着电脑,手指滑动着鼠标,也不说话了。

“哦,你说的李市长是沈主任的什么人?我从不看新闻的。”关晓宁问。

“女婿!”张芬道。

“哦,有妇之夫啊,那我更不会燃烧了。”关晓宁想了想说道。

“啊?”

“别人的老公,再怎么帅,都是别人的。虽然呢,老公都是别人的好。”关晓宁自言自语道。

张芬刚要说什么,负责沈主任病房的护士就来说“关大夫,沈主任请您过去一下”。

还没到查房的时间,关晓宁赶忙挂上听诊器,拿上病历夹和血压计就走出了办公室。

如今还是住院医的关晓宁,五月份从法国度假回来后,就被主任从原来的内分泌科调到二十一楼的干部病区了,填补一位刚刚读了博士的同事的缺。

二十一楼太安静,关晓宁适应了好久。

快步走到2103号病房门口,她也没看里面,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外间是会客的客厅,里面有两间房间,其中一间是沈主任住的房间。

“沈主任——”她礼貌地问了一句。

“哦,今天是小关大夫啊!”沈主任笑着说。

“是我,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关晓宁走到床边,问。

“挺好的,就是想问你一下,我——”沈主任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了。

“爸,您拉医生来也不行,不能让您吃。”

关晓宁是背对着门的,而那个人正在门口。

听到这个声音,关晓宁突然一阵恍惚,似乎他不是站在她的身后,而是,而是穿越了无尽的时空,从她的记忆深处飞速而来。

她艰难地转过脸,似乎想要确定是不是他,而他却已经走到她背后。

“爸,您就忍忍,等您血压降下去了,再——”他说。

眼中依旧是记忆中的笑容,只是,人,还是那个人吗?关晓宁望着他,而他,似乎也因为这意外的相逢而愣住了。

四目相视,只是瞬间,他便恢复了正常。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