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可笑的婚姻

黑色的bmw525li驶入半山别墅区,赫然停在一栋两层的别墅前,一度沉寂。

车内,宋天星目光流转于副驾驶座位上的一束满天星,粉唇悄然勾起。今天是她的生日,满天星是她最喜欢的花。

将花束小心抱在怀里后,宋天星才走下车。

一下车,便听见别墅里传来的高分贝音乐声音,一向喜得清净的宋天星微微皱起了眉头。平时连她的丈夫席少渊都很少回来一次,今天会是谁呢?

开门后,满室灯光昏暗,狼藉一片,音乐声音震耳欲聋,有十来个男女群魔乱舞,这画面瞬间激怒了她。

突然,音乐声音噶然停止,一屋男女这时候才发现站在角落里的宋天星,手中拿着一个刚扯下来的开关。

“你们是谁?在我家干什么!”她厉声质问,本温婉的脸怒色渐染。

“当然是在举办party了!你看不出来吗!”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没好气的说道。

“谁允许了!你们立刻给我出去!”宋天星厉声说道。

“切,你又是谁,凭什么对我们颐指气使!”

女人不满道,脸上净是对宋天星的鄙夷之色。

“喂,你收敛点!”一名男子轻轻拉着女人。

“她可是席少渊的妻子。”男人畏惧的说。

听到这话女子眉头一紧,看看宋天星后,不再说话了。

“席少渊呢。”宋天星怒目问道。

这下谁也不吱声了,不过,他们的目光却不约而同的看向楼上卧房。

看到这,宋天星毫不犹豫的走上了楼,刚到二楼,楼下又恢复了震耳的音乐声音,宋天星很是无奈。

她来到了二楼的卧房门口,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不堪入耳。

“人家不要这样啦,你都答应过的,可不能耍赖哦!”

女声矫揉造作,完全就是在捏着嗓子说话,让人心烦。

“是吗,那你可得付出点代价。”

熟悉的男声磁性好听,语气满是宠溺。

伤心和气愤泛滥在宋天星的心口,使她几乎快透不过气来。在她生日的这天,不仅叫了一些陌生男女在这里开party,还将外面的女人领了回来?在她平时睡的卧室?

忍无可忍,她毅然推开了房门,神色坚然。

突然的开门声让本“风流快活”的二人抬眸停手,看向门外。

化着精致妆容的女子面露不屑,她的手还覆在席少渊半裸的小麦色胸膛,不肯移去。

床榻上的男人五官俊美,自眉眼至唇间都完美清俊,无懈可击,宛若雕刻。

漆黑的眸子似冷夜的星辰一般,明亮而遥远。

恰是那眼睑处欣长浓密的睫毛才将眸中彻骨寒光敛去些。

“敲门不会吗!”他冷声质问道,俊脸不悦。

“我是你妻子,为什么要敲门?”

尽管在门外就已经设想过里面的情况,可当她真正看见这一幕时,却还是忍不住心痛。

眼前这个男人,被宋天星放在心里数十载,她向来只敢倾慕,不敢表述。

席少渊从床上走下,噙着冷笑向宋天星走来。

修长的指轻抬起她的下巴,席少渊薄唇勾起,俊脸邪魅狂狷。

“宋天星,你以为就凭你这张脸可以代替玫瑰吗?你,始终不是她!”

席少渊声音尽是冰冷。

“我从来没想过要代替她!”

“是么?”席少渊冷笑,“若是不想,何必当初用那么阴毒的手段?”

“我已经说过,不是我把她推下楼的,信与不信,在于你!”宋天星满是坚决。

“我当然不信!怎么?不高兴?那么你可以跟我离婚啊!”席少渊嘲讽的笑着。

“少渊,你不要和她废话了嘛!”之前那个紧附在他身上的女人娇嗔的说道。

宋天星注意到这个女人的时候,神色立刻凝固。

这女人身上穿的衣服是她赶制设计整整十天十夜的,它是宋天星准备拿到服装大赛上的作品,可谓付出她无数心血。

可现在,这衣服却被人无耻的穿在了身上,甚至那原本的设计也被裁剪得乱七八糟。

“谁允许你穿这件衣服的!”宋天星生气的质问。

“这又不是你的!和你有关系吗。”女人不屑说道。

“你给我脱下来!”说着,宋天星伸手就去拉扯着那件衣服。

这是她最大的心血,怎能容人如此糟践!

“啊!你干嘛!”女人失声尖叫。

二人不断拉扯,谁也不肯先服输。

“够了!住手!”

席少渊不耐烦的推开了宋天星,俊脸微怒。

“一件衣服而已,你至于吗!”

“这对我来说不只是一件衣服,你知道吗!”宋天星的眼里渐噙着泪光。

“有区别吗?”席少渊无动于衷。

“你恨我我可以理解,可你居然会让一个野女人毁了我的作品!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呵呵,宋天星,比起你的心计,这差的远了吧?”

席少渊讽刺的说道。

“在你心里,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从来都是。”席少渊冷漠说道。

“好,那就离婚吧,我遂你的愿。”

宋天星的心终是彻底寒了,她紧咬嘴唇,蹲在地上捡走那件被丢弃的衣服后转身离开。

这一刻,宋天星觉得自己已经丧失所有的自尊。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