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凭什么可以做母亲

  当傅薄笙撕掉何以晴身上睡衣的时候,何以晴哭喊着,求饶着,挣扎着,却依然没能阻止傅薄笙的索求。  傅薄笙要她,每一次都那么的简单粗暴,野蛮凌虐,她根本体会不到任何的美好,有的只有痛苦和撕裂。  肚子尖锐的疼着,可是她却没办法让傅薄笙停下来。  一场近乎于凌虐的床事过后,何以晴像个破布娃娃似的躺在那里,浑身痕迹斑斑,却被傅薄笙一脚踹下了床。  “滚去客房!把避孕药吃了!”  冷酷的话像冰锥似的刺入何以晴的心脏,让她疼的有些窒息。  结婚两年来,他从不允许她在他的床上和卧室过夜。她顶着傅太太的名头,却过得连个**都不如。  何以晴浑身都在痛,特别是**处火辣辣的疼着,她的肚子更是疼的厉害,隐隐约约的好像有股热流从双腿间流出。  她的心蓦然一紧,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傅薄笙,送我去医院!”  她快速的抓住了傅薄笙的脚,卑微的乞求着。  傅薄笙微微一顿,当他看到何以晴双腿间的猩红时,那双眸子猛然沉了下来。  “你居然敢背着我让自己怀孕?何以晴,你果然是个心机婊。感情每次我让你吃的避孕药你都给换掉了是吗?还是你以为有了我的孩子我就会爱上你?”  “不,不是的。薄笙,求求你先送我去医院好不好?这是你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啊!”  傅薄笙却一脚踹开了她,冷冷的说:“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在你卑鄙的找人强了子佩,逼得她无法见人差点自杀的时候,在你拿着何家对傅家曾经的恩情逼得我不得不娶你的时候,你就没有资格了。何以晴,子佩现在还活在地狱里,你凭什么可以做母亲?”  何以晴的肚子越来越疼,她冷汗涔涔,爬到傅薄笙的腿边说:“傅薄笙,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有做过!我没有找人强了叶子佩!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信你?我也想信你,可是你对的起我对你的信任吗?当年子佩约我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我信你,让你陪着她去买礼物,结果呢?如果不是你早就设计好了一切,为什么子佩会被那些人渣糟蹋而你却什么事儿都没有?何以晴,你这幅扮演无辜的嘴脸简直让我恶心的想吐!”  傅薄笙说着,蹲**子一把掐住了何以晴的脖子,手劲大的好像随时都能扭断何以晴的脖子。  何以晴挣扎着,心里却好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的疼着。  傅薄笙的眸子闪烁着猩红,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有时候我真想就这样掐死你 ,不过想想对你而言太便宜你了。怀孕了是吗?好,我送你去医院,只要你不后悔!”  何以晴突然有些害怕了。  傅薄笙的眸底闪烁着阴狠的光芒,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却还是抵不过傅薄笙的力气,被强行送去了医院。  何以晴躺在担架车上,清楚地听到傅薄笙冷酷的说:“拿掉这个孩子!并且给她做节育手术!”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