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祝由术

华夏,鄂市。

立秋时节已过去半月有余,天气却还是炎热无比,不少人来来往往,不是擦拭一下脸上的汗珠。

一辆货车缓缓驶向贫民窟,后座上,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正在闭目养神。

女孩的身边,坐着夫妻两人,时不时打量一下她的脸色。

“到了!”

货车一个刹车,终于停在了一栋脏兮兮的小楼旁边,货车司机面无表情的下车,打开后面的门,“你们自己搬还是怎样?”

“您不给我们帮忙吗?”

中年妇女一愣,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微微皱了皱眉。很快明白了什么,最开始找这家便宜的搬家公司,就是因为费用低。现在看来,低也有低的原因。

“我帮忙可以,需要加两百块钱。”司机依旧面无表情的回答。

女人还想说什么,脸色苍白的女孩却缓缓睁开了双眼,艰难的走下来。“妈,我来帮忙吧。”

这个家现在已经穷的只能住在这种地方了,哪里还有两百块钱给这个人。

为了给她治病,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上面现在也没多少东西。

看着女儿这么懂事,夫妻两人对视一眼,里面充满了愧疚,还想说什么,女孩已经来到了车子后面。

“雨筠,你病还没好利索,拿轻一点的东西,剩下的交给我和**就好了。”方修明笑了笑,招呼着身边的女人便开始往外搬东西。

而司机至始至终都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丝毫不为之动容。

两个小时之后,屋子终于收拾的差不多了,期间房东老板也来过一次,简单的交代了两句便走了,方雨筠却蹲在一本书面前发呆起来。

这是一本很薄的书,书页没几张,应该是年代久远的关系,已经完全泛黄,且很多字迹都已经模糊不清了。可上面还是有些能够辨认出来,似乎是医书一类的东西,有文字有图画!

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中,方家一直都是卖药材的药材商,有这样的书籍也不奇怪,可这一本书不一样,上面不仅画着草药,还有一些类似于符咒的东西。

“雨筠,来吃饭了。”正研究着,外面就传来了叫喊声,方雨筠只好作罢,走出房间,一家人坐在一起吃起饭来。

气氛有些压抑,方雨筠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想了想,开口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我刚才好像看见一本泛黄的医书,上面画着奇怪的东西,家里怎么会有这个?”

她这么一说,方修明就知道她说的是那本书了,不由苦涩一笑:“那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传下来的了,据说是本很厉害的医书,不过你爸小时候每念过什么书,对这些都不懂,也一直收着,你要是喜欢,就拿去看吧。恩……我记得应该还有一副银针的,就是不知道放哪里去了。”

方雨筠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一顿饭总算吃完,看见女儿默默走回房间的背影,夫妻两人一阵唏嘘。

好好的一个家,却遭到那样的横祸,现在变成这样。

“李家现在联系上了吗?”叶倩收拾完碗筷,甩了甩手上的水,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开口问道。

方修明沉默了半响,从口袋掏出一包烟来,点燃,有些浑浊的眼睛里面充满的嘲讽:“婚约都是老头子那时候定下的了,咱们家现在成了这样,他们怎么可能理会。”

“算了,这样也好,现在的孩子都兴自由恋爱……”叶倩叹息,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夫妻两人说了些什么,方雨筠完全不知道,此时此刻她正错愕的盯着之前那本古籍。“这是……”

跟刚才不同的是,上面有一滴鲜红的血液。

她本来打算好好看一看上面的内容,缺一个不小心被上面的书页划破了手,血水滴落上去,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本来是模糊不清的字迹一瞬间消失不见,而在她的脑海中,却突然多了一个如同影像一般的书。

上书三个烫金大字——祝由术!

方雨筠的心久久不能平息,身为医者,她自然知道祝由术是什么。

在华夏古代,中医一共被分为十三科:大方脉、杂医、小方脉、风、产、眼、口齿、咽喉、正骨、金疮肿、针灸、祝由。

可是那祝由术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现在自己脑海里的这本……竟然是失传已久的祝由术?

好不容易平息了心情,只见上面的文字渐渐浮现出来。

“祝由者,即符咒禁禳之法,用符咒以治病……”

整整一个晚上,方雨筠盘坐在地上开始消化自己脑海里的东西,终于做出了总结。

祝由术这种东西,是需要用灵气催动的,然而究竟该怎么得到灵气,她却一无所知。

“这算是找到了一个巨大的宝藏,走近一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进去的钥匙吗?”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窗外天边渐渐翻起的鱼肚白,最终洗漱了一下出门了。

谁能想得到现在的方雨筠并非以前的那个方雨筠呢?

现在的她,只是一缕残魂住进了方雨筠的身体,而之前的她,则是来自于同一时代的一个古医家族,她是他们家世代难出的一个医学天才,小小年纪就在医学上取得不小的造诣。

偏偏在自己新婚的前一个星期,被自己的未婚夫和亲妹妹给害死了,后来阴错阳差的成为了这个同名同姓的小女孩。

她整整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来接受这些事情,而现在,在遇见这本古籍之后,似乎变得更加有趣了

……

天蒙蒙亮,按照前世的习惯,方雨筠很早就起床了,很久不锻炼,好像整个身体也生锈了一般。

清晨,一层层霜花染白了大地,几根垂柳早没了枝叶,空空荡荡的落在水中,好在还有一些松针和罗汉松还是绿色一片,看上去还算舒服。

几个老年人沿着湖边散步,不时拍打一下自己的身体,都是早起前来锻炼的。

方雨筠围着湖边跑了一圈之后身体便开始发汗,用着随身携带的毛巾擦拭了一下之后便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不远处,一个身穿白色金丝打底的老人怡然自得的打着太极,旁边还放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音响,里面放着舒缓的音乐。

老人眉毛很长,有一种得道高人的感觉,他闭目,嘴角微勾,好似陷入了一个玄妙的世界。

眸光暗了暗,想到以前的时候,自己早上经常跟在大伯后面这样打太极,他也是这样的表情……

而回过神,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跟在后面打起了太极。

“十字手……收势……”

随着音响里的声音传来,方雨筠缓缓睁开眼,却见一双浑浊的双眼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

“现在肯出来锻炼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啊,招式打得不错,有模有样的。”

老人有些赞赏的说道,半个小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现在的孩子更愿意拿这时间来睡觉……

方雨筠抿唇一笑,谦虚道,“只是随便跟着您学一下而已。”

说来也很是奇怪,刚才她之所以处于一种忘我的境界,就是因为在打太极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可那种似有若无的状态又让她说不上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